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十 5 成亲

十 5 成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宫之中,赵澜之跪地请旨。
   
  武后沉吟:“你想好了?你要我将星慧郡主指婚于你,不是远安。”
   
  赵澜之抬头,战抖地:“……天后,臣想好了。请天后做主,将星慧郡主许配与我!”
   
  武后点头:“这个星慧总是有办法。无论如何,我已经答应了她。好,澜之,既然你要求,那我这就降旨!”
   
  未几,郁王府内,众人下跪,太监宣旨,天后赐婚。
   
  星慧微笑:“臣谢主隆恩!”
   
  太监也是喜滋滋:“恭喜星慧郡主!”
   
  郁王夫妇互相看看,颇为惊讶。
   
  王妃道:“原来妹妹的心上人就是那赵澜之赵大人。”
   
  星慧道:“王兄,嫂嫂,后天就是大吉的日子。请你们为我尽快操办吧。”
   
  郁王一愣:“后天?!”
   
  星慧是坚决的:“对。尽快。”
   
  星慧说到做到,即刻将解药给了赵澜之。
   
  赵澜之接过来,转身要走。
   
  星慧在后面冷冷一笑:“你不会把药拿走就再也不回来的,是不是?”
   
  赵澜之没回答,飞速离开。
   
  叶府内,远安房中,赵澜之扶起远安,给她喂下解药。
   
  众人观察半晌,远安竟果然渐渐苏醒。
   
  赵澜之轻声唤她:“远安……远安?你看得见我吗?听得到我说话吗?”
   
  远安点点头,慢慢起身坐起来,长长地打呵欠:“好像,好像做了一场大梦呀!”她立即要起身,忽然又跌回床上,“哎呀,头好晕。”
   
  赵澜之安抚道:“刚刚好了些,这么
   
  着急忙慌,要去哪里?”
   
  远安从来人输嘴不输:“我要去找星慧郡主算账!她,她竟敢下毒害我!我要跟她好好论论。用剑!”
   
  赵澜之道:“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瞧,我去要了解药,她给了,你这不就好了吗?女孩子,打打杀杀地成何体统?”
   
  远安一听他这么说,更是没有好气:“我好了,就算她没害过我了?她什么时候跟我开过玩笑?哎赵澜之你怎么替她说话呀?我打打杀杀,不成体统,是一日一时的事情了吗?”
   
  赵澜之呛声道:“我替她说话哪里不对?事情原本如此,你何必小题大做?你还要找星慧干什么?你打也打不过她,人也没有她机灵,远安,你怎么总是跟比你强的人较劲啊?”
   
  远安一口气坐起来,气得浑身发抖:“你……赵澜之,你在说些什么?是我跟她较劲?是她想害我呀!她在天后面前讨要你,转个头就来害我了!这事情你早知道的,怎么现在你竟然来数落我了?!你,你是吃错了东西,还是脑袋被门给夹了?”
   
  赵澜之毫不相让:“你不说我倒忘了。她跟天后讨要我,你跟天后要了什么?”
   
  一句话把远安远安憋住了:“我……”
   
  赵澜之道:“我知道你要了什么,你为这个……”
   
  赵澜之回头指着穆乐,脑袋里找远安最不愿意听的来话,“这个,这个奴才说话。你替他讨自由身,你请求天后取消他的
   
  贱籍。如果你想到我,想到我们两个的事情,你会跟天后说这个吗?”
   
  远安一时气短:“那是因为我们两个……不用说。”
   
  赵澜之呛声:“那是因为你心里面没有我!你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你……”
   
  赵澜之好像冷静了些,沉下声音:“算了远安,你好好休息吧,衙门里还有事情,我要走了。改天……改天再来看你!”
   
  赵澜之转身就走。
   
  远安着急:“赵澜之!我话没讲完你不许走!赵澜之!赵澜之!我说话你听见没有?你不许走!”
   
  赵澜之背朝着远安,心里剧痛,却明白长痛不如短痛,今时今日一定要跟远安了断,他转过身:“远安,你在命令谁?你跟谁说话这么大声?!你怎么不能像别的女孩一样柔声软语?
   
  我,我烦死你了!”
   
  远安气得从床上跌下来。
   
  赵澜之狠心离开。
   
  全家人全蒙了:赵大人是得了神经病了吧?办了好事儿,救了远安,怎么还骂她?还把她气成这样?远安半天没起来,穆乐上前,温柔地把她抱起来,放到榻子上。
   
  远安抹了一把眼泪还再嘴硬:“我,我没哭哈,我这是气的……”
   
  穆乐是冷静的,有数的:“你等等!你等着我去找他回来!我一定把他给你找回来!”
   
  赵澜之还没出叶府,快步在前,穆乐紧紧追赶,心里着急,喝道:“哎!”
   
  赵澜之不应。
   
  “哎!我在跟你说话!”
   
  赵澜之仍是不应。
   
  穆乐
   
  飞身而上,挡在赵澜之面前:“你给我站住!”
   
  赵澜之厉声道:“干什么?!”
   
  穆乐对赵澜之怒目而视,半天忽然软化了:“赵大人……你别走,你回去,把话跟远安说清楚。别,别让她哭。”
   
  赵澜之面无表情:“我回去,跟她说什么?”
   
  穆乐诚恳的:“说实话呀。说你被那个恶毒的郡主胁迫。说你要是不照着她说的去做,就拿不到解药,远安就得死了。还有你刚才说的都不是真心话。你是向着她的。”
   
  赵澜之皮笑肉不笑:“然后呢?”
   
