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23章 “舞技”和“武技”

第23章 “舞技”和“武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梨园已经属于太子府外院的范围了,内部掌事儿的是妩娘,但整个梨园归太子府长史管,和后院完全是隔离开的。

    梨园姬,说的明白点就是妓,太子府之妓,专供那些臭男人享用的。

    故此,内院妃妾是不许踏足梨园的,而现在虞侧妃出现在梨园,大抵是因为她肩负编演秦王破阵乐的缘故,需要和梨园姬们沟通。

    “我来时听闻你把你妹妹弄病了。”

    “呀,这么快就传扬出来了,看来我恶毒之名更盛了。”梅怜宝笑兮兮的抬高下巴,一副骄傲之态。

    虞侧妃微愕,“你不澄清吗?”

    轮到梅怜宝愕然了,顷刻大笑,“虞侧妃不会以为我被梅怜奴陷害了吧,没有呢,真的是我干的,往她床底下扔蛇是我,拧着她耳朵在滴水下按着她淋雪水也是我。”

    “你真坏。”虞侧妃微哂。

    “是啊,所以现在被贬到梨园了,但我还会回去的。”

    “天真。到了梨园的姬是不可能回去的。”虞侧妃打量梅怜宝,“看起来美的不可方物,怎么那么蠢呢。”

    “那虞侧妃敢和我打赌吗?”梅怜宝兴致勃勃的逗弄这个消失在太子府的女人,是的,她记起来虞侧妃的结局了,她在太子府消失了,在太子被废之后,甚至没人知道她怎么消失的,仿佛飞天遁地了似的。

    虞侧妃呼扇了下睫毛,淡淡道:“好。”

    “呃……”说实话,其实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

    虞侧妃莞尔,“你很活泼,太子府的后院需要你,等着你回来。”

    说罢,转身,漫步走开,墨色的裙摆随着她的步姿晕荡开来。

    墨色古朴的剑,墨色的裙裳,发上一根乌木簪,耳上冰晶一般的水滴坠,换个人来做这身打扮一准儿的像黑寡妇,但虞侧妃不是,从那眉眼间辐散开来的意境便是苍澜古意,是辽阔清远。

    一个这样气质的女子,上辈子是否也因嫉妒梅怜奴伤害过她梅怜宝这个靶子呢?

    望着虞侧妃远去的背影,梅怜宝忽然问福顺,“她说我活泼是什么意思?”

    福顺“啊”了一声。

    “太子妃也夸我活泼,真是的,这些女人就不能换个词夸我吗,唉。”梅怜宝一副鄙视人家没念过书的样儿。

    “……”福顺。

    暮云斋,一对白孔雀在庭院里开屏,看正面,美的不似人间禽兽,转过屁股来……

    “好丑。”给孔雀喂食的小太监嫌弃的看着屁股,小声的嘀咕。

    蓝蝶跪在廊下,对面站着馨德殿大太监。

    “太子妃说:本宫知道了。问:梅侍妾可要追究梅怜宝?”

    蓝蝶咬牙摇了摇头。

    “太子妃又说:既然梅侍妾都不追究,这大概就是她们姐妹间亲香的方式吧,本宫也不做那恶人了。”

    蓝蝶气的抹眼泪。

    “好了,太子妃的话我已带到,跪吧。”

    对着大太监,蓝蝶磕了个头,带着哭音道:“恭送内总管。”

    大太监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模样,“起吧。咱家这就回去复命了。”

    前后脚功夫,端本殿的张顺德过来了,馨德殿内总管礼让退避。

    刚站起来的蓝蝶又跪了下来,看着张顺德满眼希冀,太好了,太子一定会为梅侍妾做主的。

    “宣太子口谕,太子说:孤知道了,交给太子妃处置就很好。”

    蓝蝶一下子瘫软在地,匍匐着送走张顺德,一脸不敢置信。

    屋里,梅怜奴躺在床榻上,小脸烧的通红,嘴唇干燥。隐约听见外头的说话声,剧烈的咳嗽起来,那总是怯弱娇怜的眼睛迸射怨毒的光芒。

    “七姐姐,七姐姐……七姐姐!”

