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56章 杀死皇子

第56章 杀死皇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日落山西,弦月慢慢爬上山巅,夜昏沉。

    左右金吾卫、左右武卫、内卫们绕着行宫安营扎寨,篝火一堆堆燃在山林中,层层护卫,戒备森严。

    纵然时不时能听到从深山里隐隐传来的虎啸猿啼,鹰声鹤唳,来过几次的女眷们也没有怕的,只一些第一次来的女眷,为了博得怜惜和宠爱,撒娇着钻到男人们的怀里求护佑,正是来山中悠闲玩耍的,男人们心情好,也乐得配合,哄着她们,一夜*,颠鸾倒凤,自是逍遥快活。

    “把火盆给我都撤了。”梅怜宝坐在床榻上,吩咐蓝玉。

    “是。”

    蓝玉心里门清,宝侍妾这是又想了点子折腾梅夫人呢。可梅夫人自己都乐意被折腾,太子妃又不管,现在她都习惯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什么尊卑不分都不重要,人家姐妹论的是亲情血缘,姐姐就要折腾妹妹,妹妹就喜欢被折腾,旁人管得着嘛。

    “今夜你给我守夜,睡这儿。”梅怜宝将一条薄薄的被子扔梅怜奴身上,踩踩床下的脚踏。

    “嗯,阿奴都听七姐姐的。”梅怜奴脸上带着欣喜的笑。

    “这三天你都要给我守夜。”梅怜宝不经意的瞥着梅怜奴,试图想在她脸上看出破绽。

    可是没有,这毒蝎子藏的好着呢,脸上一派对她的深深依赖,姐妹情深。

    梅怜宝是真的特别特别佩服她的忍功,上辈子也不是她蠢的没边才输的那么惨,而是梅怜奴太厉害。

    梅怜奴装出来的姐妹情深简直天衣无缝,先骗了自己再去骗她,简直一骗一个准儿。

    重生一回,她也不敢小瞧梅怜奴。发泄了最初的怨恨之后,她现在对待梅怜奴就谨慎了许多,想来想去,要想找到梅怜奴的破绽,还得从孟景灏身上下手。

    她大胆猜测梅怜奴现在的任务应该就是得到孟景灏的信任和宠爱,故此才没有多余的动作,而她也是要得到孟景灏的信任和宠爱,现在就看谁技高一筹了。

    “嗯嗯。”梅怜奴笑出一脸花来,听话的点头,跪下来铺了铺自己要睡的脚踏,就躺了下去,“七姐姐,夜深了,早些睡。”

    “你可真听话。”梅怜宝恶毒的想,山里比京都要冷的多,只盖一床薄被子冻不死你。

    “是的,阿奴很乖很听话。”梅怜奴看着屋顶,笑的诡秘而得意。

    梅怜宝敏感的觉得她这句话说的怪怪的,但哪里怪她也说不上来,下意识就嘲讽的接了一句,“小狗乖乖,把门儿开开。”

    这是小时候她逗弄住在狗窝里的梅怜奴的话。

    梅怜奴竟还笑出声来,一点也不介意被比作狗,“乖狗狗会得到黄金打造的小屋子和神祗一般的主人。”

    “你可真出息。”梅怜宝决定不理这个病入膏肓的毒蝎子。但她说的这句话却一直盘旋在梅怜宝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月落西楼,身边睡着一只毒蝎子,梅怜宝怎么都睡不着,又怕引起梅怜奴的警醒,就维持一个仰面躺着的动作,直至浑身僵麻。

    耳边听着梅怜奴均匀的呼吸声,梅怜宝不忿,慢慢挪动身子转过来,趴在床沿看梅怜奴。

    床头两侧矮柜上点着两盏莲花小灯,借着灯光,梅怜宝看着梅怜奴的脸,她闭上了眼睛,整张脸瓷白悲悯,越发像年画上的观音大士了,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梅怜宝嫉妒的想,她白的都发光了,怎么能比我还白。

    手指比划着,隔空划来划去,模拟着毁她的容。

    梅怜奴突然睁开了眼,“你想干什么?!”

    那一霎,那对眼珠子,黑黝黝的比她这只从地狱爬出来的鬼都要冰冷,吓的梅怜宝“啊”的一声尖叫。

    “宝侍妾,怎么了?奴婢进来了?”

    守在寝房外的蓝玉轻敲了下门。

    “别进来!”

    姐妹二人同时喊。

    蓝玉在门旁里踱了几踱,心想,莫不是梅夫人终于受不了宝侍妾的折磨,奋起反抗了?

