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20

2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晚上注定要是个不眠夜。。

    对张顾寒来说,他受家庭环境影响,从小便对女性有厌恶情绪,越大心理排斥越严重,这几乎断绝了对女生心动与女生交往的可能。

    可这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翻着手机里这么久以来和苏豆的通讯记录,回想他们相处的过程,意外发现他竟然记得很多细节——图书馆自习桌上彩笔标注的注会难度,粉色保温杯,淡绿色糖纸的薄荷糖,还有她每天背着书包三点一线跑来跑去的身影。

    枕着胳膊,在黑暗中看着乌漆麻黑的宿舍墙顶,张顾寒问自己,为什么和苏豆相处的时候他并不觉得难受,为什么一回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图书馆,为什么他会将苏豆写的小说内容联想道他自己?

    又是为什么,苏豆那句“你不觉得包子和狗更般配吗?”会看得他心跳加速?

    这些陌生的从未有过的感觉从何而来,又是为的什么?不用细想太多,一个不言而喻的答案呼之欲出。

    而另外一头的苏豆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女生天生敏感,脑回路奇特如苏豆,此刻只要一想起2.6那句‘特殊装备’心动三秒对她猛增好感度就一脑袋的问号。

    她想如果除石说的是真的,那张顾寒就是对他有了心动后的好感?

    她自认平凡无奇,要长相没长相,要才能没多没大才能,除了喜欢写点东西、稍微勤奋了一些之外,在这个学校里,基本属于再普通不过的女大学生。

    优秀如大神,心动的点在哪里?!猛增的好感度又是因为什么?

    这也太突然了。

    大神的眼睛还没好吗?不会是上次1.4任性没举好例子,给大神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吧?

    苏豆大晚上的睡不着,闭着眼睛呼唤出2.6,询问疑惑,2.6明确的告诉她不会出现这种失误,技能一旦冷却效果便会立刻消失,不会又任何遗留问题。

    苏豆默了,如果不是除石这个外在因素的问题,那就是张顾寒自己的问题;如果是大神自己……

    苏豆又问除石:“你确定‘特殊装备’对我猛增好感度?”

    2.6【确定】

    !!!

    到底看上她什么?!!

    就好像男生没法忽视对自己有意思的美女一样,女生这边也差不多,一旦发现某个优秀的男生对自己有意思,女生很容易想七想。

    苏豆的人生刚刚二十出个头,第一次因为一个男生胡思乱想是在高中的时候,对象是孙耀;而这个第二次,则是因为张顾寒。

    当年年纪尚小,对孙耀,苏豆可能还会想入非非,但如今对张顾寒……她切切实实的与他本人相处过,见识过他的才能,看过大神以一人之力修改那些别人无从下手、她根本看不懂的复杂图纸,也亲耳听过学校的老师对他赞不绝口。

    家世好、智商高、精于专业又足够努力,外加一张帅脸,这样的男生能认识做朋友已经可以用“何其有幸”四个字来形容,竟然会对她心动有好感?

    苏豆一张脸飞快的红透,她默默用被子捂住了脸,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就这样发生了……

    第二天,苏豆又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

    郑晓晓吓了一跳:“你半夜做贼去了?”

    苏豆垂着脑袋趴在书桌上,她思考了一个晚上,最后总结性地觉得:会对她有好感,大神真是个善良又品味简单的好人啊!

    吃完了早饭要去自习室,苏豆在路上已经想好了,她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她管不了别人,但是她要管好自己。

    结果图书馆大门口迎面碰上了张顾寒。

    他神色如常,朝她招招手,远远的,一双视线便落在她脸上。

    苏豆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淡定地面对大神,可她发现根本不行,只要看到他的那张帅脸,哪怕一个角,她就会飞快的脸红,脑子里不停转着那句“好感度猛增”“心动三秒”。

    别多想别多想千万别胡思乱想!

    苏豆一边警告自己一边走过去,结果半路上一没留神差点被台阶绊一跤,幸好反应快,可因为一时的在张顾寒眼皮子地下慌乱,她更为窘迫。

    这次才是真的没办法正视大神那张俊脸。

    “2.6,”她无语地望了望图书馆门口的天,一边迈着并不欢快地步子朝张顾寒那边走过去,一边面无表情地默默在心里道:“把‘特殊装备’的马赛克重新打上吧。”

    2.6【收到。】

    再抬眼,苏豆看到的便是大神那张打着“实物”二字的脸,蓝色字体一边一个遮去了张顾寒望过来的眼睛。

    这么一遮,苏豆真是觉得心里轻松多了,步伐也轻巧了不少——马赛克真是个好东西啊。

    两人一碰面,张顾寒便看到苏豆两个眼圈,虽然面对苏豆时心态已然变了,但依旧神色如常,只是表情有些诧异:“昨天没睡好?”

