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六 21 欢喜

六 21 欢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后传唤,赵澜之匆匆赶到,惶恐不安。
   
    进门就见李成等人跪倒一片,十分狼狈。
   
    他知道,前后事端,天后已经问了个明白。
   
    武后厉声唤他:“赵澜之!”
   
    赵澜之跪下:“天后恕罪!”
   
    “你好大胆子!我的蕉下图是怎么被你们偷梁换柱了的?你给我从实招来!”
   
    赵澜之抬头:“臣……臣是把这幅图寻回来的……”
   
    他在武后跟前不敢保留,便将李成托他找回画卷,自己在罗天洞遇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述一边。
   
    武后沉吟片刻:“你说的这些可都是实情?”
   
    “臣对天后不敢有一丝隐瞒……”
   
    “那我让你看看你寻回来的东西!”
   
    侍女们把蕉下图拿出来。
   
    武后道:“光下观看,此图与从前并无二致。可是一旦遮住光线……”
   
    侍女们遮光。
   
    赵澜之看见夜明画面,上面那些残忍凄厉的情景,霎时惊讶非常。。
   
    武后道:“你破案无数,是即将入职大理寺的干探。我要你立即把这事情给我说明白,把换画的人给我揪出来!否则你,你,你们,你们全都给我死!”
   
    危难当前,赵澜之仍保持了他惯常的冷静,寻思片刻:“天后容禀,臣有听闻,有一种夜明的墨汁乃是用东海海龟的口涎制成,
   
    无光黑暗之中,呈现红色。依臣所见,原图与这夜明图画法与笔调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原图气氛温柔祥和,夜明图血腥诡异。可见是同一个画师不同心情所做。所以这幅画并非被人倒换,乃是在原作之上另行添加。”
   
    武后闻言仔细观看,转过身,背朝着众人,她在心里暗暗自语:薛菡……难道是薛菡将这幅图画盗出宫中,又加上去的?
   
    “赵澜之,你继续说。”
   
    赵澜之:“至于夜明图里的内容……”
   
    “有什么尽管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依臣所见,这夜明图上画的是,是南方十三县灾民背井离乡的画面……”
   
    武后讶异地:“灾民?南方十三县?哀家在南方十三县兴建工事,是为了规划水利,造福当地,怎么会有灾民?”
   
    赵澜之道:“恕臣直言,天后的政令可曾被官员们一五一十地执行?官员们的举措又是否真的是老百姓的愿景?”
   
    武后拢了衣袖,阴沉着脸:“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
   
    “臣在市井间巡查,如今洛阳城聚集了很多很多的灾民。他们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武后闻言大怒:“怎么没有人跟我说?!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
   
    所有人低下了头。
   
    武后稍稍冷静:难道,难道,是薛菡画了这幅画,要告诉我这些事情?
   
    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赵澜之叩首:“天后请准臣一些时间,臣必然会将此时调查清楚!”
   
    武后摆手:“不必了,不必了……你可知道,这城里某个地方,会不会有一大片的芭蕉林?”
   
    赵澜之抬起头来。
   
    就在赵澜之被武后发难的时候,来自南方十三县的灾民皆手持火把与武器,义愤填膺聚集在城内的破庙里。
   
    只剩下一只眼睛的薛菡在众人前面说话:“天后无道!荼毒百姓!她修建工事,你我失去家园!
   
    她逍遥快活,你我妻离子散!
   
    她庆贺华诞,你我流离失所!
   
    如今十三县众灾民齐聚此地,你们定要戮力同心,讨伐天后,讨回公道!”
   
    众灾民齐声喝道:“讨伐天后!讨回公道!”
   
    易装的星慧已经从锦云山返回,混在灾民的队伍里,看着火光中愤恨不平的人群,她心里想着:那幅画我已经通过赵澜之送回天后身边了。
   
    可这个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我可怎么才能拿到他的佛珠呢?
   
     
   
    有心眼的人都在各自推进着自己的计划,没心眼的两个人刚刚回了家。
   
    又一次救了他主子的小家奴穆乐还在喂马,嘴巴里叙叙而言对马说话:“吃吧,多吃点……多吃点,长劲儿…...火乐的布托”
   
    穆乐忽然愣住了,捂住嘴巴,四处看看,难以置信,有人仿佛刚刚说出了一种奇怪的话,是谁?是他自己吗?
   
    身后飞来一块小石头,他没有回头就接住了,动作非常敏捷。
   
    扔石头的是远安,笑嘻嘻地,可是忽然上来跟穆乐过了几招,穆乐身形敏捷,见招拆招。
   
    远安忽然指着后面:“哎,那匹马怎么两条腿站起来了?”
   
    穆乐回头的瞬间,被远安绊倒,他摔在地上。
   
    远安得意地笑起来,摇头晃脑地。
   
    穆乐好不高兴:“干什么你?上来就打人。”
   
    远安信手把穆乐拽起来,亲亲热热地勾住他脖子:“我考考你功课,我问你:这世上谁对你最好?”
   
    穆乐:“你。”
   
    远安:“你最听谁的话?”
   
    穆乐:“你。”远安:“我是你什么人?”
   
    他不做声。
   
    远安:“我是你主子!”
   
    这个小犊子还是不做声。
   
    远安看看他,每次都是这样,就是不肯认她当主子。
   
    她放弃了。
   
    她是很难扭过他的。
   
    她再问问别的。
   
    远安:“你跟我得说老实话,只说老实话。”
   
    穆乐:嗯。好。
   
    远安:地库的老头子教你功夫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