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9

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评论没有乱七八糟的负分,苏豆很满意。愿望成真,姑且当做1.0真的存在。

    早上两节课结束,郑晓晓去彩排节目,苏豆去图书馆自习。

    自习室今天人很少,苏豆把包放下,拿了水杯去倒水,刚进水房,迎面就碰上了宋菲宁。

    宋菲宁和舍友站在水箱旁,拧着盖子,侧目看苏豆。

    三人坐在同一张桌子,偶尔还有一起上的公共课,相互都脸熟。也仅仅到脸熟的关系。

    热水流淌的哗哗声中,宋菲宁和舍友打量苏豆两眼,并肩走出水房。

    舍友拿着手机在刷,刷了一会儿发现网页卡死,嘴里嘟囔道:“这什么破网站!卡死了!”

    宋菲宁看了舍友的手机一眼没说话,嘴角一弯,却说:“啊呀,稍微刷刷就行了,你们昨天晚上不是刷了一百多条负分了嘛,够了吧。”

    舍友埋头点手机:“现在怎么不能评论。”又道:“你就是太心软了,这种心机/婊,就是要给她点教训!”

    宋菲宁挽住舍友的胳膊,娇软道:“晚上我们去吃小火锅,我请你。”

    两人手挽着手亲密回自习室,刚进门就看到了刚坐下的张顾寒,他还坐在郑晓晓的位子上,旁边站着个男生,两人正低声掩唇交流,宋菲宁坐回去时,只有站着的那个男生朝她多看了一眼,张顾寒连头也没回。

    宋菲宁觉得无趣又挫败。

    张顾寒注意不到宋菲宁实在太正常,他那个看谁都像男人的病是好了,不愿靠近女生的毛病却实打实还是老样子。

    他们早上刚刚结束一节课,华宴要来图书馆借书,闲着无聊,借书之前说是要来瞻仰一下顾大神上自习的位子。

    华宴是这么想的:寒哥上了三年大学,就不知道自习两个字怎么写,现在打着考注会的借口来上自习,肯定有诈!

    结果还真被他看出了点门道!

    寒哥这旁边明显是个女生的座位啊,他张顾寒什么时候开始往女生堆跑了!有鬼有鬼绝对有鬼!!

    华宴观摩了张顾寒的位子一眼,不走了。瞎扯皮了半分钟,坐过来两个女生,再扫一眼,哟,眼熟,那不是经管系的某个系花吗?

    华宴诚恳又低声地对张顾寒道:“你是要打你乐师傅的脸吗?你乐师傅昨天刚刚帮你正名,说你来上自习绝对不是为了系花。”

    “他无聊你也无聊?”张顾寒冷飕飕丢过去一个眼刀子。

    华宴刚要把人拎出去好好说道一下,一抬头看见个眼熟的女生,吓了一跳。

    苏豆把水杯搁到桌上,看看张顾寒,又看看华宴。她第一反应是,大神拖了朋友来上自习,第二反应是,恩,这个男生她眼熟,之前文协开会,坐门口的生面孔不就是他吗。

    苏豆见那男生一直盯着自己,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坐下。

    张顾寒的眼神也落在苏豆脸上,心中竟然没由来地松了口气——还好,女的,正常。

    张顾寒和华宴齐齐盯着苏豆,盯得斜对角的宋菲宁一阵怄气。

    苏豆莫名其妙地,转头看张顾寒,抬手摸了下脸,低声道:“我脸上有东西?”

    张顾寒祸水东引,转头看华宴,装模作样地问:“她脸上有东西,你看什么?”

    华宴与他回视,心中怒骂两个字:泥煤!!

    我看你也看,她问你,你他么最后全卷给我?寒哥你懒得睬女生那毛病突然治好了?

    华宴心中无言地鄙视张顾寒,面上却朝苏豆莞尔一笑,拿出他学生会副主席的官方笑容,低声对苏豆道:“苏才女,我读过你在校报校刊上的不少文章,我是你的脑残粉啊。”

    面对这一本正经的狗腿……

    苏豆想的是:第一次遇到三次元的校内脑残粉啊,第一次!

    张顾寒:于女生这方面的不要脸,他和华宴之间,可能差了一百个颜乐。

    以前不少人夸她写文章写得好,却是第一次有人当面自称脑残粉的,苏豆不是个性格特别奔放的人,面对奔放的“表白”,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脸红了红。

    她朝华宴笑笑,十分不好意思:“啊,你好,你太客气了。”

    华宴虽然说的不要脸,但也说的是实话,苏豆在校刊、文协会刊上发表过很多文章,是学生会内部公认的才女,学办不少老师主任都夸过她。华宴自己也爱琢摩点东西写写,同行见同行,惺惺相惜之情溢于言表,眼睛噌一下就亮了。

    但自习室并不是交流的地方,华宴十分懂行,立刻掏出手机,低声道:“我叫华宴,中华的华,宴会的宴,加个微信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