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67章 烂嚼红茸

第67章 烂嚼红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玉莲生问了穗姑回来,就禀报道:“圣上,那是太子殿下的梅夫人和宝夫人,因两人在枫叶山时,一个救了太子殿下,一个救了嫡皇孙,太子给她们提了位分,今日太子妃领着她们进宫,就是请封的。”

    望着得知他在,已经跪在紫玉兰花圃里的梅怜宝、梅怜奴,脑海里想着方才惊鸿一瞥下梅怜宝的一抹笑,禁不住道:“太子倒是艳福不浅。”

    忽的蹙眉,“宝夫人?朕仿佛听过。”

    玉莲生便道:“回陛下,这位宝夫人就是上次皇后娘娘用毒酒试忠贞的那一位。”

    长平帝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当时她用白绢包着额头,说是一听要进宫紧张之下撞了柱子,那是儿子的女人,他坐在上首也只瞥了一眼此女的头顶白绢,不曾想,竟是如此艳气逼人。

    长平帝忽的冷笑起来,“如此靡靡绝艳之女,竟然说她不受宠,因不受宠而想邀宠而出现在外院,看来朕是被太子糊弄了。”

    玉莲生垂首,不敢吱声。

    大胤皇宫就是原来的大齐皇宫,末代皇帝贪图享乐,在去过一次神龙帝为其皇后在杭州所建的瑶池仙苑后,留恋不已,后来回到燕京,就大兴土木,在皇宫以北建造了一座小瑶池,据坊间传闻小瑶池比杭州的大瑶池还要奢靡,地上铺的是金砖,砌墙用的是白玉,门窗用的是金丝楠木,屋中摆件,珊瑚玉树,宝瓶金炉,应有尽有。

    而这些宝物则在长平公主带领世家以清君侧之名攻入皇宫时,被将军士兵一抢而空,到如今,小瑶池已变成了一座普通的,历经了数十年,显得破旧的宫殿群。

    孟景灏就把大皇子安排在了这里。

    此地早已废弃,一到了夜晚就显得阴森可怖如同鬼城,又因紧挨着深山茂林之故,时常能在这片宫殿群里看见野狐,蛇类出没。

    既要在长平帝那里体现自己的兄弟之情,孟景灏就让人收拾出了一座最大的宫殿,命宫人清扫干净,铺了被褥,挂了帐幔,还给弄了个小厨房,只要不出这座宫殿,随便大皇子做什么都行,外面派遣了一队卫士看守,是看守,也是保护。

    终此一生,大皇子若能守住心,安安稳稳一辈子,除了没有自由之外,也吃不着什么苦。

    长平帝听了回禀也露出满意的神色。

    是夜,梅怜蓉就被送了进来,挎着一个小包袱,怀里抱着琵琶。

    明月悬空如银盘,今儿又是十五,银辉洒落在这片荒凉的宫殿群上,苍白森冷。

    彼时,一灯如豆的正殿里传来琵琶声和婉媚酥骨的唱曲儿声。

    “晓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烧起篝火,架起锅,四周围了一圈放下刀剑的卫士。

    他们神色放松,享受着听。队正啃一口野兔肉,喝一口辣酒,跟着哼起来。

    往锅里放野菌菇的卫士道:“唱了三天了,来来去去怎么就这一首,我都听腻了。”

    “有得听就不错了。”另一个蹲在地上尝汤咸淡的卫士道。

    婉媚的唱腔忽的戛然而止,琵琶声也没了。

    队正心知那位侍妾肯定是被拉到床榻上去了,遂失望又惋惜的叹了口气,“糟蹋了。”

    两个卫士相互挤眼睛贼笑,其中一个劝道:“队正想开些。”

    “我有什么想不开的,不过是一面之缘,为那位对福郡王不离不弃的侍妾可惜罢了,想那福郡王之前多威风,府里纳了多少绝色女子,可到头来肯来伺候他的也就这一个。”

    太子府,秋夕斋,观月台。

    二月的夜晚,微冷,风吹来淡淡的杏花香。

    孟景灏临月吹笛,笛声悠悠扬扬穿透黑夜。

    月辉洒落在他的身上,照出地上一条颀长的影子。

    梅怜宝从后面抱着他的腰,依偎着,贪恋着,放肆的释放爱意,“章哥哥,很早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对你有很多想法,其中一个就像现在这样,你吹笛,我跳舞,章哥哥,我只为你跳舞,也只想跳给你一个人看。”

