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十 4 中毒

十 4 中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大小姐病了,事情紧急,太医拎着箱子匆匆进门。
   
  叶大人迎出来,两人边走边说。
   
  “给叶大人见礼,大小姐她是哪里不舒服啊?”
   
  叶大人焦虑万分:“原本好好地,不知怎么眼睛就看不清了”
   
  远安房间里,太医号脉,后又把三根手指放在远安面前:“几?”
   
  远安的头转向另一侧:“四。”
   
  太医手里拿了一个苹果:“这是几?”
   
  远安笑笑:“断掌。”
   
  太医倒是没有太担心:“从脉象上来看,大小姐没有什么病象,也没什么大碍。可能是最近有些操劳过度,神经过于紧张,影响了眼力。我给她开些醒脑明目的药,不消几日,也就好了。”
   
  太医提笔开方子。
   
  叶大人惴惴不安。
   
  穆乐担忧地,直在旁边搓手。
   
  太医一边写一边说:“哦对了,还需要多吃些猪肝鱼肉,对她也好。”
   
  远安从椅子上站起,走向远宁:“谢谢太医,我送您出去。”
   
  远宁道:“姐姐,我是远宁!”
   
  远安转头,向着柱子:“是呀,远宁,姐姐看见你了”
   
  众人摇头。
   
  叶家吃饭,叶大人把鱼眼睛夹给远安:“远安啊,这个鱼眼睛爹爹夹给你,希望你的眼睛早些好起来。”
   
  远安对眼:“谢谢爹爹。”
   
  拿起碗来吃,嬷嬷在一旁帮她对正了嘴巴。
   
  远安嚼了两口道:“厨子是怎么了?今天做菜忘记加盐了吗?怎么我吃每道菜都好像嚼蜡呀?嬷嬷,给我拿些盐巴和辣椒来。
   
  ”
   
  嬷嬷依言照做。
   
  远安使劲在碗里放盐和辣椒。
   
  家里人惊讶地看着她。
   
  远安一边道:“没味儿!没味儿啊!怎么回事儿?”
   
  叶大人连忙道:“远宁,去尝尝你姐姐碗里的菜,是不是真的没味儿啊。”
   
  远宁用筷子夹了一点,迟疑地放在嘴里,瞬间捏着喉咙大叫,张牙舞爪抓狂:“咸死了!辣死了!啊!快给我拿水灭火!”
   
  叶大人慌神了,自己尝了一口,抹了一把鼻涕眼泪,焦急地:“这是怎么回事儿?远安怎么眼睛没好,嘴巴也不好用了?”
   
  天没黑的光景,太医又被请来了,在远安伸出来的舌头上扎针灸,捻动,调节,又拔了出来各种食品放在远安嘴里。
   
  远安一一尝过一再摇头:“萝卜。全是一点味道都没有的大萝卜。”
   
  太医道:“看来大小姐确实对普通的味道缺乏了灵敏感知的能力。我得用极端的味道来刺激她的口舌,希望能够帮她恢复!”
   
  叶家众人煞是往后一退:只见那太医脱了外衣开始发功——!
   
  “冰火两重天!”太医用大漏斗往远安嘴里倒冰块,又倒进热茶!“哇哈哈哈哈。”
   
  远安憋得手脚乱动。
   
  “四川辣椒!”太医在远安的嘴里堵满了辣椒,远安要吐,太医用一块煎饼地将她嘴巴堵上,远安从耳朵里面冒火。
   
  “湖南臭豆腐!”太医把煎好的臭豆腐推进远安嘴里,远宁在一旁一下子吐了。
   
  “山西老醋!”太医往
   
  远安嘴里灌醋,从鼻孔里面排出来。
   
  “湖北黄连!”
   
  “塞北湖盐!”
   
  太医飞身而起,在远安嘴里洒了大把盐粒,双手击在远安头上——远安全部吞了下去……
   
  一直赤膊,干完了好重力气活儿的太医披上衣服,用毛巾上上下下地擦汗。
   
  一边与叶大人等人说话:“大人啊,这回差不多了。这些极端的味道刺激之后,大小姐的味觉怕是比从前更要灵敏呢!大人你就放心吧!”
   
  叶大人扶着远安:“远安啊,你觉得怎么样?”
   
  被折腾地满头乱发,狼狈不堪的远安呆了半天:“!@##¥%……&&”
   
  叶大人傻了:“这是,这是怎么了?”
   
  远安继续大舌头说话,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还流出了口水。
   
  一直在旁边伺候的穆乐早就受不了了,此时恶向胆边生,一把抓住太医:“你刚说什么?你不是说她要好了吗?被你好一顿折腾啊!刚才还就是吃不出味道,这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
   
  叶大人骤然起身,咬牙切齿,纵容穆乐:“穆乐呀,你千万不要无礼!可别打死这个庸医!听懂我说的没有?可千万别把他给打死了!”
   
