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七 20 伏法

七 20 伏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说远安穆乐小可三人逃离大牢,奋马逃命一路来到河边渡口,远远有客船驶来,做这些买卖的都是在深夜里做偷渡勾当,江湖里最不怕卖命的熟手,只要川资够数,他们绝不追究别的事情,那高大的船夫站在船头招呼:“要去哪里?”
   
  远安朗声答道:“最远的地方。”
   
  “银子可带够了?”
   
  远安把贾叔捎过来的银锭子扔给他,船夫接住:“走!”
   
  穆乐与小可跳上船,回身再去看远安,她却在岸上没动。
   
  穆乐着急:“干什么?你怎么不上来?”
   
  远安摇摇头,分明就是早就打定了主意:“我不能走。”
   
  穆乐只觉得耳朵边“嗡”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
   
  远安是坦然的:“我爹爹母亲弟弟都在这里,我这么走了,他们就完了。不仅爹爹的乌纱帽保不住,全家都得株连。我不能走!”
   
  穆乐难以置信:“你怎么骗人呀?你不能走干嘛要逃出来?!”
   
  “为了让你和小可走!你看看她,皮都没有了,买个馒头都能吓死人,以后她自己没法活!你快带着她走吧你们!别废话了!快走快走!”她一边说一边推搡穆乐:“船家快开船!耽搁一点我告诉官兵你跑黑船!”
   
  船家赶快撑船离岸,嘴里面还埋怨着:“这姑娘是不是有神经病啊她?”
   
  这突来的变故把穆乐给弄得愣住了,他与小可站在船头看着远安,看着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
   
  远安起先笑嘻嘻地,也一直看着穆乐的脸。
   
  她忽然难过了,那笑容收了回去,眉角眼睛都垂了下去。
   
  穆乐忽然跳入水中,破开波涛,游泳过来。
   
  远安慌了,霎时麻了爪。
   
  船家大喊:“这小子疯了!这河里面有水蛇!银子我可不退!”
   
  穆乐爬上岸,一直冲到远安身边,气得哆嗦:“你你你……你怎么总骗我?!原来怎么说来着?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要死一起死!”
   
  远安大恸,眼泪夺眶而出,手指头指着穆乐:“你你你……我看我是管不了你了!让你走你不走,刚才那锭银子我是白费了!白打水漂了!”
   
  穆乐大吼:“谁让你骗人!谁让你又把我送人了!”
   
  船上的小可咬牙切齿,命令船夫:“不要你退钱,把船给我撑回去,撑回去!”
   
  船夫也是个凶悍的汉子:“少废话!我开出来就不走回头路!”
   
  小可猛地掀掉了自己的斗篷,显出血肉人的样子:“我是鬼!你是不是要我弄死你呀?!”
   
  船夫大骇,赶快往回撑船:“我今天倒了邪霉呀!一个不上船的女神经病,一个跳水的男疯子,船上还有个鬼!”
   
  客船回到岸边。
   
  小可跑上岸,冲到两人旁边:“我也不走!”
   
  远安更气了:“你个蠢货,你跟我们不一样,你都被下了死牢了!你没法翻身了!我这就为了救你呢!你下船干什么?!”
   
  小可道:“我没
   
  杀人,没做伤天害理的坏事,凭什么我要逃走?!我不服!”
   
  她这话都在理,远安略略沉吟,忽然醒悟了,咬牙发狠:“……对呀,我们没做坏事,为什么我们要逃?!南景王府的水月才是坏人!必须把她绳之于法!”
   
  小可道:“找她去!马上就找她去!以命抵命!”
   
  远安一把抓住她:“……别冲动!否则又像上次一样中了埋伏,被栽赃陷害!此人狡猾凶狠,弄不好背后还有高人相助。我们再去找她,必须要小心行事!”她转转眼睛,“……哼,至少我也有人帮忙呢!走!”
   
  叶府的地库里。
   
  老坏蛋天枢正在炉火旁忙活,他似乎听见了什么,猛然转过身,面对黑暗说话:“出来吧,你在自己的地方还这么鬼鬼祟祟?”
   
  远安渐渐从黑暗中献身,一边拿了枚杏仁放在嘴里,一边道:“我让你见见这个姑娘。”
   
  血肉人小可从她后面出来,站在天枢面前。
   
  天枢原本手里拿了条蛇,一见这般掉在了地上,穆乐拾起,把它装了起来。
   
  天枢诧异震惊地走近,仔细观察,从袖子里拿出小刷子和棉签等家什研究着小可袒露的血肉,带着惊喜摇头道:“……之前只有耳闻,却是第一次眼见,原来真有换皮之术。”
   
  远安:“你听说过?”
   
  “很久很久以前了,听我师父提到过一次。什么出处,我却忘了……似乎是外国异人效仿蛇类的蜕皮之法研究
   
  出来的奇特技术。究竟怎样使用,根本无从得知。我一直认为,这本应就是个无稽的传说,皮肤剥去,人身不能生存。可你们看她,也能活,也不错,虽然样子恐怖了一些。可见今日所见,此法并非虚无。开眼了!开眼了!”
   
  远安抓住机会上去拍马屁:“好人,让你看不是让你来开眼的。帮我想个辙,怎么能把那个恶人逮住?”
   
  天枢摇摇头:“逮不住。”
   
  远安不信:“连你都没辙?我当你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呢!”
   
  天枢回头看她,撇嘴道:“我对你不错了!不是我让人往牢里面给你送了东西,你眼下能站在这儿活蹦乱跳地跟我说话?做人啊还是知足点儿好!我是神通广大,可是请你用鼻毛想想,那人的皮囊好不容易物归原主了,谁还想再从自己身上把皮拿下来?难道她还想自己找死吗?你们没有机会啦!”
   
  远安不让:“……难道就这么着了?就真的让她逍遥法外了?”
   
  天枢:“除非……”
   
  远安:“除非什么?”
   
  天枢:“除非在她真的想要再次换皮的时候,能当场把这人拿住!”
   
  一句话点醒了她,远安眯着眼睛琢磨。
   
  第二日天光没亮,洛阳县衙大牢,赵澜之匆匆赶到,众衙役上前。
   
  赵澜之:“废物!犯人又跑了?”
   
  衙役们下跪:“属下无能,没能把守住大牢,不仅人犯叶远安与穆乐逃走,死牢中那个没有皮的怪物想是
   
  ……也被那二人劫走了!”
   
  赵澜之查看被融化的窗栏杆,死牢里的地洞,心里暗忖:“远安啊远安,看来你是又有了新玩意。我关不住你了!但是放心,我一定能把你找出来!”
   
  赵澜之沉脸面对众人:“你们听好,犯人走失,我一定会把他们如数捉拿回来。明日问斩没有人皮的怪物,此事不会有半点差池!可是今日之事,不能对外面泄露半点风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