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八 10 深宫往事

八 10 深宫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远安还能去找谁帮忙呢?
   
  当然是赵澜之。
   
  穆乐一百万的不乐意,也就连个白眼都不敢给,再加上远安皮糙肉厚的极不敏感,更是全然不把他的不满当回事儿。
   
  两人在酒肆里面坐定了,远安把最近家里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说了个清楚,赵澜之闻言哈哈大笑:“真事儿?原来叶大人真的找回来从前的儿子?恭喜恭喜,恭喜远安你喜添兄长。”
   
  远安皱着脸:“跟你说正经事儿呢,大爷你好不好不要取笑?”
   
  赵澜之摆手:“不是取笑,是真的挺逗。”
   
  远安道:“你没看到那人有多龌龊,才来了几日,家里鸡飞狗跳。”
   
  赵澜之寻思一会儿:“呵呵,别说,我还真地见过他一回。就在酒楼里,喝醉了,嚷着要让叶大人从此再也不批饷银和经费给我们。”
   
  远安一见有门便道:“大人,最近洛阳城太平安稳,你也没啥大事儿,就帮帮我吧。你帮帮我,去宫里查查我爹与他娘的情况,他有没有可能是别人的儿子。真的查出来,我能把他赶出去,我,我,我一定对你感激不尽!要是查不出来,我也算对我母亲和弟弟有个交代。”
   
  赵澜之促狭地:“那你怎么感激我?”
   
  远安巴不得:“我……我新学了一招,我翻白眼给你看!老搞笑了。”
   
  赵澜之连忙摆手:“罢了罢了,我替你查去!……眼睛长得那么好看,别翻坏了。”
   
  远安领情,咯地一笑,
   
  捧起茶杯:“谢赵大人。我先干为敬!”
   
  赵澜之:“一杯绿茶干什么干?吃点心吧。”
   
  赵澜之夹了一块点心给远安,逗了几下,终于放进她嘴巴里。
   
  两人相视一笑,小小甜蜜地。
   
  阁楼外面,穆乐在喂马吃草,逗了几下,也放进马的嘴巴里。
   
  一人一马相视一笑,彼此可怜。
   
  远安托付办事,赵澜之不敢怠慢,当日与她别后便入了宫寻找线索。
   
  相熟的太监将赵澜之引进彩戏园子,正有工匠在制作人偶,也有戏子在操纵人偶唱戏彩排。
   
  太监道:“赵大人请进,这里就是皇宫的彩戏园子。六十名彩戏师都是制作操作人偶的绝顶高手,除了布艺玩偶的制作表演之外,她们还负责给年幼的皇子公主们制作玩具。”
   
  赵澜之拿起一个小玩偶看:“做工果然精妙。”
   
  太监道:“当然了,这是专门给天帝天后的掌上明珠太平公主做的玩偶呀。”
   
  两人说着离开了工作间,进了花园,两棵大桑树蓊蓊郁郁。
   
  赵澜之道:“这两棵桑树长得真好。彩戏园子还养蚕织布吗?”
   
  太监道:“十八年前是有的,怕外面进来的东西不够精细。自己的桑树,自己的蚕,自己纺丝织布。后来不做了。眼下的丝绸都是江南和蜀地进贡来的。院子里这剩下这两棵大桑树了。夏天长得好,我们乘凉吃些桑葚而已。”
   
  赵澜之纳罕:“什么原因不养蚕了?”
   
  太监躬身:“赵大
   
  人,我来彩戏园子里当差也没有几年,说句实话,从前的典故也不是十分清楚。”
   
  赵澜之拱手:“为难公公了。”
   
  “您客气。”
   
  两人说着又来到了存放卷宗的内室。
   
  太监一边翻阅档案,一边说话:“您刚才跟我说,要找到那位彩戏师傅名叫什么?”
   
  赵澜之道:“烦劳公公,我只知道那位师傅单名一个玉字。被唤做小玉。大约是十八九前在皇宫彩戏园子做工。”
   
  太监一边翻看卷宗一边说:“一般情况下,一个人进了宫就得老在宫里,死在宫里。太监,宫女,绣娘,彩戏师都是如此。也有例外的情况,除非天恩眷顾,给她自由。要不然就是犯了大错,掉了脑袋……赵大人啊,您看看,我翻了五年的卷宗了,并没有一个名字里带玉的师傅的记录呀……您,您不是弄错了吧?”
   
  赵澜之:“……奇怪了。”
   
  两人正说话,一宫女从外面进来,并不年轻了,但是仍见面目清秀,她问那太监:“公公,上次跟您说的,给我从外面带些熏香回来。不是忘记了吧?”
   
  太监道:“阿玲姐姐交代的事情,我怎么会忘了?赵大人,我请您带的东西就是给这位阿玲姐姐的。”
   
  赵澜之从怀中拿出熏香走向那名唤阿玲的宫女。
   
  她道:“谢谢大人了。”
   
  那阿玲伸手摸了摸赵澜之的手,拿走了熏香——她竟是个睁着眼睛的盲人!
   
  赵澜之惊讶。
   
  阿玲
   
  却笑了:“您轻轻地抽了一口气是吧?没错,瞎子的耳朵就是这么灵敏,可是请您千万不要小看我,再往前十来年,我有这世上最尖最明亮的眼睛,可是呀,我老在这里,瞎在这里,也快死在这里了。不像那个人,离开了这里,去过她自己的好日子去了。”
   
  赵澜之沉吟片刻:“……阿玲姐姐说的那个人,那个离开了的彩戏师傅。是不是,是不是叫做小玉?”
   
  阿玲吓了一跳:“怎么?你怎么会知道她?”
   
  赵澜之上前:“咱们借一步说话?”
   
  瞎了眼睛的阿玲对于小玉有着清晰的印象:“她这个人啊,比我早两年进了戏园子。她人长得很美很美,手艺又好,还会养蚕。她年纪轻轻,却是众多彩戏师之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师傅之间有分工,也会挑活计。却只有她是最出色的一个,她制作的玩偶,她演出来的戏,真是活灵活现啊!哦……她就是你说的那个小玉。
   
  赵澜之跟着阿玲的讲述仿佛回到十八年前的宫里:
   
  手指奇巧的小玉手执玩偶隔着薄薄的帐子表演,台子下面,皇帝娘娘们在观看,他们聚精会神,直到戏完了还意犹未尽。小玉总是被赐予最多的赏赐。
   
  闲来时,她也是一个贪玩的女孩,手里拿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牵线玩偶,摆弄着,舞动着,身边的伙伴们开玩笑,阿玲笑嘻嘻地说:“玩偶成双,你这是要送给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