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104章 红豆痣

第104章 红豆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盛华宫时,已是日落西山。

    正殿内,孟景灏坐在右侧罗汉床上,半靠着引枕,手里把玩着一枚鸡血石的印章,梅怜宝陪坐一侧,下面跪了七八个宫女,领头跪着的是蓝玉、秀音、秀林,这些都是能进内殿伺候的。

    彼时,张顺德端了一碗药汤来,梅怜宝稍微一想就猜着药汤是做什么用的,遂问都没问,一口喝干。

    其实不喝这避子汤应该也不会怀上,因为她随身佩戴的流苏香囊里有麝香。

    见梅怜宝这般干脆利索,孟景灏眸色黯了黯,坐直身躯握了握梅怜宝的手。

    梅怜宝白他一眼,腹诽,你当我稀罕给你生孩子啊。

    “本宫遗失了一件心爱的玩器,是谁拿的,早些站出来不要拖累别人,若是都不说,装哑巴,你们一个个的就都别想活,拉出去全部杖毙。”梅怜宝小脸一冷,一拍炕几,气势威威。

    孟景灏瞧着,心里就想到了“冷艳”二字,除阿宝之外,别个女子再不配当得起这二字的形容。

    蓝玉沉静的盯着墨色光润的地砖,淡然,无恐。

    坐在上首的孟景灏盯着蓝玉看了一眼,心里却生怀疑,这个宫女太镇静了,镇静到有恃无恐。

    别的宫女都绷直了脊背,唯独她自然松散的跪着。

    梅怜宝话一落,便有一个宫女指着秀林道:“回禀陛下,娘娘,奴婢曾看见秀林和重华宫的掌事儿太监说悄悄话。”

    重华宫,那是曾经的魏夫人,现在的魏昭仪的寝宫。

    梅怜宝“啧”了一声,“不出事不知道,原来我这宫里已成了别人的后花园了吗,什么猫儿狗儿都能来我宫里勾搭人。”

    炕几上放着一盘荔枝,梅怜宝揪下一颗,一边剥着一边低睨秀林。

    秀林长相清秀,在梅怜宝的印象里,这个宫女沉默寡言,做事干净利索,不成想,是别人的奸细吗?

    秀林浑身哆嗦,爬上前几步辩解道:“奴婢确实曾和重华宫掌事儿太监王祝说过话,可那是因为奴婢和王祝是同乡,入宫前就拜了干亲,奴婢要称王祝一声大哥的,只是平常寒暄,并没有偷拿过娘娘的玩器,更不曾将咱们盛华宫的消息传出去过,娘娘明察,奴婢冤枉。”

    秀音和秀林交好,便也上前来,先叩了个头才道:“奴婢可以作证,秀林和奴婢同住一屋,并不曾偷东西。”

    秀林感激的看了秀音一眼。

    梅怜宝就看向孟景灏,“陛下,您看呢?”

    孟景灏却道:“小樱、小倩上前回话。”

    小樱和小倩是小宫女,脸上还是一团孩子气,原没有资格入寝殿伺候,只是梅怜宝喜欢这两个从梨园开始就跟着她的丫头,故此允她们进殿。

    听着孟景灏直接叫了她们出来回话,梅怜宝反应过来,这俩还是孟景灏的小奸细呢?!

    小樱先开口回话,“奴婢没瞧见可疑之人。”

    小倩便也道:“奴婢也没瞧见。”

    孟景灏又盯了蓝玉一眼,给张顺德使了个眼色。

    张顺德扬手一挥,便有强壮的太监从殿外进来,将蓝玉等几个宫女抓住,拖了出去。

    宫女们默默掉泪,也不敢大声喊冤,看的梅怜宝怪心虚的。

    地上留着小樱和小倩,孟景灏便道:“那蓝玉平日可有不同于你们的举止习惯?”

    小樱口齿伶俐,想了想就道:“蓝玉姐姐会养鸟,她养的鸟都可听话了。娘娘廊子上挂的画眉、八哥等都是蓝玉姐姐在喂。”

    “会养鸟好啊。”孟景灏又问,“她自己可有养鸟?”

    “回陛下,有的,蓝玉姐姐在自己屋里养了一只八哥。”

    孟景灏此时已基本可以确定了,看向梅怜宝道:“就借此机会吧。”

    梅怜宝点头。

    遂,秀林成了替蓝玉背黑锅的那个,被梅怜宝狠狠发落了一回,丢出了盛华宫。

    蓝玉重新被召到了近前,梅怜宝就歉疚的道:“是我冤枉了你,更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你,你可不许记恨我。”

    蓝玉摇头,做出一副无怨无悔的模样来,“您是主子,奴婢有错,主子责罚是应该的,奴婢怎会记恨您呢?”

    瞧瞧,多会说话的姑娘。

    梅怜宝心里恨死,面上还得欢喜着将一支喜鹊衔珠的玉钗赏给了她。

    孟景灏便道:“你宫里也太不成体统了些,朕给你拨两个大宫女过来,管着你的细软首饰。”

    说罢,孟景灏站了起来,“朕前朝还有事儿,你歇着吧。”

    梅怜宝抓着他的袖子撅嘴看他。

    孟景灏摇了摇头,捏了捏她的手,转脚便走了。

    这该死的孝期!

    梅怜宝往引枕上一歪,蓝玉就赶紧将炕几搬走,又将梅怜宝的腿抬到罗汉床上,自觉的从下面的小抽屉里拿出一对南瓜小锤,轻轻的给梅怜宝捶腿。

    梅怜宝看了蓝玉一眼,笑道:“还是你服侍的最舒服。”

    蓝玉温和的笑笑。

    华灯初上,宗人府大狱。

    牢房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靠墙放着一张木床,床上铺着干净的竹席,床头放着竹枕,紧靠床头立着一张长案,案上有一盏油灯、一本书,此刻四皇子就盘腿靠墙坐在床上,看着对面所坐的孟景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