  穆乐坚决地:“然后就交给我吧。我去把那个坑害远安的郡主宰了!让她再也不能找你们的麻烦!你跟远安走!走得远远的!”
   
  赵澜之低头略略沉吟,抬头道:“……穆乐,无论远安有没有跟天后讨要你的自由之身,你这颗心永远都是自由的,你什么都不在乎。这样很好。可是我不一样,星慧郡主每一步都算得那么明白,她抓住了我的软肋!天后降旨,我怎能违抗?”
   
  穆乐着急:“怎么不能?!天后也是人,她的旨意也无非就是一句话!这比,比你跟远安在一起更重要吗?”
   
  赵澜之:“我一直为朝廷执法,决不可违抗王法!我更不能带着远安,让她跟我当一对儿通缉犯!我不是你!让开!”
   
  穆乐不肯。
   
  赵澜之绕过他。
   
  两人几番推挡不过,终于交手,数个回合竟不分胜负。
   
  赵澜之心虚烦乱
   
  ,吃了穆乐一掌,后退几步,惊讶道:“好呀,穆乐,竟然又有进境了。可你杀了我,我也是一样的说法!”
   
  赵澜之又走,穆乐没再阻挡。
   
  两人背对背,赵澜之停住了,低声道:“……说起来,远安跟天后跟前替你争功,我刚刚拿那件事情当做借口向远安发难是有些矫情,不过其实我心里真真也是介意的,自你们认识,远安待你,很好,很好,好得她连自己都不知道,她没把你当奴才。请你替我好好地照顾她吧!就当,就当是,我请你,求你……”
   
  赵澜之说完就走了。
   
  穆乐无比震动:“赵大人!”
   
  良久良久,穆乐回了房间,榻子上的远安等着眼睛,圆着嘴巴,带着点期待看着他。
   
  穆乐摇摇头。
   
  远安冷笑:“切,我才不在乎呢!我告诉你,两天之内,赵澜之一定回来求我原谅!手里还带着礼物!”
   
  远安转身窝在床角里面,皱着眉头撅着嘴,伤心了,不让别人看见。
   
  穆乐转身离开。
   
  第二天像是个风平浪静的日子,嬷嬷在给远安梳头。
   
  远安回忆昨晚上赵澜之说的话,他说远安,你在命令谁?……
   
  远安抬头道:“嬷嬷,我问你点事情。”
   
  嬷嬷道:“小主子您说。”
   
  远安道:“男的……是不是大部分都有疯病?不时就发作的那一种?”
   
  嬷嬷笑:“这样说也有些道理,不过小主子你何出此言?”
   
  远安道:“赵澜之原本跟我好好的,
   
  怎么转个头去星慧郡主那里拿了解药,回来就对我没有好气了?数落我的毛病,还替那星慧郡主说话。简直像犯了疯病。”
   
  嬷嬷道:“小主子担心个什么劲儿,那赵大人对你是一心一意的。肯定当时衙门事多,心里烦乱,赶上了。或者,你就当他是疯病,疯一会儿,也就好了!”
   
  远安猛地转过来:“你说,他不会是看到我中毒之后的鬼怪样子,嫌我丑,变心了吧?”
   
  嬷嬷简直不能接受:“小主子你中了毒都比别人画上胭脂好看!”
   
  远安笑嘻嘻放了心:“那倒是……他今天一定会来看我。”
   
  “准没错!”
   
  仆人们端着茶点路过门口。
   
  远安腾地跳起来:“来客人了?谁呀?”
   
  “回小主子,是老爷衙门里的孙大人和几位同僚来拜访了。”
   
  “去吧去吧……”
   
  叶府会客的厅堂里,叶大人正与几位同僚说话。
   
  那孙大人也在户部任职,问候道:“大小姐身上好些了?”
   
  叶大人道:“好多了。我这几日在家里照看小女,麻烦几位把公事带到府里来商议了。”
   
  几位道:“尚书大人何必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叶大人道:“这两天朝中别处可有什么新消息?”
   
  “一切井井有条,按部就班,并没什么大事儿。”
   
  孙大人道:“哎,有件喜事儿。郁王府的喜帖送到您这里来了吧?”
   
  叶大人纳罕:“郁王府……?郁王府要与谁人结亲啊?”
   
  孙大人道
   
  :“大人竟然不知?是星慧郡主要嫁与那大理寺少卿赵澜之了!”
   
  叶大人一听大怒,拍案而起,茶杯都碎了:“太不像话了!那赵澜之竟然,竟然……”
   
  孙大人道:“是天后下旨赐两人联姻的。”
   
  叶大人临时改口:“交情这么好,那赵澜之竟然不亲自过来给我送帖子!”
   
  几个人议论纷纷:“……虽是皇亲国戚,应该复杂庄重,但是据说明日就是最好的黄道吉日,婚礼明日就操办了……是呀是呀……这不是太仓促了……据说,是郁王府那边的意思。”
   
  叶大人着急送客:“几位先请回吧,我有些不舒服。公事咱们稍后再谈。”
   
  “大人注意休息。下官告退。下官告退……”
   
  几个客人凳子没做热乎就走了,叶大人无比苦恼:“哎!我原本以为那赵澜之与远安已是水到渠成。谁知道竟有了这种变化?!这事情可千万不能让远安知道呀!打击太大了!她可别又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