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五 6 好看

五 6 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马奴石头带着小玉离开之后,叶府的小厮们发现活计反而比从前轻巧了。这都是托赖那小主子带回来的那个小黑孩的福,他吃的不少,话不多,跟谁仿佛都不认识一样,可就是把牲口们伺候得好。喂草喂药,洗洗涮涮好像都有商有量的,高头大马们被款待得舒舒服服,旁人也都轻松了。
   
  小厮们笑嘻嘻地跟管事夏叔叨咕说这孩子到底是哪路神仙呀?
   
  夏叔道是有这样的人。跟人不爱说话,跟动物处得好。他见那小男孩提着木桶和刷子出来便问他我说你们给主子们备的马和车子都弄好了吗?今日是靖王府星慧郡主大婚典礼,他们这就要去呢!
   
  男孩只是点点头。
   
  少爷远宁晃悠悠地过来,他脸上被远安踩出来的伤要好没好,还有几块淤黄,身上袍子十分漂亮,是个去赴喜宴的模样。
   
  夏叔垂手施礼:“少爷。”
   
  远宁道:“去,把黑狮子给我牵出来,我今天骑那个去。”
   
  “回少爷,黑狮子病了,才吃了药。今儿给您备的是小龙头。”
   
  远宁撇撇嘴:“少来,小龙头哪有黑狮子威风。快点给我牵过来!”
   
  他手指头戳着着小男孩,小男孩就那么看着他,一动没动。
   
  “说你呢,把黑狮子给我牵过来。”
   
  ——少爷的耐心也就那么点,可是小男孩还像没听懂一样一动没动。
   
  远宁恨恨:“这个奴才!回头我收拾你!”
   
  远宁想要推开男孩,自己动手
   
  去牵那黑狮子,可是男孩抬手一推,倒是把远宁一下子扣在地上。
   
  少爷跳起来,抡圆了拳头:“好呀你!没规矩的!我揍你!”
   
  夏叔上来赶紧拦住:“少爷!少爷!您别跟他一般见识!这是小主子…小姐从外面带进来的,谁的话他都不听,只听小姐的。您看您,这都穿戴好了,别把袍子弄脏了。我把小龙头给您牵过来!”
   
  远宁气得眼睛都鼓起来了:“怎么着我姐的奴才我就收拾不了你了?……得瑟什么?我这就打得你满地找牙!”嘴上说的热闹,脚下却是识相的——远宁被夏叔给推走了。
   
  小厮们看着小孩笑:“你胆子也太大了!敢把少爷推个大跟头。哎,你快点驾这个车去接小主子,她今儿不骑马。”
   
  小孩点点头,套了车去房前接远安。
   
  他把马车在远安的门口停好,四处看看花草,蹲下来看细细的蚯蚓钻洞,一只蝴蝶落在鼻尖上,蝴蝶拍拍翅膀,痒得他打了个喷嚏,再抬头看,几个丫鬟正簇拥着个好漂亮的女孩从里面出来,小孩回头扫了一眼,又转过脸去。
   
  丫鬟们窃笑:“瞧这个呆小孩。哎别偷懒,扶小主子上车呀!”
   
  小孩这才回头,见到穿着女装的远安,仔仔细细地看,看她头上团着两个小圆髻,一侧别着绿的通透的树叶翠,厚厚实实的刘海,更显得那脸蛋鼓溜下巴尖,原本就说这人颜色长得好,眼睛黑亮无比,
   
  混红齿白,她笑嘻嘻的,那牙齿真白呀,就像耳垂上带的那两颗珍珠一样。小男孩惊讶地,又紧张地,看看远安弯弯的眼睛,他却又羞赧地低下头去,好像再多看一样多看看她那粉粉白白的衣裙,自己的心脏都会蹦出来一样:“你,你……”
   
  远安倒是满不在乎地:“我,我……我怎样?小主子我原本是个女子。我穿成这样子不好看吗?”
   
  男孩听了使劲摇头,又点头:“怎么不好看……好看。好看的。”
   
  谁听了好话也都得以,远安哈哈一笑,从夹带里面拿了个物件交给小孩:“对了,这个是你的:这是你的腰牌,上面的字是你主子我亲自刻的!我给你选了这个姓,比木头的木好看,是不是?这就是你的名字。穆乐。”
   
  男孩拿过来,仔细地看,观察着,摸索着,知道是“她亲自”刻的,就格外愉快了。
   
  远安瞧瞧他那样子:“哦?又忘了?叫你得答应啊。穆乐!”
   
  男孩并没相应,却忽然抬头:“你呢?”
   
  “我什么?”
   
  他指着手里的腰牌:“你的,你的这个。”
   
  远安道:“我是主子,我不用腰牌。”
   
  小孩皱了眉头,迫切地:“那你,你,什么名字,叫?”
   
  “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叫远安。我名叫叶远安。”
   
  他低声地重复着,好像自己跟自己说话一样:“远安……远安!叶远安……”
   
  见他那样子,远安捂着肚子笑:“你
   
  叫我名字?这个小孩好大胆子,敢叫我名字!”
   
  丫鬟们上来围住穆乐教训他:“这个小孩胆子太大了,敢叫主子名讳!”
   
  穆乐却是认真地:“叫你,答应呀!远安……”
   
  远安笑得滚到车上:“越来越没规矩了,快走吧!我可不想迟了!”
   
  叶大人与夫人各自乘轿,远安坐车,远宁骑马,叶家四口人穿过洛阳城热闹的街市直至尚书令府。那里大门敞开,家人在门口相迎,宾客们鱼贯而入,车夫和马奴们都被主人家领到后院去休息。花园里面十分热闹,乐队演奏,舞姬跳舞,官场上相熟的达官贵客们彼此招呼。
   
  那一众人中,远安远远地就看见了赵澜之,比旁人高了半个头,秀颀挺拔像棵杨树一样,远安蹦蹦跳跳地上前,从身后拍拍他:“喂,赵捕头!”
   
  赵澜之回头看到女装的远安,颇为惊艳,连忙拱手问候,那副常见的皮笑肉不笑多了很多热忱:“哟,原来是叶家大小姐。”
   
  远安却最不愿客套了:“少废话!”她贴近了,低声道:“我当你不会来的。”
   
  “为什么?”
   
  “那新郎官前些日子还是你缉捕的犯人呢。今日你就成了他们家座上宾了?”
   
  赵澜之道:“我那是公事公办。他仍然是我义兄。他大婚,我怎能不来?”
   
  远安拢着手低声说:“说句实话,我总觉得那事情没完!你不会就此放过他!”
   
  赵澜之沉着脸,用手指堵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