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 > 第191章

第19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么完美妖孽的男子,那么尊贵的魔尊帝国帝王,怎么偏偏没有看上她们,反而看一个要胸没胸,要……什么没有的黄毛丫头呢!难道他看不到她们这些熟透得就跟水密桃一样成熟诱人的魔鬼身材吗?
  
      什么品味?哼!
  
      真是想不能啊!想不通!
  
      还好凤七邪不知道她们心中所想,不然非祭起转月轮活劈了她们不可,谁都拦不住。[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要知道自从“穿越”过来之后,这副十三岁平板的身材是她最深的痛。如今好不容易经过几年时间,在她的细心调养之下,暗自用了无数天材地宝,才将这身板养得初具规模,但就算如此也无法与那些前凸后翘的火辣女子相比。
  
      她们竟然胆敢踩她的痛脚,她能不火吗她。
  
      不过此时还好她不知道,此时只是静静趴在凤飞身上,等着婚礼的进行,火醉接上自己,然后离开。
  
      不过就在不久前她们还呆在一起,此番相见,她为何会觉得隐隐有些紧张,得病了吗?
  
      汗!
  
      其实,此时感到紧张的并非她自己一人。
  
      当火醉骑龙而来,看着不远处被凤飞背出来的盖着红纱盖头的凤七邪时,他表面上看起来淡定无比,其实他现在却是心如擂鼓,双手都紧张得渗着细细的汗。
  
      他心中暗恼自己的过激的反应,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毕竟他期盼了那么久的想终于在今日得到了实现,他如愿以偿的终于娶到了心上人,生平又是第一次成亲,他想不紧张都不成。
  
      直到现在,他脚下都感觉轻飘飘的,没有真实感。
  
      明明都已经看到身着大红嫁衣的邪儿,他都还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冲上前去抱抱邪儿,看看这幻般幸福的一切,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那样做,不然别人定会以为他疯了不可。
  
      “咳咳!”
  
      看到火醉这厮竟然目光发直的直瞪着他背上的邪儿猛瞧,完全就忽视了他这个做哥哥的存在,怎么使眼色提醒他现在的场合,别那么猛浪,像是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丢脸到极点。
  
      可是那子竟然完全看不见他的眼色,当下只得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提醒他自己的存在。
  
      火醉闻声,立时回过神来。
  
      看到大舅哥不善的脸色,火醉立时将发直的目光从凤七邪身上收回来:“火醉,见过哥哥……”
  
      清楚的知道这些个哥哥在邪儿心中的位置,所以火醉完全不敢摆身为魔尊帝国帝王的谱,自觉的向凤飞见礼。
  
      见礼就见礼吧!
  
      反正邪儿的哥哥,就是自己的哥哥,见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反而见礼见得非常幸福,特别是一想到他心爱的邪儿从今往后就真真切切的属于自己了,眼前便是一片阳光明媚。
  
      很显然,火醉脸上明显的明媚笑容,深深刺激到了爱妹成痴的凤飞,当下一双眉皱得死紧,并暗流涌动。
  
      从以前在莫塞尔雅城那时候就知道这子对他的妹妹居心不良,没想到还是给他拐走了!要是他那时候修为再好一些,能够一直陪在妹妹身边的话,一定不会让这子轻易如意。
  
      凤飞顿时暗恨不已!
  
      可现在,什么都晚了!凤飞轻轻将凤七邪放在飞舞盘旋探过头来的五爪金龙身上,语带警告的道:“火醉,今天我就将妹妹交给你了!你要是以后敢欺负他,我凤氏家族别人不多,就是男儿血性多,你给我们心点。”
  
      “对!你子以后要是胆敢欺负我们十妹,不管打不打得赢你,我们都会拼命。”
  
      “就是,到时就算打不赢咬也咬死你。”
  
      “所以你子最好以后对我们十妹一心一意,成亲后不许看其他女人。”
  
      “不许有女侍女!”
  
      “不许藏私房钱!”
  
      “不许……”
  
      “……”
  
      火醉立时被凤七邪的十个哥哥团团包围,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得头昏脑涨,但是以他的性子竟然破天荒的没有任何反驳,不耐,不悦不,反而一一答应。
  
      这样的情况,看得凤七邪都汗颜了!
  