    笛声停,孟景灏摸着腰上梅怜宝的手背,要说什么,梅怜宝却松开了手,退后几步,随心舞动了起来。

    月台下种着杏树,二月正是杏花开的好时节,风把杏花吹了上来,片片浮空。

    孟景灏又吹起笛子来,伴着笛声,梅怜宝的舞,梅怜宝的眸,梅怜宝的身子,都在诉说着缱绻情痴。

    明亮的灯火下,她一袭红裙,笑靥纯真,情深不悔的为郎君跳舞,心心念念了两辈子,第一个想妄终于实现了。

    梅怜宝高兴极了,那笑容越见浮华绚烂。

    心跳忽如擂鼓,有些慌乱,看着她,忽觉手足无措起来。

    笛声戛然而止。

    梅怜宝也不跳了,扑到孟景灏怀里,仰着小脸望着他笑,甜的像个初尝情味的少女,“章哥哥,下次我要你背着我走路,要走很远很远,不许喊累,你还要说,要背我一辈子,直到白头。”

    孟景灏笑着摸摸梅怜宝的头,道:“何用下次,现在就背你可好?”

    “不,要下次背,省着用。”

    孟景灏愕然,“省着用?”

    梅怜宝看着孟景灏,笑容依旧那么甜,“对,省着用。”

    馨德殿。

    “笛声终于停了。”守在寝殿门外的绿袖小声咕哝。

    这时,寝殿内,床头那一盏灯才熄灭了。

    芙蕖院,林侧妃扔了书,气咻咻道:“梅怜宝你给我等着,明天找你算账。青叶,熄灯,安歇。”

    “是。”

    与此同时,芍药园,文夫人也写完了《淑女集》第一卷,细细阅读一遍后,满意的露出微笑。

    “夫人,笛声停了,秋夕斋关院门了。”

    “又歇在秋夕斋了?”文夫人波澜不惊的问。

    “是。”婢女小声回答。

    文夫人脸色陡变,一下子把好不容易写成的《淑女集》撕了,撕得稀巴烂。

    “夫人息怒。”婢女胆战心惊的劝。

    文夫人泣道:“再有才名又如何,比不上人家一张脸。”

    百鹤院,正在借婢女的头发钻研新发髻的魏夫人得了消息就失了兴致,挥退婢女,就坐在床榻上不动了。

    手里拿着一柄玉梳子,看着发呆。

    翌日,早朝后,孟景灏就接到了长平帝的谕令,让他去看孟景湛。

    坐着轿撵到了小瑶池,圈禁孟景湛的宫殿门口,孟景灏也没想透,这一次父皇又在试探什么。

    从撵上下来,就见宫殿门口的卫士换成了策卫,孟景灏心中略惊,莫不是孟景湛出了什么事?

    “太子殿下,请。”策卫首领将殿门推开就退了出去。

    孟景灏往东墙炕上一看,瞳孔骤缩。

    就见,床褥上两个光裸的男女,身躯还连在一起,女的,喉咙里插着一根金钗,血水喷溅了一脸,一身,已经干涸,而男的,他的大哥孟景湛,趴伏在一侧,脸埋在被褥里,维持着一个诡异而扭曲的姿势,一动不动。

    “来人!”孟景灏一指炕上,震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策卫首领仔细观察孟景灏的神色,见他震惊之色不似作伪,就拱手道:“回殿下,太医已是来过,福郡王是马上风死的,那个侍妾是被福郡王刺喉死的。”

    孟景灏第一反应是,怎么向阿宝交待,第二反应则是,父皇怀疑我!

    策卫首领见状就道:“圣上有命,您看过之后请您去乾清宫。”

    “孤知道了。”孟景灏深吸一口气,“好生装殓那侍妾。”

    至于孟景湛,就算再怎么落魄,他也是皇子,身后事并不需他操心。

    乾清宫,长平帝正在用膳,见孟景灏进来就跪,他就让孟景灏跪着,一点叫起的意思都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