    端本殿。

    孟景灏心有疑惑,见张顺德回来复命,便道:“她怎么就那么恨梅怜奴,一开始两姐妹不是很好吗,妹妹懂事把凌雪阁分给姐姐住,姐姐虽霸道却也向着妹妹,仿佛从那夜侍寝后,梅怜宝就变了,尤其对待梅怜奴,她就像个刺猬似的,全然不顾规矩,甚至不管自己的生死似的,不暗地里犯蠢了,开始明着闯祸了。”

    想到梅怜宝,孟景灏就头疼,忍不住道:“你说说她都做了什么破烂事儿,害人她又不狠害,还达不到赐毒酒白绫的地步,却又实实在在的欺负了梅怜奴,罚跪也罚了,回头她还找梅怜奴的事儿,耍无赖似的,怎么就那么野性。”

    张顺德偷觑一眼太子的神情,大着胆子道:“殿下,奴婢有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你也是跟着孤的老人了,有什么就说什么,邬彬那个老东西左一句忠言逆耳又一句忠言逆耳孤都忍了,还能因你几句话就砍了你的狗头不成。”

    “殿下胸襟广阔。”张顺德赞颂了一句,往地上一跪便小心翼翼开口道:“殿下,那奴婢就直说了。先皇后去的早,圣上与先皇后情深,不忍将您送给旁的嫔妃抚养怕委屈了您,便亲自养育,您从襁褓开始又受封太子之位,身边日日陪伴的不是我等唯唯诺诺的奴才,便是下臣们精挑细选上来的伴读以及太傅等年长的大臣,圣上教您为君之道,太傅等教您学问,然而对于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您实是缺乏了些了解的。

    梅氏姐妹,之前的姐妹情深也可能只是装出来的,而现在的交恶,往后也不一定姐妹不会和好。”

    张顺德心里有些打鼓,不禁想到,这没有母亲的到底是有所缺失。

    孟景灏沉默下来,靠向背后那一摞书籍,“你接着说,今日无论你说什么都恕你无罪。”

    “是。”张顺德又往孟景灏身边移了移,微抬眼看着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太子,一片忠心,“咱们后院妃妾之间的这点子事儿还只是次要,一切有太子妃在就不会出太大的问题。而没有母亲对殿下您最大的危害来自那些长成的皇子们的母妃,枕头风的厉害不可小觑。近年来殿下的处境越发微妙,好在殿下一向仁善孝顺,圣上对殿下信任有加,但若有一日圣上不再信任殿下呢?”

    后面的话就不用再说了,他的眼界毕竟有限,殿下会想的更多的。

    “女人……”孟景灏真正开始琢磨起女人来。他自小在宫里长大,后妃那些勾心斗角他都有所耳闻,可耳闻归耳闻,却还是不够有切身体会,他被父皇保护的很好,从没有切身体会过那些危害,又怎会真正的重视起来。

    “你说的很好,孤有赏,去孤的私库挑一件东西吧。”对于忠心之人,孟景灏从不吝啬奖赏。

    “谢殿下赏。”张顺德高兴起来,自觉将暮云斋迁错人之事抹平了。

    孟景灏头枕着手躺了下来,望着房顶所绘腾云驾雾的龙想事情。

    张顺德有一点说错了,父皇对他的信任已不如从前他还小的时候了。

    记得有一次,他亲自端了茶给父皇,而父皇笑着夸他孝顺,开始考校他的学问,随口问了几句后,最终却没碰那杯茶,当时他以为是父皇不渴,而现在他却发现,也许不是不渴,而是对他这个长的人高马大又年轻力壮的儿子生了防备之心。

    可悲的是,他甚至都不知道父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防备之心的。

    但那是父皇啊,对他有生养之恩的亲生父亲,他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

    一样的血……

    孟景灏忽然盖住了眼睛,遮去了头顶那条栩栩如生的四爪飞龙。

    正因为流着同样的血啊。

    所以他的兄弟们都那么积极的想把他拉下去。

    而坐在上面的父皇却又怕他过早的想爬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