      火醉他竟然都没发火,倒是奇迹。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众人正围着火醉逐一“交待叮嘱”的十兄弟本能的身体一僵,随后赶紧退到一旁,那神情乖得不得了!哪还有面对火醉是那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无礼姿态。
  
      好吧!打死他们都不会承认,他们舍不得那么乖巧厉害的妹妹,嫁给别的男人,从此后就是别家的人了!
  
      呜呜,他们的宝贝妹妹被人抢走了!
  
      凤绝天踏步朝凤七邪与火醉走来,但眼有余光,却瞟到凤飞等人那极力掩藏却掩藏不住的“特别”形像。
  
      “你们这是怎么搞的?邪儿的大喜之日,你们怎么会将自己搞成这副模样,这样……你们竟然也有脸出门。”
  
      看到凤飞那黑了一只眼的狼狈模样,还有凤九等人的狼狈造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出去打群架回来呢!(其实也跟打群架差不多。)而且他们刚才好像还扯高气昂的在对火醉警告威胁着什么?
  
      唉哟唉哟!凤绝天立时感觉自己的后颈神经一抽一抽的疼,这些欠抽的臭子,火醉虽然是他们的妹夫没错,但他更是魔尊帝国尊贵无比的一代魔帝,他们对他的态度就不能好一些吗?
  
      竟然还敢警告威胁?
  
      如果可以的话,凤绝天真想将这些臭子一脚一个给踹飞,太不识相了!
  
      “爹,吉时已到,如果你们没什么再的,那我就带着邪儿回去拜堂了!”对于凤飞等人的做法,火醉完全没有生气。
  
      反而因为邪儿能够拥有这些真心待她的哥哥,而开心不已。但是不管他们如何为难他,都不得耽误他们拜堂的吉时才是。
  
      凤绝天闻言,赶紧点头,他被这些臭子气得险些都忘正事了!
  
      当下慎重的向两人交待了些事,然后就目送凤七邪与火醉两人骑上五爪金龙,在庞大的送亲迎亲队伍中,飞天而去。
  
      虽以凤夫人的要求是要按照世俗里嫁女儿的那般来办,可是洞天离邪凤洞天还是好有一段距离,不可能抬着花轿去,不然到时连黄花菜都凉了!哪里还能赶得上吉时。
  
      不过就算用五爪金龙来迎亲,那也赚足了世人的眼球。
  
      特别是凤七邪身后还有一群拉风的魔兽队伍,化身成为各色各样的绝色美男,直让沿途所见的女人几乎流干了口水。
  
      五爪金龙飞行的速度极快,约摸一个时辰之后,迎亲的队伍终于停在了邪凤洞天大门口。
  
      “臣等恭请陛下圣安……”
  
      邪凤洞天外跪了满满一地的臣子,其中还有很多是冲着邪凤洞天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不过全以圣亦为首,全都向凤七邪行跪迎之礼。
  
      “平身吧!”完全接受了曾经一代邪帝凤凰儿的身份,对这些人也不再抵触,凤七邪抬手让他们平身。
  
      圣亦起身,望着身着相同火红嫁衣的两人,心情一片复杂。
  
      一直以来,其实他都想阻止她们的陛下与那大魔头在一起的,其实这一年来,他也不是没有想方设法去阻止,可是两人的感情实在太深,他使尽手段,各种破坏,好像都没有什么用处。
  
      这一次更好,干脆直接拜堂成亲,他已无力再阻止。
  
      并且如今的一代邪帝,可并不如同前世,她有自己的想法,并且还多情善感,一旦决定的事,不管何人都没用。
  
      罢了!以后邪帝陛下的私事他还是少管,就做好自己身为圣尊大人的本职工作吧!
  