    苏豆心里有鬼,听到这话心坎一跳。

    张顾寒又端详她的脸色,开口道:“因为文章的事?”

    苏豆小小松了一口气,默认地嗯了一声。

    张顾寒看着她,虽然表情自如,但事实上,有些感觉的本质一旦变化,其他东西也都会跟着分崩析离再重新组合。

    打个比方:好比之前他看苏豆,就像看蒸笼里一只热腾腾的包子,虽然也觉得香,但那就像隔着食堂的打饭台,不是自己的,不想吃也不会宵想。

    但现在他想吃了,便会觉得一切阻隔让他无法拿到包子的障碍物都必须清扫,他不但想自己伸手拿了吃,还想包子能够主动靠近一些,更想包子继续热腾腾香喷喷。不想吓跑包子吓憋包子。

    但相由心生,人的心理状态一旦变化,表现在脸上的微妙的神色都会紧随着改变,只是一般人自己看不到而已。

    张顾寒“心怀包子”,从容淡定都是本能下装出来的,他既没有追求过女生,也没有恋爱经验,之前和苏豆相处纯属自由发挥,如今只能摸索中开拓前路。

    他嘴里说着陈州的事,心里却想着“吃包子”,眼神很快就跟着变了,如今旁边要站熟悉他的个人,肯定要心里腹诽他在想什么坏主意,那变化的眼神,真是太赤果果了!

    但问题是——苏豆看不到。

    在她眼里,“实”“物”两个硕大的字体,一边一个占据了张顾寒的眼睛,让她就这样错失了那个“想要吃包子”的火热眼神。

    但更进一步的问题是——看不到又怎么样?

    2.6尽职尽责地发挥着它许愿石对“特殊装备”的实时监控功能。

    那不被期待的提示声紧跟着在苏豆耳边响起,然而这次,竟然没有跟着想起警报声,取而代之的,是类似烟花爆竹的欢庆背景声。

    【“特殊装备”已自主激活“爱情密码”。】

    【恭喜许愿者苏豆,自动收获“特殊装备的真心”一颗。】

    苏豆已经走到了张顾寒面前,听到耳边,脸色瞬间惊恐了——昨天才是猛增好感而已,今天就直接收获真心了?

    大神,你真心送出来的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

    苏豆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低头猛咳嗽,脖子根瞬间涨得通红,这个时候给脸打马赛克已经没用了,给整个人都打上马赛克吧。

    2.6很听话,“实物”二字瞬间放大,竖着挡起来,在苏豆眼里,那真的就是个行走的长腿“实物”了。

    这形象虽然惨不忍睹,但好歹,终于能直视了。

    压住心头翻腾的情绪,苏豆好不容易重新直面“实物”。

    张顾寒却奇怪苏豆的神色怎么有些不对,她目光游移,好几次刻意错开视线不去看他,难道是他表现得太过明显了?

    他下意识就归正表情,这才察觉出自己眼神不对,但不动声色的掀篇过去一向是他的专长,他很快便一本正经道:“我昨天晚上问到了,推荐你那篇文章去市青年报的是教务处的许主任。你的情况我已经和她说过了,她这会儿应该在办公室,你和我一起过去,把情况再说明一下。”

    苏豆愣了愣:“啊?不用和辅导员说?”

    张顾寒:“和班级事务无关,找辅导员用处不大,文章是许主任推荐的,她比任何人都重视,走吧。”

    苏豆和张顾寒一起去往教务处的办公楼,两人一路上谁也没主动开口,各怀心思。

    前者在张顾寒和陈州的事之间来回摇摆焦虑;后者则琢摩着到底该怎么追女生,他是不是应该在这之前给张煜凌打个电话先咨询一下他的心理旧疾?

    走着走着,系主任的办公室近在眼前。

    张顾寒敲门,伴随着一声“请进”,大门被他轻轻推开,苏豆刚要抬腿进门,抬眼看清办公室内的人愕然一愣——陈州?他也在这里?

    许主任人到中年,一辈子兢兢业业在学校里工作生活,把学校当家,最是关心学校里的学生,只要有机会就给她看中的学生推荐工作推荐实习岗位。

    陈州上次在校刊上发表的那篇名为《我所焦虑的大学生活》就很受她的赏识,刚好一位朋友在市青年报当领导,一个桌子上吃饭,许主任就把那篇文章推荐了过去,报社主编一看,觉得那篇文刚好能体现现在大学生的焦虑现状,当即便敲板收了稿子。

    普通人很难在市青年报发表自己的文章,陈州那次也算借此接触到了更好的平台,以后毕业,简历上也会有这样漂亮的一笔。

    结果还没多久,许主任就听说这文是拿的别人的稿子,当即震惊了!

