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31章 “恶人”先告状

第31章 “恶人”先告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月落乌啼雪散,暗间的门从里面打开了,孟景灏走了出来。

    刚打了一会儿盹的张顺德立马惊醒,躬身静待。

    抬眼看看廊前被雪完全覆盖的小径,小径两旁被雪压弯的丛竹,蜿蜒着伸展向远处灯火通明处。

    孟景灏忽然问,“这是哪儿?”

    张顺德呆滞了一下,立马道:“回禀殿下,这是体和殿偏殿暗间。”

    “都走了吗?”

    张顺德答:“散了有一会儿了。”

    孟景灏敛去眼底对自己的一丝厌弃,边踏雪前行边道:“把梅怜宝安置到随园,在今夜之前她就是被孤放在随园,惹了孤不喜的宝夫人,听懂了吗?”

    张顺德忙点头,虽然诧异于怎么把离端本殿最远的随园给了宝夫人,但心里早已明白,在太子喊出那句“你想对孤的宝夫人做什么”时,太子就决定保下那位了。

    “孤还有一位住在暮云斋的梅夫人。”

    “是的,殿下。”这便是给梅侍妾也晋升位分了,到底还是对那位怜惜不改吗?

    “孤还用得着梅怜宝,你让人去收拾一下随园,把控住府里的口舌。”

    张顺德又赶紧点头,“是的,奴婢会把一切都办好。”心里不禁想,随园虽离端本殿最远,也许久没住过人了,但到底殿下还惦记着吩咐他去收拾,可见心里确确实实是有宝夫人的。

    “你速去办孤交待你的事情,孤去太子妃那里坐坐。”内院的事情到底还要给太子妃一份尊重。

    看着太子大步远去,张顺德忙催促执伞守卫的太监们跟上,他自己则带着徒弟往回走,双手交叉往袖子里一钻,唉声叹气道:“殿下的心思越发难猜了,我实是估不准宝夫人在殿下心里的位置。”

    福顺却高兴的手舞足蹈,“管他什么位置,在殿下心里有位置就是好事啊。师傅,太好了,宝侍妾,呸,早就是宝夫人了,宝夫人苦尽甘来了呀。”

    “我竟收了你这么个傻徒弟。”张顺德又是重重叹了口气。

    “这么着,咱们师徒二人分头行动,你先伺候宝夫人,我去办其他事儿。”

    福顺忙不迭点头。

    有端本宫大总管亲自监督,随园很快就收拾了出来。

    一盏盏精致的宫灯被挂了起来,门口高挂的是两盏圆肚流苏灯,是喜庆的红色,庭院回廊上挂的是黄亮的水仙灯,屋里顶棚上的大盏八角流苏系珠灯被重新点了起来,把整个屋子照的锦绣辉煌的。

    正堂,正中靠北墙的位置立着一座八扇屏障,每一扇上都绘着令人垂涎欲滴的蔬果,屏障下还放了一张黄梨木刻八仙过海的罗汉床,下首,左右两边各安置两张四脚靠背椅,椅上有镶红毛边白底绣着百花的搭垫,每张椅子还配了一个脚踏,屋子正中间放着一个三角鎏金瓷香炉,此刻正有袅袅白烟透过兽耳盖飘了出来,香气幽暖。

    “做了夫人到底是不一样啊。”梅怜宝打量片刻兴奋的道。

    搀着梅怜宝的福顺咧着嘴笑道:“这才哪儿到哪儿,您往寝房里再看看。”

    小倩小樱两个小丫头便自觉的到前面去将帐子掀高,免得梅怜宝还要低头避过。

    说话间,主仆几个便进了寝房。

    最显眼的当属那张红木海棠雕花床,真是无一处不精致,还有配套的那床帐子,看不出是绸是锦,只是打眼一瞧就觉得华贵,红绳系着一对玉勾,两旁坠着颗粒滚圆的玉珠,帐子里头挂了香囊玉佩,床尾还整整齐齐摞着两床红锦被,梅怜宝一下就扑了上去,在里头打了个滚。

    “这才是我的床呢。”梅怜宝哈哈笑起来。

    福顺得意的道:“您喜欢就好,师傅把布置您院子的权利交给了奴婢,奴婢去库房抬东西的时候专挑了好的,还不违制,可把守库房的老王头心疼着了。”

    梅怜宝踢掉绣鞋,盘腿在床褥上坐着,看着福顺笑道:“算你小子有良心。”

    福顺嘿嘿傻笑。

    梅怜宝这才看福顺顺眼了许多,心里对他也少了些防备。

    寝房门口忽然传来咳嗽声,梅怜宝等人往门口一看,孟景灏走了进来,那咳嗽声就是张顺德发出的。

    福顺、小倩、小樱忙下跪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你们都下去吧。”

    “是。”

    梅怜宝坐着不动,看着孟景灏哼道:“我真的生气了。”

    孟景灏皱眉。

    “从人家身上下去就不认人了,把人家扔这么远的地方,哼!”梅怜宝一扭身,把个后脑勺对着孟景灏。

    孟景灏只觉太阳穴猛的跳了一下,但现在还不是计较她什么都敢往外说的时候,便呵道:“大胆,把脸正过来,你以为杀孟景湛未遂,你就没事了吗?弄不好孤都保不住你。”

    新升了位分,新得了称心如意的院子,梅怜宝才将将觉得日子好过呢,可不能把小命白白葬送,忙转过脸来,讨好的铺铺床沿上她弄出来的褶皱,“殿下累了吧,快坐呀。”

    从体和殿到馨德殿,又从馨德殿马不停蹄的来了随园,他一晚上都把半个太子府踏遍了,的确有些累,便顺势坐下。

    梅怜宝便哈巴狗似的围着孟景灏转,“阿宝给殿下捏肩呀。”

    孟景灏睨了梅怜宝一眼,梅怜宝忙冲孟景灏眨巴大眼睛,孟景灏冷哼了一声。

    “明儿一早,早朝后,孤会先一步向父皇说明此事。”

    梅怜宝灵光一闪,“哦,恶人先告状!”

    孟景灏气的无语,抓过她按在怀里,狠狠打了一巴掌,打的梅怜宝捂住屁股嗷嗷叫,“疼呀,疼呀。”

    “知道疼就对了,下次还敢吗?”

    梅怜宝赶忙道:“不敢了不敢了,阿宝就一条小命。”现在是夫人了呢,虽然比不上文夫人是有正式的书册诰命服为证的正四品,但她也是被视作正五品的,见正五品及以下命妇不用行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