      “啊!你……”
  
      新郎新娘到,等邪凤洞天的所有臣子和宾客行完礼后,还未等早已候在一旁的司仪宣布婚礼开始,也未等喜娘过来搀扶新娘,火醉已经迫不及待的直接抱起一身华丽嫁衣的新娘在周围一阵阵惊叹的目光中,从穿过人群,跨过早就摆在外面的火盆,一直走到了邪凤洞天拜堂的正殿方才把人放下。
  
      男子的动作是在告诉在婚宴之上的所有人,他究竟有多么在乎这们新娘,当场亲眼所见的各人自是各有思量。
  
      被火醉大胆的举动给惊了一把,直到火醉将她抱住了正殿,她还有些昏昏然。
  
      想她可是邪域的一代邪帝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竟然被火醉抱着住正殿拜堂,怎么想都觉得有些……
  
      隔着红纱盖头,凤七邪几乎能将婚宴之上各人的表情一一收入眼中,这让一向脸皮超厚的她此时此刻竟然觉得自己的脸微微发红,心里竟然破天荒的开始紧张起来。
  
      前世今生加起来,被人这么瞧着她成亲还是第一次,所以微微紧张一下也是应该的,她如此微微安慰自己。
  
      原本应该身着洁白的婚纱与新郎步进教堂,可如今已换成了大红的喜袍与人拜堂。并且就连新郎也换了一个,这一次她是真的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了吗?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就肯定的点头。
  
      她前世的一切是真的过去了!以前那般爱,那般恨,那般不甘。可如今再回想起来,她好像已经记不清前世未婚夫的脸了!
  
      取而代之的是火醉那张深情绝美的面孔,如今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他了!她的人生应该就此圆满了吧!
  
      可不知为何,脑海中相同的一张脸,但是个性气质完全不同的另一个身影闪过,她的心中却突生起一股酸楚。
  
      毕竟她的幸福来得并不容易,而是得之于某大魔头的成全。
  
      他的成全是她一直所期盼的,但为何如今明明已经成功,可她的心却是这般的……
  
      甩甩头,将所有的杂念全都甩去,今天是她与醉的大喜之日,不能再让任何人来破坏她完美的心情。
  
      是的,她的心情很完美,她是幸福的,才不会因为某人的成全而心生愧疚。
  
      对!她是绝对不会因为某人的成全而心生愧疚的。
  
      再一次在心里对自己,随后凤七邪在喜婆和司仪的指导下与牵着红绸另一头的火醉行完了一道道繁琐复杂的礼,便在热闹非凡的谈笑声与各大势力派人前来的贺喜声中被人送入了洞房。
  
      到了洞房外,已经有一群人喊着喜话候在外头,当喜娘和随行的侍女将一把把的紫晶撒出去之后,好一阵的应付众人方才渐渐散去。
  
      进入洞房,房中静悄悄的,凤七邪被扶着坐到了床榻上,隔着大红喜被,她依然能十分清晰的感觉到床铺下铺着的花生,桂圆,莲子等象证吉祥早生贵子的吉祥物。
  
      因凤七邪是一国之帝的身份,一旁的侍女们并不敢多话,只安安静静的守在一旁,等待新郎的到来。
  
      坐在默默无声的洞房里好一阵,凤七邪正觉着无聊,新房的大门便开了,一身酒气的火醉走了进来,当走到床榻前,一边的喜娘赶紧递上一干金秤,让火醉挑起喜帕。
  
      火醉拿着金秤的手有些抖,这一刻他虽然盼了很久很久,但真的事到临头他却有种不真实感,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一般,是那般的不真实如似幻。
  
      “邪儿,我……我真的娶到你了吗?”这一刻,他自己都不知道盼了有多久,久到他以为今生今世都无法娶到自己心爱的人儿。
  
      可如今,自己心爱的人儿穿着火红嫁衣就坐在自己的面前,等着自己挑开她的红盖头,然后她就将成为自己的妻。
  
      然后他们将一辈子相爱相守在一起,再也不用分离或是生死离别,每天醒来就可以看到她,然后他们可以粘呼在一起一整天,夜晚又可以拥着她如眠……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可火醉总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令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时间就连声音也颤抖起来。
  
      听到火醉隐含颤抖激动兴奋的话,就算隔着红纱盖头凤七邪不好意思去瞧他,但也完全可以想像他现在那副又呆又萌的表情,忍不住嗔骂了声:“呆子!”
  
      可不就是呆子吗?她都穿着火红喜服坐在他面前,正等着掀红盖头呢!可是他竟然还问出这种傻里傻气的话,自己都不敢去相信这是真的,不是呆子是什么?
  