    如果是听的传闻,最多也就左耳进右耳出,可说的人偏偏是机械系的张顾寒,她老公刚好又是机械系的系主任,话经由他老公一传,那就不是普通传闻了。

    拿不属于自己的稿子发表是很严重的事,放她上学的那个年代是要被全年级人唾弃的,文贼是个什么性质?

    她当即把陈州也叫了过来,既然谁都说稿子是自己的,那就当面对一对。

    而陈州自从进了许主任办公室脸色也极差,他没料到事情直接被捅到许主任这边,觉得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苏豆。又见陪着苏豆一起进门的竟然是机械系的那个张顾寒,心底一时有些打鼓。

    许主任对学生一直没架子,办公室门一关,引着几人去里面的小会议室落座,还给三个学生都倒了水。

    苏豆几乎没怎么见过学校领导,一时表现得很拘谨,张顾寒倒是表现得很随意,直接喊许主任一声“师母”。

    这声“师母”听得旁边的陈州拿眼睛在苏豆身上直扫——他们是什么关系?

    许主任一坐下,看看苏豆,又看看陈州,尽可能地缓和又郑重道:“现在的情况是,一个稿子,却又两个原著作者,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女生有优先权,你先来吧,叫什么?”

    苏豆立刻报出自己的名字,尽可能视线往许主任那边转——没办法,张顾寒就坐在她旁边,因为有马赛克,在她眼里,那椅子上撑着一个大写的“实”,椅子下面立着一个大写的“物”。

    苏豆把情况说了一遍,没有一个字废话,精简又能让人听明白。

    她说完,许主任便点点头,跟着看向陈州。

    陈州表情冷冷地,朝苏豆道:“既然你说是我拿的你的文章发表,证据呢?”

    苏豆又不傻,私底下她会说没有直接证据,都闹到许主任面前了,这么说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她正色回视陈州,一本正经匡道:“陈州,你可以不承认,我没有直接把证据拿出来是顾虑同学情谊,觉得没必要把事做绝,你自己主动承认,也好过我把证据拿出来。”

    陈州心里一跳,其实他并不是百分百确认苏豆那边没有其他底稿,当初敢做得这么大胆,一方面是因为有许愿石存在,另外一方面他拿到稿子的时候听苏豆随口说了一句“这稿子临时写的,其他人还没看过呢”。

    可现在呢,他的除石突然消失了,他心里也没底,只能硬撑着厚脸皮不承认,他只能赌一把了,赌苏豆没有证据,就算有,他也可以不承认。

    他当着许主任的面,回道:“苏豆,我知道你在文协的时候给协会会刊、校内的刊物都投过很多稿子。你写东西,我也写,稿子我早就发表了,都登上市青年报了,你现在说稿子是你的?”

    苏豆在关键时刻一点也不怂,心里也非常鄙视陈州:“对!是我的!”

    陈州:“你胡说!”

    苏豆这还是第一次和人硬碰硬,虽然不擅长,但她一想到陈州的无耻就恨得牙痒痒:“偷了就是偷了!”

    许主任一直没有做声,张顾寒则垂着头,突然的,他的目光朝陈州那边望了过去。

    大概那个眼神太过锋利,陈州本来就不占理,被他这么一扫,当即心虚地错开眼神。

    张顾寒礼貌地朝许主任抬手示意,许主任点点头,他便凑过去对身边苏豆低声道:“没用的,他不承认,拿你的底稿吧。”

    这个声音压得刚刚好,不高也不低,有些字听不到,可“底稿”二字却分外清楚。

    许主任一听到便挑眉头,陈州按在桌下的手紧紧捏了捏。

    苏豆抬眼看那硕大的“实”,透过字体笔画间的缝隙仔细地辨认出脸上的一对眼珠子,她心想大神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没证据吗?现在让她拿什么底稿?

    她装模作样地与张顾寒凑在一起,眼睛眯了眯,一个劲儿的拿眼神回瞪,怕他不懂,还特意挤了挤眼。

    可张顾寒兀自镇定在桌下握住苏豆的手,“安抚”一样的轻轻一捏,又很快松开。

    这么一捏把苏豆的魂儿都给捏得飘了起来——大神啊!你的司马昭之心我已经知道了!你捏我我还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做马赛克的那两个大字都遮挡不住你那浓烈的想要泡我的决心啊!!

    _(:3∠)_

    而偏偏,张顾寒还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完美:他绝对不是趁机占苏豆便宜,他就是在安抚她,在她身旁做坚实的后盾。

    苏豆预感到2.6又要出声了,果然2.6没有让她失望【警告,“特殊装备”为成年人类男性,许愿者为成年人类女性,两秒前两人距离为‘0’!】

    【从获得真心到距离为零的时间太过短暂,警告,这会大大增加严重后果的发生概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