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108章 恩爱两不疑

第108章 恩爱两不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走了虞林二妃,孟景灏后脚便来了,身后跟着张顺德,捧着一碗温热的汤。

    梅怜宝令人抬了罗汉床在合欢树阴凉下,她枕着鸳鸯枕,合眸小憩,并没有梳洗,只用一支红玉钗松松散散的挽着青丝,慵懒媚态的躺着,穿了一身清透凉快的白纱裙,勾勒着她曲线玲珑的袅娜身段。

    孟景灏进了盛华宫,到了庭院里,就看见了这般景象。

    “朕来晚了。”孟景灏大步走近,眉目轻拧。

    梅怜宝略起了身,待孟景灏坐定,她便枕上他的腿,孟景灏僵了一下,遂即放松,看向张顺德。

    张顺德便将药碗呈了上来。

    梅怜宝轻笑出声,懒懒的坐起,一口喝净,还把白瓷梅花碗翻给孟景灏看,吐着舌头道:“好苦。”

    孟景灏又心疼了,“待孝期过了,就不需要喝这药了。”

    梅怜宝又躺下,枕着孟景灏硬实的大腿,抱怨道:“章哥哥的腿,没有虞贵妃和林贤妃的腿软,她们又软又香,枕着她们的腿能酣甜入梦呢,您这腿硌得慌。”

    孟景灏只笑了一下,“朕要去见皇后,你歇着。”

    孟景灏作势要走。

    梅怜宝趴在他腿上不让,瞧着纷落的粉艳花丝,笑道:“再坐一会儿。我给章哥哥讲个小故事,还是小时我乳母讲给我听哄我睡觉的。”

    孟景灏不做声,也没有再要起,手抬起,顿了顿,抚上了梅怜宝的头。

    “相传虞舜南巡仓梧而死,其妃娥皇、女英遍寻湘江,终未寻见。二妃终日恸哭,泪尽滴血,血尽而死。后来,人们发现她们的精灵与虞舜的精灵合二为一,变成了合欢树。合欢树叶,昼开夜合,相亲相爱。乳母说,看到合欢花就会想到这一段忠贞不渝的爱情,合欢花就是永远恩爱,夫妻好合的意思。”梅怜宝狡黠的冲孟景灏眨眨眼,“所以,在太子府绘花笺时,我就绘了合欢,我欺负皇后娘娘不知道这则民间典故呢。”

    孟景灏强笑了下,“朕去处置皇后给你一个交待。”

    梅怜宝拍了拍孟景灏的腿,问道:“章哥哥,你能不能信我,不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疑我?你看人家古人都说了‘恩爱两不疑’,既恩爱就要两不疑,就要倾心交付。”

    “朕要走了。”孟景灏攥了下拳头,起身离去。

    梅怜宝懒散的坐了起来,胳膊撑在罗汉床上,望着孟景灏的背影,盈盈一笑,“章哥哥,我爱你。”

    孟景灏压下早晨和梅怜宝在锦帷胡闹时,脑海中浮光掠影的那些画面,蓦地转身,看向梅怜宝,便见,粉艳绒花,翠叶下,梅怜宝懒懒笑的倾国倾城。

    禁不住,孟景灏心念浮动,面上一笑,转身,这才真走了。

    梅怜宝拉过鸳鸯枕,又躺下,闭目而睡,唇角带笑。

    粉绒花簌簌从枝头坠落,仿佛一场只下在庭院里的丝绒雨,落了梅怜宝一身,粉艳绒花点缀着她素白的裙子,容颜绝世。

    夏末将至,合欢花要凋零了。

    太后移居了慈宁宫,皇后搬进了储秀宫。

    孟景灏进了寝殿,便见皇后头绑白绫带子,歪在引枕上,面色浮白,怀里抱着珏哥儿,见他来了,病歪歪的坐起,“臣妾病重,恕臣妾不能给陛下行礼了。”

    “无碍。”孟景灏将珏哥儿从皇后怀里拉出来,“上书房太傅们讲的可都听得懂吗?”

    皇后不得已撒了手,看着珏哥儿,惶惶然。

    珏哥儿没看皇后,看着孟景灏点头:“父皇,儿臣都能听懂,儿臣给您背《礼记》。”

    “不用,回头父皇去上书房再抽查你的学业。来人啊,带大皇子出去。”

    珏哥儿拽着孟景灏的衣摆不撒手,脆声道:“父皇是为了宝昭容来兴师问罪的吗?母后有错,可她只是犯了所有女子都会犯的错——妒,父皇,母后是因为爱你才妒的,母后最终并没有伤害到宝昭容不是吗?父皇,你饶母后这一回可好,儿臣不做太子了,让宝昭容的儿子做太子可好?”

    皇后伏在枕上低声痛哭。

    孟景灏脸色有些青,但并没有对珏哥儿发脾气,而是耐着性子道:“这不是你该管的,去念书吧。”

    张顺德瞧着孟景灏的眼色,忙将珏哥儿抱起,带出了寝殿。

    门一关,儿子一走,皇后不敢哭了,白着脸看孟景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