      火醉此时可不管自己是不是呆子,娇妻就在眼前,他激动得险些不能自己。
  
      今天一整日他都晕呼呼的,别人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自己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如同一个提线的木偶一般,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
  
      直到入了洞房,手拿着金秤,他才猛然反应过来,他是真的已经娶到她了!她真的已成了自己的妻,火醉顿时笑得很是傻气。
  
      “还不给我将盖头掀开,你在傻笑什么呢?”红盖头下的凤七邪见火醉久久不掀开盖头,只顾在那里傻笑,不由催促道。
  
      如果任由他这样傻下去,难道这洞房花烛夜就这样让她呆坐一夜吗?真不知道平时还算英明的火醉,怎么偏偏在这时候犯傻。
  
      “哦!”
  
      听到凤七邪的话之后,火醉才呆呆的应了一声,回过神来。
  
      随后手中的金秤一挑,终于掀开了凤七邪头上的红盖头。
  
      霎时间,满室的芳华,几乎耀得火醉睁不开眼。
  
      他一直知道他的邪儿很美,美得这世间无人可比,但是都没有这一刻当他亲手挑开她的红盖头的瞬间,令他觉得美得惊心动魄。
  
      因为从这一刻开始,她真正的成为了他的妻,此生不离不弃。
  
      目光发直的望着凤七邪娇艳无双绝世的容颜,某醉的狭长的凤眸划过浓浓的惊艳,随后全是痴迷与深情。
  
      平日不怎么打扮的她已经是绝色无双,如今新娘的艳丽妆容更是衬得她绝世美艳,倾国倾城,动人心魂。
  
      哪怕只是这样看着她,他就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心里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被火醉那毫不掩饰的炽热目光所笼罩,凤七邪绝美的脸庞像染上了红霞,如春天漫山怒放的山花,娇媚艳丽。
  
      一双如水的眸子轻柔柔的望着火醉,同样好似望着自己的全世界,令火醉非常受用,渐渐地也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喜娘等人见状,不由偷笑。
  
      看来新娘新郎两人的感情很好啊!她们还不多待在这里碍眼了!赶紧完成礼之后赶快走吧!
  
      在喜娘等人祝福下,剪了双方头发结起放在枕头下安置好。
  
      随后铺了床,侍候两人又喝了交杯酒,随后在床榻上铺上一层白色锦帕之后,就恭敬的退了出去。
  
      新房里顿时只剩下火玉与凤七邪两个人以及一桌新人席面。
  
      见人都走了,火醉走上前来,体贴的将凤七邪头上沉重的凤冠取下。还特意为她运功揉了揉,就怕她累着。
  
      顿时,凤七邪感觉浑身一松,并为火醉的温柔体贴而感觉心中暧暧的。
  
      而后便被火醉拉到了桌旁坐下,一晃眼之间,面前摆上了一碗香浓的粥。
  
      微讶抬眸的瞬间,凤七邪立时对上火醉那双温柔深情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狭长凤眸:“一日未曾进食,应该饿了吧!先吃点东西,等会儿才有力气,你是不?”
  
      话落声的同时,火醉还朝她环环一笑,暧昧无比的眨了眨眼睛。
  
      几乎立时间,凤七邪的脸红了!
  
      等会儿才有力气?
  
      等会儿要那么多力气来干什么?
  
      这个坏蛋,平日里看不出来以为他很单纯,可是没想到他的骨子里却是闷骚型的,真坏。
  
      只是怎么办,她好像很喜欢他这坏坏而又暧昧无比的样子,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胸腔,特别是接下来将要与他共同渡过的洞房花烛夜,她的脸也更红了!火辣辣的。
  
      当下,她赶紧喝粥来掩饰自己的脸红,几乎将整张脸都埋进碗里,生怕火醉看出什么不妥。
  
      不过火醉得不错,她是真的饿了!这一日下来虽然未曾干什么体力活,但是这成亲仪式也不是人干的活,而且还骑着五爪金龙飞行了那么久,当真累得可以,当下拿过一旁的湿帕子将唇上的唇脂擦了擦,拿起碗中的汤勺喝起粥来。
  
      火醉温柔含情的望着眼前正喝着粥的新婚妻子,扫了一眼她那几乎将整张脸都埋进粥碗里的红润脸,火醉的脸上就有了温柔的笑意,眼眸中满满的都是这个人儿玲珑的身影。
  
      今日的她越发的好看了!一身火红嫁衣映衬着的她当真是美得让人心颤,令他心动无比。
  
      从今往后,这般美丽的她,是真真正正属于他的了!
  