    贴着耳朵细听了听,里面又没动静了,蓝玉歇了心思,重新躺回了罗汉床。

    “你想吓死我啊。”梅怜宝一巴掌拍梅怜奴脑门上,重重一击,毫不留手。

    梅怜奴反手挥向梅怜宝,亏得梅怜宝时刻警惕着她,一缩脑袋躲了过去。

    “不跟我装姐妹情深了?”梅怜宝冷笑。

    梅怜奴彻底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的手,一脸不敢置信,猛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哭哭啼啼道:“七姐姐,对不起,我做噩梦了,梦里有恶鬼要毁我的脸,我吓坏了,就拼命挣扎,七姐姐,我没有伤着你吧。”

    “行了,别装了,这里又没外人,你装的再好,我也不上你的当,我知道你是文夫人的棋子。”梅怜宝决定搅浑水,毫不客气的拉文夫人下水,谁让她贪墨了她两万两嫁妆银子。

    “不是的,七姐姐你误会我了,我和文夫人没关系。”

    “闭嘴,困死了,我现在要睡觉。蓝玉,你进来。”

    蓝玉一骨碌爬起来,披着袄子就轻手轻脚走了进来。

    “你一眼不错的守着她,她眯一下眼你就掐醒她,不许她睡,你晚上也别睡了,明儿一早我放你的假,让你睡一整天,再赏你五两银子月钱。可若我明儿一早醒来发现,她精神抖擞的样子,我就拿你是问。”

    “是。”蓝玉偷瞧一眼跪在地上,默默掉眼泪的梅怜奴,心想,这到底是图的什么?

    下头的人都传梅夫人有被宝侍妾虐待的毛病,莫不是真有其事?

    梅怜宝钻被窝里睡去了,蓝玉搬了绣墩过来,当真听话的守着梅怜奴。

    梅怜奴停止抽噎,看了一眼蓝玉,看的蓝玉浑身发毛。

    梅怜奴改跪为坐,看向呼呼好睡的梅怜宝,鄙夷的神色从她脸上一闪而逝。

    清晨,在鸟雀叽叽喳喳的叫声里醒来,如愿看到梅怜奴一脸的倦色,眼底青乌,梅怜宝满意了,赏了蓝玉十两银子。

    早膳,孟景灏过来陪着林侧妃用的,梅怜宝和梅怜奴在两边伺候着布菜。

    在行宫,规矩就放松了许多,有梅怜宝给她布菜,林侧妃觉得特别高兴,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要吃那个,梅怜宝好脾气的都给她夹了过来放在小瓷盘子里。

    “宝侍妾。”孟景灏微抬手,筷子指向林侧妃手边的那盘如意春饼。

    “殿下又欺负我们阿宝,您有梅夫人呢。”林侧妃小声咕哝了一句。因知道孟景灏在小事上向来包容着她们,故此林侧妃才敢说话。

    孟景灏没说什么,只是又点了下筷子。

    正好梅怜宝也有事情也说,便乖乖的服侍了他一回,趁机道:“殿下,昨夜婢妾吓死了,什么大野兽叫的啊,太可怕了,不如在我们身边多放一些内卫保护我们?”

    孟景灏是知道这条争宠的理由的,和下臣们闲聊时,听过好几耳朵,心中微微得意,想着,还是她先服软了,淡淡道:“今夜孤去看看你。”

    “?”梅怜宝还当他没弄明白,又加了一条,“殿下还是多派些内卫保护太子妃、小皇孙、侧妃她们的好,再有一个蔡则那样的老贼乱闯,咱们还要不要活了。”

    孟景灏沉了沉脸色,点了下头。

    梅怜奴不着痕迹的看了梅怜宝一眼,又乖巧的给孟景灏布菜。

    早膳后不久,冰湖那边就热闹了起来,长平帝带着萧婕妤,并七、八皇子坐在安装了两条冰刀的轿撵里被拉到冰湖上,先是滑玩了一会儿,便下令冰嬉开始了。

    太子孟景灏从太子亲卫、太子勋卫、太子翊卫中选出三百校尉,领三百校尉穿黄军服,身背黄色四爪飞龙旗;

    大皇子孟景湛从自己所管辖的左右武卫中选出三百校尉,领三百校尉穿红军服,身背红色团龙旗。

    四皇子领一百皇帝策卫,五皇子领一百皇帝勋卫,六皇子领一百皇帝翎卫,皆穿绿军服,身背绿色团龙吐珠军旗,

    身强力壮的儿郎们,个个头戴兜盔,盔上红缨随风招摇,随着御令一下,第一项热身,乃为杂技滑冰。

    几位龙子一挥手,身后校尉便穿着冰刀鞋滑向御前,有使棒的,有使刀叉的,有持竿的,还有花样滑冰的,便开始玩起杂技来。

    萧婕妤最得长平帝宠爱,为长平帝生养了七八皇子,年纪又比高位嫔妃小了许多,在长平帝跟前就放肆随意许多,笑道:“陛下,您快看那个,不仅在冰上如履平地,竟玩起花样来,也不怕摔喽。”

    “花样是多,但比不上耍刀剑的,还是太子会训人,没忘了祖宗根本,冰嬉不止是嬉。”长平帝捋着依旧青黑的胡须笑着夸奖。

    萧婕妤顿了一下,跟着赞扬,“可不是吗,太子殿下文韬武略,治国有方,将来必能成一代明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