  穆乐闻言把太医踹在脚下,拳打脚踢。
   
  太医拎着药箱,抱头鼠窜。
   
  太医捂着头出来,刚从郁王府回来的赵澜之正在叶府门前下马,上前把摔倒的太医扶起来:“刘太医,这是怎么了?”
   
  太医被穆乐揍得鼻青脸肿:“啊?是
   
  赵大人?哎呀,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叶家大小姐得了怪病,刚开始是眼睛不好用了,现在舌头也动不了了。我费尽心力地给她治,没治好,如今他家的小童追着我打呢!”
   
  穆乐正从里面出来:“好庸医,别跑!”
   
  赵澜之将他拳头拉住:“远安怎么了?带我去看她!”
   
  穆乐恨恨然瞪了赵澜之一眼,转身进了大门,赵澜之跟在后面。
   
  赵澜之进了屋子,看见远安坐在床上,两眼无神,耷拉着舌头。
   
  赵澜之立时大骇,上前抓住远安:“远安?远安你这是怎么了?”
   
  远安侧耳听听,仍是口齿混沌:“赵。澜。之……”
   
  赵澜之着急:“是我是我远安你这是怎么了?”
   
  远安大哭:“我,我也不知道啊!”
   
  此时远安因为看不见,脸已经转向穆乐一边了,赵澜之把她的脸转过来,面对自己:“毫无征兆?突然发病?”
   
  远安点头。
   
  “啊!你是吃了什么?喝了什么?身体不服?或者,或者干脆就是有人下毒?!”
   
  远安忽然愣住了,半晌,再说话却如同哑巴:“阿巴阿巴。”
   
  赵澜之:“拿纸笔来!”
   
  仆人把纸笔拿上来,视力不好的远安离得很近,废了半天劲写出来重叠的两个字。
   
  赵澜之辨认良久,惊讶地:“星慧你你见过星慧了?”
   
  远安点头。
   
  赵澜之:“你你跟她做什么了?”
   
  远安又是废了半天的劲,在纸上写出两个字。
   
  赵澜之:“比武。”
   
  旁边仆人互相看看:赵大人真是厉害呀,小主子明白的时候写的字我们都认不出来,眼下她写成这样,赵大人居然还都看出来了……
   
  远安点头,忽然手中的笔掉了,两只手不停地颤抖起来。
   
  赵澜之起身,沉吟,想起刚刚在郁王府中,看见星慧她手上流血还有那阴阴的诅咒。
   
  远安想要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赵澜之回头:“远安你不用说了,我去星慧郡主!”
   
  赵澜之转身就走,穆乐看着远安的样子,心疼极了,咬牙发狠:“谁害了你,我,我就要她偿命。”
   
  穆乐转身跟了出去。
   
  郁王府的夜,星慧在自己的房间里,包扎过的手指拨过琴弦,回忆起来少年时发生的一桩事情……
   
  阴暗的地牢里,两个女人被装在大瓮之中,若干皇室的小女孩们在外面看见,都吓坏了。
   
  星慧道:“那,那两个女人是谁呀?她们,她们怎么会被装在坛子里?”
   
  年长的一个说:“你不知道?那是王皇后与萧淑妃啊。”
   
  星慧惊讶。
   
  另一个说道:“她们被皇后娘娘削去了手足,放在酒瓮里。”
   
  “为什么?”
   
  “因为她们就不该与皇后娘娘争夺皇上!”
   
  星慧思考片刻,又回过头去看那残忍的场面:贪婪而软弱的女人就应该是这样的下场……
   
  少女的年月过得快,在天桥老妖精的密室里,长大一些的星慧在一架子的瓶瓶罐罐之间流连,天桥忽然闪现在她后面。
   
  星慧
   
  赶紧下跪:“参见国师!”
   
  天桥垂着眼睛,懒洋洋:“起身吧,星慧郡主。”
   
  “谢国师愿收星慧为徒。这是徒儿送给国师的礼物。”星慧呈上珍宝。
   
  天桥冷冷笑笑:“我主意没定,没有保证一定会收你为徒。不过你是小孩子,既然来了我这里,我总得送你个什么东西当做见面礼。说说吧,你想要什么?真金白银,珠宝书画,我这儿都有。”
   
  星慧思考片刻:“星慧想跟国师讨要一种,一种毒药。”
   
  天桥闻言正中下怀,略有喜色:“为什么?”
   
  星慧道:“没有什么东西比人的性命更宝贵,也不会有什么本事比要人性命更厉害。我就想跟国师您要个最最厉害的毒药,只要我想,敌人瞬间就得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