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九 7 投名状?

九 7 投名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却说赵澜之回了营帐,撩开帘子,看见一人被缚,他便笑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霍都山的贼人贺准,他被星慧郡主干扰,两次而捉拿不得的人。
   
  贺准恨得咬牙切齿,旁边老翁跪在地上。
   
  赵澜之从外面进来,孝虎等人迎上前去:“大人,逮到了霍都山的人。”
   
  贺准发狠叫骂旁边那老翁:“好老儿,你竟敢陷害我,给我送官!亏你还是我姨娘的汉子,我还叫你一声姨夫!”
   
  老翁道:“你早年就离开家去霍都山落草为寇,我不把你送官,我自己就命难保了!”
   
  赵澜之看看贺准,皮笑肉不笑:“想跑?全城的人都知道我们在搜捕霍都山的贼寇,你还想跑到哪里去?”
   
  贺准哈哈大笑,毫无惧色:“当山贼无非如此,自由的时候无比快活,被逮着了也没啥意外。废话少说,杀了我吧。”
   
  话音没落,赵澜之抄起鞭子狠狠抽在贺准头上。
   
  贺准恨得鼓劲儿挣扎,睚眦尽裂。
   
  赵澜之沉声道:“杀了你太便宜。你功夫不错,在霍都山不是大王,也该是个头领。带我们找条好路进山吧,我也许赏你个全尸!”
   
  “放屁!杀了你爷爷吧!脑袋掉了无非碗大个疤!我才不会带你进山!”
   
  赵澜之冷冷一笑:“不着急。我给你点时间考虑。把他带下去,严加看守!”
   
  四下上来,把贺准带走。
   
  孝虎等人走到跟前,赵澜之展开地图:“霍都山山势险要,易
   
  守难攻。
   
  眼下找到了带路的,我们明日就开拔讨伐!”
   
  “遵命!”
   
  讨伐霍都山的大军即日出征,远安从府里赶来,送赵澜之上马:“一路小心。”
   
  大军开拔,远安在山崖上遥遥相望。
   
  穆乐在众人之再也没回头。
   
  他没再看她一眼。
   
  大军行进两日,终于挺进霍都山隘口。
   
  两侧峭壁,一条羊肠小道,忽然一队人马挡在前面。
   
  为首的一人豹头环眼手持双锤,另一人赤面黑须手持蛇头铲杖,正是霍都山的二三当家,飞鹰,地龙。
   
  那飞鹰向前一指:“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为何来叨扰我霍都山?!”
   
  赵澜之人在阵前:“山贼!
   
  我乃大唐官军,奉皇命讨伐尔等逆贼!劝你速速投降,免得一死!”
   
  飞鹰与地龙相视,忽然大笑:“我也劝你速速投降,我不给你分尸!
   
  兄弟们,给我上!”
   
  两军交战,当仁不让,霎时杀作一团。
   
  飞鹰与地龙两人确是十分骁勇。
   
  手持双锤的飞鹰手段残忍,杀死了不少官军士兵,自己心里还得意,忽然一矫健少年从兵众之中横身而出,正是穆乐,与飞鹰对抗,非常灵活。
   
  飞鹰诧异,心里面竟有几分赞赏:“呀!这个小兵竟有几分身手!”
   
  他兄弟地龙在一旁见到他分心,喝到:“莫要耽搁,还不快撤!”
   
  飞鹰好胜还想再战,对穆乐不舍,却被地龙拉走,两人带着众兵卒卖了破绽逃走。
   
  孝虎等人带兵就要追上前去。
   
  官
   
  兵经过狭窄隘口,不料想山贼们早有埋伏,山上草丛树木间忽然放出冷箭,滚下石头。
   
  官兵们一时损伤者众。
   
  赵澜之冷静观察,然后对手下耳语。
   
  不多时,押着犯人的囚车被带了出来,里面正是贺准。
   
  囚车突入隘口。
   
  山崖上埋伏着的飞鹰与地龙远远看见。
   
  飞鹰一指前面:“快看,那是老大呀!老大不是下山玩玩去的吗?怎么这么倒霉又被官军给逮着了?”
   
  地龙痛心挥手:“十有八九又是败在女人身上了!全都给我停!停!莫要伤了老大!”
   
  飞箭滚石全都停下。
   
  赵澜之正中下怀,冷冷一笑:“行了,把他带回来吧。鸣金收兵!告诉将士们延水扎营,就地休息!”
   
  入夜,关押贺准的营帐内。
   
  赵澜之从外面进来,看见地上的饭食,犯人贺准竟一口没动。
   
  赵澜之道:“人是铁饭是钢,这一路我们行军,想必你身上也很劳累。怎么不吃东西?”
   
  贺准道:“我呀,就想这么死了好!用不着你来赏我全尸了!”
   
  赵澜之哈哈一笑:“你可不能死,我还要靠你帮我拿下霍都山呢!”
   
  贺准瞪着双牛眼:“指着我带你上山?别做梦了!”
   
  赵澜之道:“你不带我上山没有关系,我围了下山之路。困上些时日,你的兄弟们怕是也要顶不住了。更何况你在我手上,由不得他们不来搭救。我早已布好陷阱,就在这儿守株待兔,以逸待劳。一点一点地将
   
  他们消灭!你说行吗?山大王?!”
   
  贺准听他这般称呼,转转眼睛又笑:“我……我才不是什么山大王!大人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你也太瞧得起我了!”
   
  赵澜之道:“哼,别客气了,今日隘口处,飞箭滚石阵好不厉害。你一入阵,全都停了,他们不敢射箭不敢推石头。你若真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卒,谁还在乎你的死活!就在这里好吃好喝吧,我都伺候着!”
   
  赵澜之说罢扬长而去,临走时嘱咐护卫:“给我严加看守!”
   
  一人帐外观看,暗中计划着自己的阴谋。
   
  正是李龙。
   
  他转身回了自己的营帐。
   
  弟弟李豹得信赶来,李龙道:“这霍都山向来易守难攻,朝廷几次发兵都无功而返。即使郭将军在时,都不曾斩草除根。想不到赵澜之竟颇有章法。他真要是将霍都山拿下,回朝请功,那他的位置不是更稳?我想要加官进爵,不就更难?!”
   
  李豹上前一步:“大哥,你说怎么办?”
   
  李龙道:“你不是总想除掉那个穆乐吗?眼下就是一个一箭双雕的好机会。咱们呀,这么这么办……”
   
  士兵营房里,穆乐卸下外甲,一人上来看他:“我明明看见你被砍了一刀,竟然没有被伤着?”
   
  穆乐不以为然:“你看错了。”
   
  那个还想要刨根问底:“可你外甲和衣服都破了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