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幻夜 > 十 6 又成亲?

十 6 又成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说远安离开赵澜之与星慧的婚礼,策马在旷野中奔驰,发了疯一样,穆乐怕她出事,不敢怠慢,快马加鞭紧随其后。
   
  两人一直到了旷野,山崖边,远安仍不松劲儿,直挺挺就要一人一骑跳崖的气势,穆乐大骇,飞身而上,一把把她给拽了下来,两匹马在悬崖旁边急急刹住,仰天长嘶,踩起飞灰,穆乐长臂一舒把远安抛在了地上。
   
  远安片刻都没耽误,一咕噜起身还要往山崖下面跳,穆乐蹦起来拦在前面往回推她。
   
  远安红了眼睛,不说话执拗地仍往山崖下奔,穆乐忍无可忍,手扬起来就要打远安的耳光。
   
  远安忽然停住,立着眼睛冷冷看着穆乐,他的手。
   
  穆乐的手悬在半空发抖,半天,还是放下来。
   
  远安咬牙切齿:“啊看来你还没疯。你还不敢打我。”
   
  穆乐也是一般凶狠:“你再往前跑,我就打你了。”
   
  远安岂是他能吓得住的,这话等于没说,他话音未落,远安又要跳崖。
   
  穆乐扑上去,二人毫无章法,滚作一团。
   
  远安打不过穆乐,被他压住,不能动弹,终于大哭起来,无比痛苦:“你给我起来!你给我让开!我喘不上来气,要憋死了!”
   
  穆乐让开,远安仍在大哭。
   
  穆乐麻了爪:“这不是我惹的!我可没让你哭!”
   
  远安呲牙咧嘴:“我好恨啊!我恨死了!我怎么跑出来了?我刚才就应该杀了他们两个!我该血洗他们的婚礼!
   
  一了百了!”
   
  “晚了。都晚了。他们两人拜了堂,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那你还阻止我去死!”她说完跳起来又要往悬崖下面奔,被穆乐一把抓住腿,一下子撂倒,扣在地上。
   
  穆乐人了死理:“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远安流了鼻血,趴在地上捶地大哭。
   
  忽然一人大笑,两人抬头一看,树梢上坐在天枢。
   
  穆乐纳罕:“老先生?”
   
  远安抹了一把鼻子:“老家伙?你怎么在这儿?”
   
  天枢特别不爱听:“说谁老呢?好久不见了,汝等二人还是这样没有礼貌。你们不知道我是国师吗?我为天后破译三藏佛珠上的秘密,地位无比尊贵。你们对我得恭敬点!”
   
  远安与穆乐看了看他,复又低下头去,远安继续哭,穆乐继续不知道怎么办。
   
  天枢纵身一跃,脸朝下摔在地上,起身拍拍袖子:“好久不练了,有些生疏了……”
   
  穆乐甚是不解:“国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枢道:“我原本在赵澜之的酒席上吃酒,跟着你们两个跑出来的呀。”他说着拍拍远安的肩膀,“哎……真是难为你了,远安,你对赵澜之一往情深,处处替他着想,为了救他,几次都不惜拼上自己的性命,谁知道他竟为了那星慧郡主把你给甩了!实不相瞒,你还是个实惠的孩子,他们两人,我早看出来了,眉来眼去,心怀鬼胎,好不要脸!你呀,你被人给耍弄
   
  了,给欺骗了,给甩了!朝中上下,宫廷内外,好的同情你,可怜你,还有不知道多少人在看你的笑话呢!远安啊,这回你可糗大发了!”
   
  这一句一句,好似安慰,实则句句刻薄诛心,远安闻言愣了一会儿,消化了,霎时哭得更凶,转头就要跳崖,又被穆乐拦住;她奋力推开穆乐,用头撞地,又被穆乐挡住;回身要抽软剑要抹自己脖子,软剑被穆乐抢走。
   
  远安哭得咳嗽的上不来气,又要用身上的带子勒死自己。
   
  穆乐一边阻止远安各种自杀,一边回头埋怨天枢,也开始口不择言了:“老家伙你究竟是要干嘛?你这么说难道是要逼死她吗?”
   
  天枢却道:“你松手!你别拦着她!”
   
  穆乐又气又急:“你胡说八道。她死了,我跟你没完!你忘了你斗不过我!让我给活活逮回来了?”
   
  天枢上去把住穆乐:“我让你松手!”
   
  远安抓住空当,拾起软剑就要抹脖子。
   
  天枢道:“你让她死吧!她死了,人家就快活了!她都别想报仇!我正有个好法子,她听都听不到了!正所谓亲者痛仇者快!”
   
  远安就要自尽的一刹那,收住了手:“什么法子?你说来听听。”
   
  天枢哈哈大笑:“最简单的办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赵澜之与星慧郡主不是成亲了吗?你也成亲!你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算什么呀,你才不在乎呢!”
   
  “……成亲?”
   
  天枢道
   
  :“对呀!他们今日成亲,你也今日成亲!他们要小娃娃,你也要小娃娃!我告诉你我有个方子,能让你一下生三个!他们过得好,你比他们过得还好!这样才能把他们气死呢!”
   
  穆乐闻言,不屑地,难以置信地,以一种“你怎么不死”的眼神看着天枢:“远安你不要听他胡说,这叫什么法子!”
   
  远安却仿佛往心里去了:“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是……今天就成亲?我,我跟谁呀?!”
   
  天枢指着自己:“我呀!”
   
  远安要吐。
   
  天枢道:“不满意?”他指着穆乐,“那他呢?他怎么样?你们两个成亲吧!”
   
  远安与穆乐看看对方,都愣住了。
   
  穆乐是有些被动地,实则暗藏惊喜,竟是没有反对。
   
  远安是被提醒的,发狠地,孤注一掷的。
   
  谁知道幸福会来的如此突然,穆乐低头,多少还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这荒山野岭地,怎么就能成亲?国师你不要开玩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