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 九 关于匪雁

九 关于匪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雁即鸿,有高远之志。
  *
  覆华入宫以来,虽未得名分,却冠宠后宫,身为帝王身边的红人,别人又哪敢差遣他做事,所以平时帝王繁忙的时候,他都极为空闲。
  这天,他觉得无聊,就想去御花园采点花,晒干后,可熬制成花茶。
  一拐眼的功夫,他忽然看到一道小小的身影蹲在水边,一颗颗石子经由他手掷入了水里,水面被激起水花,还未来得及平复,就再次被掷来的石子打出更大的涟漪。
  出于好奇,他悄悄走上前,毫不避讳地坐到男娃身边,出声道:“五殿下有什么烦心事,可否与我说说?”
  男娃吓一跳,回头一看是他,脸上浮现惊喜,“你怎么也在这?”
  “我在采花。”覆华指了指身后的篮子。他之前就与萧浅阳有过私下的交流,虽然萧浅阳才六岁,但他丝毫没有轻视这个孩子的意思,反而以平等的姿态与之对话,对萧浅阳而言十分受用。
  萧浅阳应了一声,便又往水里掷起了石子,小嘴撅得老高,都可以在上面挂油壶。
  “怎么闷闷不乐的?”覆华揪揪他小脸,问道。
  萧浅阳不答,石子被掷出的距离比刚才远了许多,在水面上激起一尺高的水花。
  “是关于你皇姐吗?”覆华对他的沉默并不介意,径自猜测道。
  男孩终于有了反应,他看向覆华,眸中有波动。随即他又看向已经恢复平静的水面,轻轻应了一声,算是对男子问题的回答。
  “我皇姐今天又闯祸了,父后却让我背锅,母皇见我年幼,倒没怎么责骂我。可一想到父后的偏心,我心里就不舒坦。”沉默了瞬,他终于启口袒露心声,话语间饱含委屈。
  “那你可曾想过,你父后为何偏袒你皇姐,而不是你?”
  “还不是因为我皇姐是太女,以后可继承大统,而我什么都不是。”
  皇家的孩子大多早熟,萧浅阳也不例外。他父亲秦烬是当朝凤后,同胞的皇姐萧浅鸢从小就被册封为太女,无比尊荣。
  可偏偏萧浅鸢平时是个爱闯祸的主,秦烬怕她闯祸的事迹传出去影响名声以及太女地位的稳固,就总让膝下的小儿子给萧浅鸢背锅擦屁股。
  正因此,萧浅阳早已对这两位至亲产生隔阂,满心怨怼。
  “那为何你皇姐未来可继承大统,你却不行?”覆华不理男孩的愤懑,他悠然一笑,再度抛出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比上一个更犀利。
  萧浅阳被他问得一愣,沉默许久,他才怔怔地看向覆华,道:“古往今来都是女子继承大统,而我是男子,哪里能……”
  “怎么不能!这世间男儿也有智勇双全者,若让他们与女子平等比试,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呢。”未等男娃继续否定自己,覆华就强有力地打断反驳道。他眼里自信的光芒,无声地为他在这个时代显得大逆不道的观点注入了力量。
  萧浅阳从未听过这样的话语,消化许久,却还是摇了摇头,泄气道:“可这个世界的法则从来不是公平的,我如何反抗。”
  覆华温柔地抚了抚他的脑袋,换上了语重心长的口吻,“每个人的命运都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只不过有的人放弃了这个机会,所以一生只能任人宰割。孩子,只要你肯用心,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逆转的,包括你与你皇姐的位置。”
  萧浅阳毕竟才六岁,他没法将这些话完全消化,却清晰地记在了心里。
  后来懂事了,他才渐渐理解,尤其亲眼看见自己的二皇兄被他母皇远嫁他国,他更是急切地想让自己变强,以免将来也落得命运被他人操控的下场。
  他开始要求秦烬像对待萧浅鸢一样对他严厉,理由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辅佐萧浅鸢。为此,秦烬十分欣慰,全然不知自己这个小儿子已包藏祸心,企图颠覆权势。
  *
  “近日我国与西廊交界处频频传来盗匪扰民的消息,朕想派人前往平乱,不知朝堂上可有人愿意毛遂自荐。”
  朝堂上的大臣们立时面面相觑,都不想做出头鸟。
  天禹与西廊的交界地带是出了名的乱,两国的国君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直至最近闹出了几起人命,两位国君才重视起来。
  临圣上发怒之际,一道身影突然从金銮殿外走入,清朗的少年声朝气蓬勃,“母皇,儿臣愿意领兵前往。”
  来人正是五皇子殿下萧浅阳,他今年刚行成年礼,得封号“匪雁”。他已经长成高大挺拔的模样,由于勤于习武的关系,他身材比那些足不出户的公子们健壮。
  “匪雁,你这是做什么?”萧渡远惊得差点从凤椅上摔下来。
  “皇弟,你别胡闹!”底下的萧浅鸢也出声呵斥道。
  “儿臣恳请母皇应允儿臣前往西部边境剿杀盗匪,平复纷乱,还边境百姓一份安宁。”萧浅阳未理萧浅鸢,他径自朝着座上的帝王单膝跪下,郑重其事地出声请求道。
  “你!”萧浅鸢想再说他几句,见他态度坚毅,最终放弃,一甩袖别过脸不再看他。
  “匪雁,你武功虽高强。但终究是男儿身,朕不放心……”萧渡远看着这个明显与其他男子不同的儿子,心里多少是骄傲的。
  她是位开明的君主,从多年前她破例提携那位天才神童尹柒哲上位这件事便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