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24章 做了人类想成仙

第24章 做了人类想成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止水坐在书桌后,也看出了程不休近乎有些惶恐和忐忑的心情,不由得有些狐疑。
  这态度,也太谦卑了吧?
  明明是程七月被他忽悠了十几万,反而是程七月的家长一脸犯了错的样子,似乎还生怕他不原谅?
  现在他愈发不解了。
  昨天,韩素心到底和这个程七月的家长说了什么?居然把人吓成这样?
  要知道,程七月一个高中生就能拿出十几万来,言语间还透露着‘家族’、‘收藏品’等等字眼,显然是富贵豪门。
  这么一想,恐怕韩素心的背景来头很大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
  上面有人?
  不过,他在网上查过韩素心开的那家心理诊所,咨询费的确很高,接待的客人非富即贵,还要提前预约,若无足够的底气和人脉,也没办法这么玩。
  ‘看来,韩女士的背景真的很了不得啊,啧,这样的人居然是我的脑残粉?’
  想到这里,林止水不禁感觉有些自得,满足感油然而生。
  这才叫人生啊。
  多了几分底气,他在书桌后,也下意识将脊梁挺拔了几分,也不担心被催债了。
  “程先生似乎有些紧张,不必担心。”
  林止水用指尖轻叩着桌面,微笑道:“或许昨天韩女士和你说了一些不太客气的话,可能还提到了……”
  说到一半,他抬手指了指上面,意思是韩素心上面有人。
  程不休见状,头颅垂得更低了一分。
  昨天,他也打探到了那个女修行者的身份,知道对方是无间天庭道统的韩素心,修行已达到第三天关的顶点,完全不逊于他。
  而昨天韩素心和他说的那些话,是有些不客气,不仅是给他的建议,同时也是一种威胁。
  还提到了这位林前辈不在意所谓的‘至宝’,连自家老祖都主动赠送青阳尺,想必非凡间之人,自然是在暗示他:这位林前辈乃是仙家高人,自天上来!
  “她的话,固然没错。”
  林止水见程不休态度更加谦卑,愈发肯定自己猜对了,继续说道:“但……我这人一向认为,待人处事之道,当礼尚往来,三思而后行,你说是吗?”
  他这番话,先是承认了韩素心说的没错,的确是在威胁你。
  其次,礼尚往来,又表示: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最后,三思而后行,就是提醒程不休考虑清楚。
  “林先生说的是。”
  程不休立刻应道:“先前是晚辈考虑不当,这才有所冒犯,还请您给晚辈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
  说话间,他便从怀里取出了一物,微微垂首,双手递向了林止水,说道:“这是晚辈的一点歉意,或许礼物轻贱,但也算是颇为稀罕,还请您原谅,收下此物。”
  ‘亲自上门道歉就算了,居然还有礼物?’
  林止水有点意外,不禁仔细看去。
  那是一颗透明的水晶球,略微比巴掌小一点,看上去应该是玻璃质地的,在玻璃圆球的内部,可见一条蜿蜒的白龙雕塑,栩栩如生,周身还笼罩在白雾之中,若隐若现,很是精巧。
  一件精致漂亮的水晶球工艺品。
  不过,天然水晶球的内部一般都有棉絮状物或裂隙,而这水晶球如此纯净无暇,恐怕是玻璃制品。
  的确值不了多少钱,就算人工费比较高,顶多也就几千块而已。
  但作为一个摆件放在字画店里,还算是颇有意境。
  毕竟,对方本来也没什么大错,只是不了解情况上门闹了一下而已,有礼物奉上就不错了。
  “唔,还算有趣,就留在我这店里,当个摆件吧。”林止水轻轻点头。
  “多谢前辈。”
  程不休顿时松了口气,连忙小心翼翼地手中的水晶球摆放在书桌上。
  不愧是前辈高人,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目的。
  的确,他奉上此物,只是为了让前辈觉得‘有趣’,而非‘实用‘和‘珍贵’。
  连至宝都能当成寻常用品的隐世高人,他又岂能拿得出足够珍贵的绝世宝物,来打动这等高人?
  更别说还要实用了。
  所以,他也只能从‘有趣’入手,对得上这位前辈的性子,才是关键。
  这位林前辈,一看就是喜爱平淡的凡俗生活,注重韬晦,表现得和凡人一模一样,但内在却超凡脱俗,且以这字画店来接待一些修行界的客人。
  当时,他就想到了早年间碰巧淘到的一件古宝——
  隐龙珠。
  据家祖查阅了大量的孤本古卷之后,才发现这‘隐龙珠’乃是上古大阵‘隐龙幻世阵’的阵法部件之一。
  那大阵早已失传,这阵法部件恐怕也只是从上古残留下来的,无意间流落到他的手上。
  尽管是上古的遗宝,但仅仅一个部件,也算不上珍贵,功效也平平无奇。
  这部件‘隐龙珠’,仅仅只能干扰方圆数十丈范围,令凡人无法靠近而已,若是修行者自然不惧。
  而这位林前辈,恰好喜欢清静,只接待修行者,这隐龙珠再合适不过。
  平平无奇的功效,精致漂亮的外观,以及上古时代和绝世大阵的本质,正如这位林前辈的人设一样。
  现在看来,这位林前辈果然对这隐龙珠有点兴趣的样子,他没有白费心思。
  程不休终于松了口气,看来,总算是逃过了一劫。
  “既然已赔礼道歉,那程先生在我这里也是客人,不必太过拘束。”
  林止水笑了笑,语气轻和地说道:“倘若有意在我这里买些字画,也尽管开口便是,无需客气。”
  毕竟是老程和程七月这两位客人的家属,人家都已经赔礼道歉了,他自然要给个台阶下。
  说不定……还能促成一笔生意呢?
  “您的字帖?”
  程不休不由得一愣,问道:“难道您的意思是说……像昨天韩女士那幅‘定’字的字帖吗?”
  林止水顿感有戏,便笑着颔首道:“当然可以,那就是我昨天为她写的,适合她的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