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九 1 洛阳城张大户

九 1 洛阳城张大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远安跟武后磕头请求把赵澜之无罪释放,官复原职的时候,洛阳府的牢房里,一个老囚犯躺在地上呻吟着:“疼啊,渴啊,大人……给我一口水喝吧。”
   
  狱卒在外面没有好气:“死到临头了,还想喝水?哼,就这么等着死吧,老家伙我跟你说,你这样死了比砍头好,还能留个全尸!”
   
  狱卒扬长而去,赵澜之心中恻隐,上前扶起老囚犯,往他嘴里倒水。
   
  老囚犯睁开眼睛喘了口气:“谢,谢谢你呀……”
   
  赵澜之面无表情:“不到行刑那一刻,你就还不该死。”
   
  老囚犯气喘吁吁:“赵捕头,谁能想到有这么一天,你跟我能被关在这一个牢房里面呀。”
   
  这话不顺耳,赵澜之倒是没当回事儿,只道:“也是个缘分。”
   
  老囚犯道:“既然是缘分,既然蒙你给了我一口水喝,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说。”
   
  老囚犯干咳几声:“我本是霍都山的人,不受老大的待见干脆跑了出来。想弄些钱财杀了人,如今自己也快交代了。我告诉你,赵捕头,三日之后七月二十八,黄道吉日,我得到的消息,霍都山看中了洛阳城的张大户,如果您要是想逮住霍都山的人,不如就去张大户家里守着吧……”
   
  赵澜之惊讶:“你把话跟我说得再仔细一点!”
   
  老囚犯呵呵一笑,忽然剧烈咳嗽起来,片刻功夫,竟呛水死了。
   
  赵澜之连忙换来狱卒:“……来
   
  人啊……他死了……”
   
  他心里思忖:此人说的究竟几分真假?可惜如今我也身处大狱,即使知道霍都山的计划也无能为力!
   
  远安快马加鞭从郭将军府赶来,她在监牢门口停住,翻身下马,焦急地往里闯。
   
  有新来的狱卒不通世故,连她也敢拦住:“站住,什么人?今日不能探监!”
   
  远安不由分说,手执天后懿旨向前一松,狱卒恭敬退后。
   
  她快步穿过庭院延廊,直奔大牢深处寻找:“赵澜之?!赵澜之!”
   
  赵澜之抓住栏杆:“远安?!你怎么又来了?”
   
  远安吩咐狱卒:“给我把门打开,把赵捕头放出来!”
   
  赵澜之恼怒地:“我之前没跟你说明白吗?你怎么又来了?我跟你说过,不用你救我出去?!不用你!”
   
  “你看好了,这是天后的手令!不是我要救你出去!是天后!”
   
  赵澜之愣住了。
   
  狱卒开了牢门,远安一把抓住赵澜之:“愣着干什么?还不跟我走?!”
   
  进宫路上,远安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赵澜之说了一遍,自己如何遇险,玉婶怎么报复,还有郭将军一家的下场都是怎样,饶是赵澜之听了也不由心惊,更是为远安后怕。
   
  此事按下不表。
   
  话说远安赵澜之两人直入御书房,赵澜之给武后下跪:“罪臣赵澜之拜见天后!”
   
  武后把赵澜之扶起:“澜之你起身吧。事实证明,你被冤枉了。郭将军府的公案,已经真相
   
  大白。设计杀死郭将军儿子的,正是他的夫人。方法设计得十分巧妙,你被陷害,成了替罪羊……”
   
  “谢天后还澜之清白!”
   
  武后道:“不要谢我。要谢,就谢远安姑娘吧。没有她较真,就不会有还原真相。澜之,这一回,你可是真的欠了远安了!”
   
  赵澜之看远安,她浑身满脸都是伤,死死瞪着他,又咬牙,又嬉皮笑脸了。
   
  赵澜之作了个长揖:“远安,我,我谢谢你……”
   
  远安摇摇手:“……不用客气啦……”
   
  武后看着二人笑笑:“只可惜啊,此番之后,郭将军意外身亡。我又损失了一员良将!霍都山剿匪的事情,我派谁去呢?”
   
  赵澜之略略沉吟:“天后,澜之愿领命前往!”
   
  武后大喜:“好呀!好呀,澜之!你原本就是军中栋梁,这一个任务一方面解我用人之难,又可以借此机会在风波之后重树威名!澜之,差事好好办!成功了我有重赏!”
   
  “澜之谨记教诲!毕当竭尽全力,清剿霍都山山贼!请天后放心!”
   
  另一边国师大殿,天桥从圣坛上舀水,小童传给跪在下面的星慧,刚从郭将军府中抽身而退的星慧怔忡,慌张,浑身发抖。
   
  见她样子狼狈,天桥却并没有当回事儿:“这一次,见多识广的星慧郡主也吓坏了吧?来,喝些圣水,压压惊。”
   
  星慧惊魂未定,战战兢兢地接过来,一饮而尽。
   
  天桥走过来,安慰地拍了拍
   
  星慧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好好的喜事成了丧事,从小把你带大的姨娘就那么活活死在眼前,饶是谁,在心里面都是个坎儿。”
   
  星慧道:“天后及众人面前,姨娘宁可自杀都没有把我说出来。我,我为了自保,没敢上前。我,我对不起她……”
   
  天桥劝慰着:“跟你没有关系。我倒要说她是聪明人,她心里清楚得很,把你说出来,几乎就等于是说我,她要保护她的女儿,哪里轻重,她心里自然有计较。”
   
  星慧控制不住,浑身发抖,满脸是泪:“……国师所言极是……”
   
  言毕她低下头去,紧咬着嘴巴,心想自己若不是替你天桥国师办差,又怎会害死我那苦命的婶婶?!
   
  天桥国师仍是高高在上的:“哎……看来你还是年轻。这一次佛珠轻易倒手,又制住了对手,瞬间轻敌了。结果在最后一刻被叶远安翻盘。星慧呀星慧,以后你要接受教训,千万不能轻敌。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才是最聪明的人,那个叶远安,我看她心机手段恐怕还都在你之上!”
   
  星慧扭过头去,冷哼一声:“……佛珠我为您顺利找回,国师又何必涨他人志气灭我威风?更何况,更何况那个叶远安,除了身边有个勇猛得力的小奴,我怀疑她还有高人相助!”
   
  天桥眉头一动:“哦?……说来听听……”
   
  星慧便将自己在郭将军府中见一老头儿对穆乐面授机宜
   
  一事说与天桥。
   
  天桥转过身去:“竟有这种事情……那老头儿长得什么样子?”
   
  “离得远看不太清,又不见正面。只感觉此人身材瘦长,须发全白。”
   
  天桥轻轻笑笑:“一百个老头子里面恐怕四十五个都是如此。”
   
  星慧道:“可不会有四十五个都能那样临危不惧。想出招数教他们制服并杀死郭将军化成的巨大飞蛾!”
   
  天桥略略沉吟:“……星慧,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听我说,叶远安与赵澜之你仍然要小心提防,他们背后是否真的有高人相助,你更要谨慎留意。不过最重要的仍是找回三藏佛珠。来,看一看下面这枚藏在哪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