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九 5 惹事

九 5 惹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说远安拿了嬷嬷给穆乐准备的衣物就直奔霍都山剿匪预备大营,下马进了统军大帐,赵澜之正在看地形图,抬头一见是她:“远安?”
   
  远安点点头,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忙着呢?”
   
  赵澜之道:“研究霍都山的地形。”
   
  远安凑上来看看:“可有什么心得?”
   
  赵澜之说了三句废话:“山势险要,地形复杂,易守难攻。”
   
  远安反正也是没往心里去:“何时发兵?
   
  带我一同去吧!”
   
  赵澜之听了这话皮笑肉不笑:“你是为了这个来的?”
   
  远安道:“不是,我来看看穆乐。”
   
  “……前几天刚送他来,眼下又来看望了?”
   
  远安双手一摊,堂堂正正地:“可不是我,是家里嬷嬷给他准备了衣物。我不来,得罪人啊。
   
  我说,他在新兵营表现怎样?
   
  没挨欺负吧?”
   
  她问起这个来,赵澜之倒是一窒,没回答。
   
  孝虎正好从外面进来:“远安姑娘……大人,那穆乐又惹事儿了!”
   
  营地校场,远安与赵澜之等人匆匆赶到,见穆乐双手被缚,身边一众士兵围着,鼻青脸肿,骂骂咧咧,几个人一起动手正把绳子的另一端往马腿上拴。
   
  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要用马拖他?
   
  远安霎时只觉得气血上涌,自己都不知道气红了眼:“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找死呀?!”
   
  赵澜之也是大骇:“住手!这是干什么?!”
   
  李龙道:“大人!这小子偷人银两,人赃俱
   
  获,他还矢口否认。
   
  凶狠野蛮,打伤了好几个兄弟!”
   
  赵澜之扫了一眼,那几个伤势不轻,李龙倒不虚言。
   
  穆乐脸上齐整,原本被人绑了也没当回事儿,可是一见远安,又羞又囧,低下头去。
   
  远安走近穆乐,低声问:“他们说你偷人银两……此事当真?”
   
  穆乐心里有委屈,见了她却仍然嘴硬:“……不,不,不关你事……”
   
  远安暗中恼怒穆乐,回头又看看众人,咬牙切齿地:“偷人银两?
   
  人赃俱获?
   
  钱呢?让我看看!”
   
  李豹拿了银两给远安看:“那,这就是从他行李里面搜查出来的,二十两银子,恰好就是老张丢失的数目。
   
  偷到手还没来得及花出去就被逮住了!”
   
  远安扫了一眼银两,朗声道:“哼,有人丢了二十两,从穆乐那里恰恰找到二十两,那这就证明是他偷的了?这叫什么道理?
   
  我要是说我丢了个大拇指头,恰恰跟你长得那个一样,你是不是还得把大拇指头剁下来还给我呀?”
   
  李豹撇着嘴:“你这丫头是谁呀?用得着你替他说话?”
   
  他上来就要推开远安,被赵澜之一把掀开,滚在地上。
   
  当着他的面还敢动远安,赵澜之沉着脸低喝:“说话就说话,动手干嘛?”
   
  李龙见情势不好,在赵澜之耳旁低语:“大人,搜查的时候我跟孝虎大人也在场,众人都坦然让搜查,唯独穆乐不肯就范,说他偷窃,实在是因为却是可疑
   
  !”
   
  远安冷冷一笑:“你们问我是谁?我是他主子!
   
  这银两是我放在他包袱里面的,是他原本就带来的东西。”
   
  李豹从地上爬起来:“原来如此,你既是他主子,护着自己奴才怎么说都行了。”
   
  远安瞪着眼睛:“我与你不一样,我不信口雌黄。
   
  这银两是我给他的,自然是有记号的。
   
  不信我证明给你们看!
   
  赵大人,麻烦你让人给我弄盆清水,里面放些面碱。”
   
  赵澜之心下纳罕,这远安又是什么点子?他回头示意,孝虎依言照办,不一时拿了碱水上来。
   
  远安撸开袖子,将银两一个个地扔进碱水里。
   
  众人凑过来看,半天没有变化。
   
  李豹嘿嘿一笑:“看什么呀,有什么可看的,少在这里糊弄人!”
   
  李龙道:“大小姐,你在等什么?
   
  等着银子在碱水里面化掉,销毁赃款证据?”
   
  众士兵笑,起哄。
   
  远安双手一摆:“等等……”
   
  远安端着水盆在阳光下曝晒,不一会儿水温升高,水里冒泡,竟变成了蓝色。
   
  众人都惊讶了。
   
  远安把水盆放下,一根指头指着:“哼,我在这些银两上早就抹了骆驼草的油,碰到碱水,遇热就会变蓝。
   
  哎我说你们还要什么证据呀?!”
   
  穆乐和赵澜之惊讶。
   
  众人均哑口无言。
   
  远安看看众人,一脸奸笑,心里得意洋洋:……谁让这个小子人缘好,家里人都惦记着他!
   
  原是那一日还在府里,夏叔得了消息急匆匆地来找
   
  远安:“小主子要把穆乐送军营里面效力?”
   
  远安满不在乎:“对。”
   
  “哎呀,那怎么行,那是吃苦的地方啊。”
   
  远安道:“府里太舒服了,他活该出去吃苦!
   
  不然都忘了自己姓什么。”
   
  夏叔长吁短叹:“哎……哎……”
   
  可把远安给弄不耐烦了:“夏叔你又不是他爹何苦这么惦记他,更何况好男儿志在四方,他年纪轻轻总不能在这儿闷着呀。”
   
  夏叔道:“小主子说的有理。
   
  可是这孩子憨厚耿直,没长多余的心眼,您这么把他送出去,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远安道:“……我有些安排,给他带些银两傍身。
   
  无论走到哪里,有钱总不至于混得太惨。”
   
  夏叔是个事儿脑袋:“带了多少?”
   
  远安道:“二十两,不少了吧?”
   
  “您不怕兵头儿抢他的钱,然后倒打一耙说是他偷的?”
   
  远安被提醒了:“……是呀,夏叔你提醒的对,我得防着点……”
   
  远安就此想了骆驼草的主意,居然真就排上了用场,可把眼前这帮老兵痞子给制得够呛,远安拍拍手上的水,阴阴笑着,得意洋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