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25章 小隔间那点事儿

第25章 小隔间那点事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灯如豆,雪打窗花,窗下置了一张炕,炕上歪着一个男子。

    男子一袭青衫,两撇八字胡,正蜷着条腿,就着花生米喝小酒。

    藏青帐帘被掀开一角,露出个黑脑袋来,来人一瞧,见炕几上摆放着一碟花生米,一碟酱鸭脖,一盘香瓜子,还有一银酒壶,便笑着进来,“万年兄你好享受,怎得也不叫上我,我在九州堂里坐着腿都冻僵了。”

    史万年见来人是程聪,动也没动一下,笑道:“胡扯。太子最是重视你们这些人,九州堂我又不是没去过,地龙黑天白日的烧着,能冻得你腿僵,休要骗我,你这色虫不过又打我梨园姬的主意罢了。”

    “万年兄这话可不对。”程聪往炕上一坐,拿了个鸭脖子就啃,“那怎能说是你的梨园,那是太子对我等一干人的仁厚奖赏。”

    “这话你也敢说,忒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怎么,这么晚来找我不会只想蹭我的酒喝的吧?”史万年放下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程聪。

    一会儿功夫,两个鸭脖啃完了,把骨头往桌上一扔,咂着手指头舔着脸笑道:“这回万年兄可猜错了,不是想沾你的梨园姬们,而是有个事儿问你,这不是前些日子我陪太子鱼龙白服出去逛,遇着个美人,美人后来被纳进了后院,这一入后院什么情形我就不知道了,那美人如今如何了,是否得宠啊,万年兄是不知,我活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那么美的美人,她不止美那么简单,你远远的看她一眼就魂飞魄散了。”

    史万年呸程聪一口瓜子壳,哈哈笑起来,“瞧你馋的那个样儿,敢觊觎太子的女人,你不想活了。”

    程聪连忙摆手,“没有没有,这不是好奇吗,我思忖着,论这女子的容貌身段,肯定是个得宠的,现在肯定得升了位分了吧。”

    “你说的是梅氏?”

    程聪赶紧点头。

    “内院的事情我知道的也甚少,不过内总管康泰和我有亲,上次我们一起喝酒,倒是听过一耳朵,仿佛有个梅侍妾,哦,还有个宝侍妾,这两个都姓梅,都是同时入府的,还是亲姐妹,你说的那个是哪个?”

    程聪傻愣了一下,伸出两个指头,“两个?”莫不是梅严德那老东西又塞了个女儿给太子?

    史万年点头,“两个。不过现在只剩一个了。”

    程聪赶紧问,“这话如何讲?”

    “有一个梅氏被发落到了梨园,这进了梨园的女人可就不是太子的女人了。”

    “不能吧。”程聪不敢置信,“太子的女人能发落到梨园来?弄死了都不会留给旁人享用的,万年兄你莫要蒙我,我可不上你的当。”

    “不信拉倒。”史万年斜眼望着程聪,翘着二郎腿道,“是你弄鬼吧,你说的好听,陪太子鱼龙白服遇到的美人,定然是你想巴结太子弄的这一出。”

    程聪嘿笑,赶紧凑近问道:“真被发落到梨园一个?是哪一个,是不是长的很妖媚,□□的那个?”

    “我哪儿知道,我又没见。”史万年白程聪一眼,“起来,别离我这么近,我可没有龙阳之好,再说,你这长相我可啃不下去嘴。”

    “去你的。”程聪挺直腰,踹了史万年一脚。

    “我走了。”程聪下地。

    “哪儿去?”

    “回九州堂。”

    说罢,撩帘子走了。

    听着关门声,史万年一骨碌从炕上爬了起来,彼时,里屋走出来两个人,一个在前,一个躬身在后。

    “殿下。”史万年跪地迎接。

    “起来,你做的很好。”孟景灏道。

    “谢殿下。”被太子称赞了,史万年心里十分高兴,声调就带了出来。

    “他再找你打听什么,你都记下,孤会再寻你问话,若有要紧的,你可直接去寻张顺德,莫要让人看出端倪来。”

    “是、是。”

    悄然离开史万年住的门房,走在回廊上,孟景灏心道:果然还是她吗?

    “殿下,夜雪雾浓,咱们回吧。”

    孟景灏忽然停下脚步,顿了顿,又大步前行。

    夜深人静,雪辉照亮,有淡淡的踩雪声,也偶尔有寒鸦啼叫。

    路旁,荔草穿透雪被钻了出来,挺着干枯的头颅,远送那如山壮阔的背影。

    紧闭的梨园门被从里面悄然打开一条缝,一庭冷寂,不复白日的热闹。

    姑娘们都醉了,各自被伺候的小丫头弄回屋里去躺着,梅怜宝也睡下了,酣然入梦。

    屋里放了一个火盆,火盆上置了笼子,被雪打湿的狐裘正放在上头熏干。

    但这屋里总是比不上侍妾的待遇的,一个火盆还是有些少了,屋里干冷干冷的,梅怜宝在睡梦中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一个黑影笼罩了过来,缓缓坐到床沿,微抬手又放下,一室沉寂。

    大概从黑影身上有热传来,梅怜宝往这边挤了挤,钻了钻,就把脑袋塞到了黑影的大毛斗篷里。

    黑影顿了顿,嫌弃的轻轻推了推那小脑袋,小脑袋反更往深里钻去,蹭弄,黑影蓦地一僵。

    梅怜宝皱起黛眉,不知她做了什么梦,梦吟道:“不要、不要,不要!”

    “嚯”的坐了起来,头疼欲裂。

    这疼也让梅怜宝脑袋清晰了起来,环顾漆黑的室内,她想起来关于浮叶的事情了,上辈子住在梨园的第一天就差点被强,那个男人是浮叶的相好,是什么太子洗马。

    那不是个好东西,上辈子她挣扎反抗,把妩娘惊动了起来,他没得手就下狠劲踹了她一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