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140章 解锁新功能?

第140章 解锁新功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青城上空。
  
  “嗯?”
  
  蛇身人面的烛天魔祖蜿蜒盘旋在天空,庞大的身躯散发着强凌天地的威压,惊疑地看着太初天帝的化身,“太初,你宁可承受我的攻击,也不愿意暴露气息?”
  
  他透过因果线袭杀的力量,完全可以感应到,远在苏城的太初真身,在他这一击之下,真身的元神已然破碎了!
  
  按理说,以他的实力,即便是在人间,即便提升到了超越上限的实力,他沿着因果线的攻击,只要太初同样施展因果手段,他就威胁不了才对。
  
  他只是想借助这一记因果袭杀的攻击,逼迫太初暴露气息罢了。
  
  但是……太初竟然没有反抗,丝毫没有显现神通的意思,只是以元神硬抗!
  
  他堂堂魔祖降下的化身,还提升到了超越人间极限的层次,循着因果线的全力一击,太初居然敢不施展手段,只凭元神硬抗?
  
  就像是再怎么擅长格斗的高手,如果躺平不动的话,即便是遇到菜鸡也是必死无疑。
  
  所以,他能感觉到,太初的元神也是当场就破碎了。
  
  “怎么可能?就算是害怕惊醒‘它’,也不至于受死吧……”
  
  烛天魔祖愈发惊疑不定,更加不理解的是,为何太初专门留下这么一具化身?
  
  这简直就像是在故意引诱他一样。
  
  莫非,是想算计冥夜一样,引诱他付出更多代价?
  
  亦或者是有其他目的?
  
  总之,他是不敢相信,堂堂太初天帝会任由他这般攻击,宁可元神破碎也不抵抗。
  
  就在这时
  
  “什么玩意……”
  
  那太初天帝的化身‘金袍帝皇’竟然闭上了双眼,像是梦呓般地发出一声烦躁的嘀咕,就像是在驱赶苍蝇一样,轻轻一挥袖袍。
  
  “轰!”
  
  随着他这袖袍一挥,他身后的十万八千种道的奇光异象,开始不断交织汇聚,刹那间便幻化为一片混沌之气缭绕的世界虚影!
  
  这世界恍若位于无边混沌的最中央,就像是混沌中诞生第一方的天地,其内似乎无边无际,可见日月星辰,万灵朝拜,散发着最为古老而永恒的气息,乃为太初之地!
  
  “轰隆隆!!”
  
  这庞大的太初之地虚影,随着他的袖袍一挥,顿时直接撞向了烛天魔祖,携带着无可抵御的恐怖威能,轰隆隆地碾压而过!
  
  “太初……”
  
  烛天魔祖喃喃一声,震撼地望着眼前这横压而来的太初之地虚影,眼眸中仿佛映照着无数年前的太初之地。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他最初诞生的天地。
  
  以十万八千道统御天地,显化出太初之地的虚影,便是太初天帝的招数!
  
  那时候,他还是烛九阴,只能仰望着这位站在九天之上的天帝,任由其统御九天十地诸多仙神,差距之大,即便如今太初之地荒废,他也踏入了天道,但与太初天帝的差距,依然大的离谱!
  
  太初之地虚影那恐怖的威能横压而过,烛天魔祖丝毫生不出反抗的心思,其化身便瞬间被碾成了虚无!
  
  随即,太初之地的虚影消散无踪。
  
  天空恢复了平静。
  
  那金袍帝皇收起袖袍,转头看向金乌少女,打量了她一眼,开口道:“小十一?”
  
  “父皇!”金乌少女欣喜地望着金袍帝皇。
  
  她心中暗道,父皇果然不愧是父皇,如烛天魔祖这样的寻常魔祖,袖袍一挥便能当场镇杀了!
  
  “父皇?怎么不叫爸爸了?”金袍帝皇眼神略显奇怪地看着金乌少女,“不过你怎么又变得这么小了?我喜欢大的……”
  
  金乌少女愕然,总感觉父皇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小心翼翼地说道:“爸爸?”
  
  这时,天地微微一震,附近的空间忽然变得扭曲模糊了起来,恍若被隔绝了一般。
  
  “太初。”
  
  一缕至善至圣至高无上的意志,忽然贯通了无尽遥远之地,降临在了这片被隔绝的空间之中,磅礴的意志在天地间蔓延,形成了一个虚幻而美丽,身穿羽衣的女子虚影。
  
  “女娲娘娘!”金乌少女吃惊道。
  
  女娲娘娘,居然在这种时候降下了神念投影?
  
  天道一方的大能,虽然无法像外道大能那样在人间降临化身,但降临神念还是很简单的,而且无需媒介。
  
  随即,金乌少女还没来得说什么,就感觉眼前一花,也被排斥出了这片隔绝的空间。
  
  隔绝的空间之中。
  
  “女娲?”金袍帝皇看着女娲娘娘的虚影,眼眸之中却是如同失神般一片茫然,又像是天穹般苍茫无垠。
  
  “太初,你怎么亲自出手了?”女娲娘娘问道。
  
  “我?”
  
  金袍帝皇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说道:“你们怎么都觉得我像是太初天帝?我就是我,我可不是太初天帝。”
  
  女娲娘娘的虚影丝毫没有惊讶,只是轻轻颔首道:“也是,既然你和他已经元神合一,那既不是太初,也不是他,而是新的你。”
  
  金袍帝皇有点茫然。
  
  “不过……”女娲娘娘的虚影看着金袍帝皇,轻声道:“你在人间出手,居然没有惊醒‘它’?难道这就是你与他合一的特殊之处吗?”
  
  “我在做梦啊……”金袍帝皇喃喃一声。
  
  “做梦?”女娲娘娘的神念虚影打量了一下金袍帝皇,恍然道:“这就是他的神通吗?梦之化身,所以才能避开‘它’?”
  
  这梦怎么这么诡异,女娲娘娘看上去这么虚幻,这是马赛克么?接下来的剧情该不会不和谐吧……金袍帝皇有点懵,随即便感觉眼前一黑。
  
  下一刻,这具化身便消散了。
  
  而女娲娘娘若有所思地看着金袍帝皇消散的地方,轻声自语:“天道外道合一……这才六百年,太初就快成功了么……”
  
  旋即,女娲娘娘的神念虚影也消散于无形了。
  
  ……
  
  ……
  
  苏城,偏僻陋巷的字画店内。
  
  屏风后,躺在小床上的林止水依然闭着眼睛,处于睡梦中,嘴巴里咕哝着模糊不清的呓语。
  
  “唔……”
  
  忽然间,林止水猛地睁开了双眼,有些茫然地望着天花板,揉了揉眼睛,这才缓缓坐起身,回忆着刚才的梦境。
  
  “嘶……”他抓了抓头皮,嘀咕一声,“做了个什么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