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七 19 越狱

七 19 越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深牢大狱,暗无天日。
   
  捕头赵澜之进了牢房,支走了几个看守的衙役。
   
  他有人要探望。
   
  那人从牢房深处迎过来,正是被当成案犯小可帮凶而被他亲手捕获的远安。
   
  她手抓着栏杆,迫切至极:“赵澜之!案子弄清了吗?是不是要放我们出去了?”
   
  赵澜之陈脸道:“……案情查清,物证俱全,人证指明,作案杀人的正是那个怪物小可!她如今已经被关入死牢。而你们,你和穆乐,你们是他的帮手!”
   
  远安难以置信:“胡说!胡说!这是无稽之谈。凶手是南景王府的水月!”
   
  赵澜之并没接茬,却只问她:“你听见外面的声音了吗?”
   
  外面有百姓呼声传来,远安却并不知情:“……他们在喊什么?”
   
  赵澜之道:“这是外面的百姓,要求严惩坑害女孩们的凶手和帮凶。要求县令不要官官相护,要求给你判大刑!你听懂了吗?”
   
  远安恼怒,忽然又笑了,指甲抓着栏杆,挖出了痕迹:“你信吗?你信我是帮凶?”
   
  赵澜之摇头:“远安,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信不信有什么用?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要看证据!那个怪物要杀害铃铛师傅的片刻被我们拿住。在哪儿?在她藏着所有死者脸皮的密室里!而你跟穆乐,也在那里!被我们拿了个正着!我不信你是帮凶。我当然不信。可是谁能给你们证明?谁能?!”
   
  远安摆手:“……别,别说那么
   
  多,放我们出去!我一定会给你拿住真凶!”
   
  赵澜之看着远安:“你还不承认自己错了吗?”
   
  “……我哪里错了?”
   
  “我早就告诉你,不要多管闲事。你不听,到底把自己卷进这起事件里。远安,我确定你不会杀人害命,我可以放你走!可是你得跟我保证,你会接受教训,你不会在做这样的蠢事!”
   
  远安略略沉吟:“……要是我承认我错了,你会放了我?”
   
  “会。”
   
  “会放了穆乐吗?会放了那个连皮都没有了的又被人栽赃陷害的小可吗?”
   
  赵澜之摇头:“不会。铃铛花房的房梁上有穆乐的脚印。证人指证了你说的那个小可。”
   
  远安还想要讨价还价:“我承认我错了,你也不会放了他们?”
   
  赵澜之道:“可我会放了你。”
   
  远安笑笑:“不。我没错。赵大人,我做不了你想要的那种女孩儿。送你的那个漂亮的插花也不是我插的,我这人从前这样,现在这样,以后也这样。你不肯放我就拉倒。现在我困了,想睡会儿觉。”
   
  赵澜之皱眉恼怒:“冥顽不灵!”
   
  他转身就走,剩下远安回到牢房的深处,穆乐坐在黑暗的墙角:“他都说放了你,你怎么不走?”
   
  “不乐意。”
   
  穆乐寻思了一会儿:“是因为我?”
   
  “因为我是你主子。不能护着你,我还有什么用?”
   
  穆乐:“……我原本好像不叫这个名字。小可说的,我叫托托。”
   
  远安才不
   
  愿意听这个:“你是我家的穆乐。”
   
  “那你,你还把我送人了……”
   
  远安听了这话心里不高兴:我想着救你,你却在这个时候翻小账了?她刚要修理他,却见他眼波一转,当下她心里软了,竟看着他出神。
   
  话说明慧的银子没有白花,户部尚书之女,叶家大小姐远安乃是洛阳城剥皮血案的帮凶一事激起了重重热议,一直闹到了朝堂之上,深宫之中。一叠折子呈到武后手上弹劾远安之父叶甫成。
   
  这一日,武后传了叶大人还有一众官员训话。
   
  众人垂手而立,武后缓缓走过他们面前:“这折子里面有一个挺有趣,弹劾的是叶大人。说他的女儿行凶杀人,正是洛阳城最近血腥的剥皮案的案犯之一。因此叶大人不应再任职户部尚书。叶大人,最近真有这事儿吧?”
   
  叶大人跪拜:“天后容禀,臣对小女疏于管教,她,她认识了不该认识的人。成了嫌犯。但是洛阳县衙对此事尚未定罪。小女罪名没有坐实。臣对此更是并不知情呀!”
   
  武后看看其他人:“诸位你们听清了吧?成了凶嫌的是叶大人的女儿,罪名却尚未坐实,更与他无关。我历来提倡官员之间互相监督举报,但是空穴来风我绝不采信。叶大人你平身吧,户部尚书你继续作着,活计职责还是你的!”
   
  叶大人老泪纵横:“谢天后!”
   
  其余几人互相看看,颇为不甘。
   
  武后道:“你们
   
  退下吧。”
   
  叶大人等人下。
   
  武则天转到屏风后面,赵澜之在等待。
   
  武则天道:“我想听你说,这血腥残忍的蹊跷案子办得怎样了?”
   
  赵澜之回道:“正如天后所知,凶嫌已经捉到。为安抚民心,县令已经把捉到的无皮怪物判定了斩刑。只是以微臣所见,本案还有若干疑点没有合理的解释。”
   
  武后道:“哎,剥人皮,画人皮的传说我听过,可从未见实……这件事情真的跟远安有关吗?”
   
  赵澜之略略沉吟:“……无论如何,总得让她知道教训……”
   
  武后笑笑:“澜之,你对她也真是一片苦心。可是你认为对的,对她来讲就是好的吗?”
   
  一句话让赵澜之迟疑了:“……天后……”
   
  “你下去办案吧。”
   
  叶府中此时也是乱成了一锅粥,叶大人从朝堂上回家,带上些食物衣物要去看远安,却被那叶夫人把手里的食盒包袱一把夺下来:“老爷这是要到哪里去?”
   
  “夫人,我想要去洛阳县衙给远安送些衣服吃食。”
   
  叶夫人抢上一步:“老爷真是犯糊涂了吗?刚刚回来还说有人因为远安闯了大祸在天后面前参你一本,天后保了你没有追究,让你继续担任户部尚书,眼下正应该是撇清自己避嫌的时候,老爷怎么可以这么糊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