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22

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豆决定了,回学校之后一定要深入的了解一下大神的内在,她这么肤浅的喜欢一个人的外在条件可不行,虽然张顾寒也对她有意思,万一他只是一时走眼瞎了或者感觉找错呢?又或者两人的性格根本不合适,品味截然不同,话题南辕北辙,思路处在异度空间呢?

    总不能以后在完全不合适的情况下,→→她望着大神的脸、脑海里想着他的腹肌长腿,手里牵着18谈恋爱,这样是不对的!

    想通之后没多久苏米放假,姐妹俩一起开车回了g市的某小县城。樂文小說|

    过年前的某天,苏豆的高中扣扣群格外热闹,很多高中班级的同学都在群里讨论,说哪天大家有空,不如一起在县城的饭店弄个包间吃顿饭,之前两年一直想聚,不是因为大雪就是因为没组织好,今年一定要聚一聚。

    苏豆不属于高中班级的活跃分子,以前在班级里话就少,但其实本身性格还可以,组织者是以前班里的班长,他正在统计去聚会的人的名单,一个个确认,苏豆便在群里回复,说自己也去。

    大家在群里都备注了自己的真名,苏豆一出现,立刻有人道:“原来苏豆也在啊!”

    苏豆当年高考发挥的很好,考的学校也是最后的那一拨,都是重点班出来的,说不羡慕是假。外加她写小说的事在班里群里早就流传开,时隔两年,很多同学对她的印象都有所改变。

    她这一冒泡,大家都上来和她打招呼,问她名校是不是学习氛围特别好,有没有很多出国留学的机会,图书馆是不是特别高大上,各个省市出来的高考状元如今在学校里还都是不是学霸。

    苏豆在群里和他们聊了一会儿,中途孙耀这个当年的校草一出现,话题自然而然引过去,苏豆见没她什么事,就下了扣扣。

    没几天,聚会的组织者在扣扣群里做了统一通知,定下聚会的地点、时间和日程,下午两点某饭庄集合,大家在包间里聚一聚,打打牌聊聊天,饭碗后再去ktv唱歌。

    聚会定在除夕夜的前三天,那天苏豆特意起了个大早,女孩子嘛,重要场合总要挑身衣服,挑双鞋,虽然不是去选美,但面子谁都要的。

    苏豆的衣服都是休闲款,特意去苏米房间挑了件大衣。苏米打着哈欠把衣服从柜子里拿出来,听说她要去聚餐,上上下下打量她,又盯着那件大衣:“高中同学聚会你就穿这个?”

    苏豆:“是啊。”

    苏米心道这次聚会肯定会见到那个叫什么孙耀的吧,那小子当年她可记得,油头滑脑的,弄得苏豆成绩直线下落,还把小姑娘的心都碎了一次。这次重新遇到,怎么着也得精神上外貌上气场上碾压一下吧。

    不碾压怎么对得起当年偷偷受过的委屈?

    她不知道孙耀早就被收拾过一次了,劝苏豆重新挑身衣服,最好连衣裙配打底袜披外套,再画个淡妆收拾个头发。苏豆道哪儿那么麻烦,同学聚会挑一身好看的冬装就行了,还用得着全副武装吗,又不是去选美。

    午饭后出门,苏豆骑着电瓶车就奔赴酒店了,直到饭庄门口遇到一位同样提早过来的女生,看到对方长裙披外套,精致的妆容配高跟鞋,才惊觉出有什么不太对。

    那个女生也看到苏豆,见她刚刚锁好电动车,大衣牛仔裤平底鞋,裹得跟粽子一样特意用来挡风的围巾,也诧异地回望过来。

    “苏豆?”那女生当年是他们重点班的后门生,家里在本地县城有钱有势,考不上来就塞了钱给了很多的择校费挤进了重点班,本身就长得好看,如今一打扮更加漂亮。

    当年她在班级里成绩烂又打扮时髦,与普通的高中生完全不同,受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排挤,幸而为人傲气又比同龄人成熟些,别人瞧不上她这个走后门的插班生,她也懒得搭理别人,就算受排挤也照样过自己的,心里素质可谓彪悍得不在普通人的层次。

    有时候学生间的恶意来的纯粹又简单,也许是因为长得格外胖,也可能因为性格软弱其他学生抱团觉得他好欺负……也不是暴力,也没有恶言相向,就是突然在某一天,所有人都安静地选择了远离,那种疏离漠然令尚未成年从未经历过的学生胆寒。

    而正是因为这种简单毫无正当理由的欺负,才让这种恶意变得更令人难受。

    那名叫宋琪的女生所经历过的事苏豆多少能体会,当年因为孙耀,她也同样受到过排挤,无法排遣情绪无从和家人诉说的时候,正是宋琪对她说了一句:“一毕业大家各奔东西,你过你的,他们过他们的,你还能因为这些人就不考大学了?你把他们当傻逼不就行了。”

    苏豆这人脑子里没那么根神经,有人一安慰她,她心里就舒服多了,又被老师调了座位,每天该干嘛干嘛,很快也没人排挤苏豆,该怎么样怎么样,好像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后来苏豆挺感谢宋琪的,还给她做过班级辅导互助,两人虽然依旧不熟,但毕业的时候听说宋琪也顺利考上了大学,她心里还挺高兴的。

    今天碰巧提前遇到,苏豆依旧很高兴,她以前就觉得宋琪漂亮好看,果然现在更加好看了,见对方明眸皓齿淡笑着望她,心情跟着就飞快地愉悦了——以前不明白,现在懂了,她就是那种会受皮相诱惑的人。

    宋琪在酒店门口停住脚步,讶然地看着苏豆,第一句话是:“你怎么这样就过来了?”

    苏豆一愣,刚打开了个招呼,怎么重逢的开头变成这样?她不解地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亲姐专柜买的几千块的大衣,颜色好,版型正,有什么不对?

    宋琪却缓缓地一针见血道:“女生自己这边建了个群,讨论这次聚会要穿得漂亮,要化妆穿裙子。你不知道?”

    苏豆愣了:“我没加群,也没人拉我进群,班上通知的时候没说啊。”

    宋琪:“这是女生私下自发组织的。”换句话说,班长怎么可能和女生说完聚会地点和日程,特意说你过来要穿裙子?

    苏豆尚且还处在惊讶中,宋琪精致的眉眼一挑,伸手将她一拉,带她进酒店大厅。一边走一边道:“没人告诉你。”

    苏豆跟着宋琪:“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宋琪不重不淡地冷笑了一下,苏豆是懂这个笑容,三年之前,宋琪也是用这个讽刺的微笑回礼给那些排挤她的人,她道:“当然还有我。不但没通知,还特意在十分钟之前‘好心’打电话给我和我说。”

    苏豆默然,三年多年的场景似乎在这一刻重新拉开了序幕,奏起了另外一段开篇的乐章——静悄悄的疏离,不动声色的抱团,可以感受到的排挤之下的恶意,这一切都在悄然间发生,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重蹈覆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