      没有龙玉葵,没有药尘,没有暗青,更没有……
  
      刻意忽略那个人名,火醉不想在这样的日子里去想起,反正如此美丽的人儿,终于是他火醉的妻子了!他不用再去多想其他。思及此处,火醉心情莫名的愉悦起来,用湿帕子擦了擦手,拿起一块糕点品尝着。为了早些回来陪她,方才在外面喝了许多的酒,却是滴米未进,见身边的人用膳,不知不觉自己也觉得饿了!
  
      两人用了一些晚膳,见凤七邪的脸终于恢复了正常,不再红润如火,男子狭长的眸中划过一丝深邃的笑,随后逗弄心思渐起,他故意凑到凤七邪面前:“我要去沐浴了!我们要不要一起……”
  
      一起?
  
      一起洗吗?
  
      听到火醉意有所指的话,凤七邪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立时浮现出了一幕不健康而又令人喷鼻血的**画面,脸颊上好不容易退下去的热度立时又浮现出来,热腾腾的,甚至比先前更烈。
  
      “滚……”
  
      绕是凤七邪的脸皮再厚,眼前的美男再诱人,但是让她去跟他一起洗,想着那裸逞相对的画面,她还是做不出来,当下低吼了一声,再也维持不住贤妻良母的风范。
  
      如果不是考虑到洞房花烛夜不能动武,她真想抽这子一顿,竟然胆敢故意调戏她。
  
      是的,调戏!
  
      她现在是看出来的,这丫滴就是在调戏她,可恶!
  
      “哈哈哈!邪儿,你害羞的模样好可爱啊!哈哈哈……”赶在凤七邪因恼羞成怒发飙之前,火醉快速的跳起身来,就向洞房里间早就准备好的浴池里闪去。
  
      身后的凤七邪直想跳脚。
  
      可爱?可爱你妹!
  
      她凤七邪向来杀伐果绝,怎么样都不会跟“可爱”两字扯上边吧!这子竟然胆敢用可爱两字来形容她堂堂一代邪帝,他一定是故意要找抽吧?
  
      浴室里,若隐若无的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不知为何,凤七邪感觉浑身燥热起来,她当即倒了杯水大灌下去,可是依然觉得不解渴,听到那若隐若无的哗啦水声,她的想像力无穷放她,让她越来越不淡定,大呼受不了了!
  
      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她不能再想下去了!
  
      现在就去念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去。
  
      待火醉从浴室再出来时,不经意的一抬眼,只觉斜依在床头看书的女子就仿佛是一个发光体,迅速吸引了他的视线,粘着再也移不开,让他的呼吸不由自主的粗重起来。
  
      或许是火醉的目光太过灼热露骨,或许是看书不专心眼有余光瞟到他那只身着一身性感的真丝衣物,胸肌和大腿都若隐若现露在外面的模样令人直想喷热血,正假装看书的凤七邪大呼受不了!
  
      当即“咻”地一声站起,急急的丢了一句:“我也要去沐浴了!”
  
      话落声的同时,她已闪身进了浴室。
  
      那背影,怎么看都有一种欲盖弥彰,落荒而逃的感觉。
  
      嘿嘿!
  
      火醉摸着下巴,有些阴险的笑,以为这样就能逃得开他了吗?
  
      想得美!
  
      凤七邪走进浴室,因为大婚重新布罢置过的原因,到处都布置得红彤彤的,非常喜庆。
  
      赤足踏上汗白古玉石台,眼前便出现一个冒着层层雾气的豪华浴池,四周,水面上,全都铺满了火红色的玫瑰花瓣,香气扑鼻间,浪漫到了极点。
  
      这会是谁的手笔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