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44

4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顾寒也是点儿背,走到图书馆门口,听到头顶有声音,刚抬眼,脑袋正上方图书馆的“馆”字便砸了下来。

    随便换个反应慢的,这会儿早该脑袋开瓢血淋淋一脸,幸好他反应快,及时后退的同时抬胳膊挡了下,这才没有发生校园惨剧。

    但足有半人高的牌子这么一砸,想安然无恙那也绝无可能,胳膊皮蹭掉一大块伤口流血都只是小事,关键是,张顾寒在抬手挡的那一刹那,听到了一声沉闷地骨头咔哒声,显而易见,该是折了。

    折就折吧,他也看得开。见拉开的那道口子流血的速度没预想中严重,便琢摩着还是先去水房给苏豆打好水——这不是还有条健在的胳膊嘛。

    但图书馆门口却不止有他一个,牌子轰动往下一砸,不管是门口经过的还是图书馆大厅内的,全都惊讶地回望过来,两个正要进门的女孩子险险躲过,吓得齐齐尖叫,飞快退开。

    按照张顾寒的设想,跑到水房打个水,期间拨一次校医院电话,再回自习室和苏豆说一声,前后三分钟没问题。

    但他毕竟低估了自己在a大的出名程度,也低估了围观学生们的热心程度。他这一被砸,不用三秒,便有人冲了过来将他围住了。

    “砸到了?啊!流血了!”

    “快快,打校医院电话。”

    “打什么校医院,112啊。”

    砸下来的牌子摔碎了一角,满地是渣,有人开始掏包拿纸,有人掏手机打电话,还多是女生,目光晃了一圈,再一抬,便见苏豆拨开人群冲了进来,一脸急切地讲他望着。

    在确认没有被砸残、也没有血流成河,人还能安安稳稳拎着她的水瓶站在原地之后,苏豆这才小小松了口气。

    正牌女友一上线,其他女生递纸巾递水的手全都同一时间缩了回去,但围聚在一旁的人倒是一个没少。

    于是,不少人见证了这对a大著名情侣之间的相处对话。

    张顾寒的胳膊之前一直以固定的姿势抬着,一见苏豆,便要装作无事一般落下,被苏豆大声喝了一句:“别动!”

    张顾寒:“就撞了一下,没事。”

    两人面对面,苏豆只敢看却不敢碰,盯着那处还在流血的伤口,又想起那碎了满地金属渣的,流露出了一个拧眉忍痛的表情,好像疼的那个人其实是她一样。

    苏豆:“都流血了还没事,你别不是又撞坏了脑子?”

    张顾寒:“脑子撞到你现在看我应该是横在地上的。”

    苏豆:“…………”

    围观人群瞬间鸦雀无声,不是很能理解这对小情侣为什么能坦然面对流血的胳膊打情骂俏——大神啊!112帮你打了,劳烦你让你女朋友帮你简单处理包扎一下让后滚去医院好吗?谈恋爱在医院里也能谈啊,血流光就死了直接过清明了啊!

    苏豆当然不可能知道围观群众的心声,但张顾寒伤成这样,简单包扎一下还是需要的。

    校医院内,医生给张顾寒止血绑扎,临时用固定板固定骨折的胳膊。

    旁边苏豆脑海里,没有对准男友的危险情况发出警报的5.0提供了一个贴合现实情况的《男友受伤指南》。

    苏豆无语地吐口气,心说都这个时候了,谁有工夫看这个?与其提供这种没用的,倒不如提升一下业务技能,连准男友危险预警都不能及时做到。

    5.0没有辩驳【弥补是必须的。虽然你的准男友肉体受到了伤害,但我可以帮助你从精神上安抚他。】

    苏豆:“我们人类,一般都是缺什么补什么。”

    这意思很明显,缺胳膊补胳膊,你除石有本事就让张顾寒赶紧好起来,给他一条完好无损的手臂。

    然而在5.0的理解里,张顾寒受伤的是身体,那需要补的自然也是肉体。

    提到肉体,5.0的脑回路根本不能好,本能道【肉体只能你补。提示:可使用《男女体/位十八式神功》】

    苏豆:“………………你、还是,闭嘴吧。”

    做了简单的包扎,又及时去医院,张顾寒的胳膊并没有其他大问题,创口做深入清洗又固定好胳膊之后,又在急诊室打了一针破伤风。

    期间苏豆一直陪在旁边,从看到医生清理创口开始就替张顾寒觉得疼,她想一定很疼,肯定疼坏了,虽然张顾寒从头到尾都没哼一声。

    医生见旁边看着的年轻女孩儿眉头紧锁,一脸承受□□酷刑的沉痛表情,开口表示自己处理伤口的医术还是可以的,不用担心。

    坐在那里的张顾寒开口道:“我女朋友觉得我应该很疼。”

    对自己的医术报以自信的中年大叔医生微微一笑,手里还拿着镊子:“那你快告诉她疼不疼。”

    张顾寒转头,目光与苏豆交接,说了三个字:“特别疼。”

    医生:“……”

    苏豆望向中年大叔:“医生,你轻点啊。”

    啧,现在年轻小伙子谈女朋友都这个调调,和他们当年不一样吗。

    清理完伤口吊起胳膊,忙碌了一下午,两人才从医院回学校,期间张顾寒对苏豆的态度并无异样,看上去,他似乎对陈州说的那些并不相信。

    吊着胳膊上了几天课,期间宋亦空打来热线慰问,对步自己后尘的独臂侠表达了同坑战友的欣喜之情。

    宋亦空:“你看这样多好,就得学我,断胳膊断腿算什么?断了才能创造机会谈恋爱吗。”

    聂夕辰则致电苏豆,表示自己万万没想到会波及张顾寒,电话里不停道歉。

    苏豆却问聂夕辰:“你有许愿石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吗?”

    聂夕辰:“当然没有。我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有人专门搜集消灭低等级的许愿石,我一直都捂着。怎么,你难道暴露了?”

    苏豆:“嗯,张顾寒应该知道了。”

    她将先前陈州的事说了一遍,琢摩着陈州应该是顺藤摸瓜猜到,也有可能是疑心病重误打误撞猜到,可不管是如何猜到的,他也的确踩准了点,还特意告诉了张顾寒。

    聂夕辰听完第一反应是:“除石没给你建议收拾那个陈州?”

    苏豆:“哦,有,大概就最近几天吧,我选择了一个高级贴身定制,也不知道是什么效果。”

    聂夕辰松了口气,她知道只要除石有警觉,基本上陈州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将这个秘密告诉给其他人,只要提到这个秘密的相关事情,他便会发现自己开不了口,也写不出半个字,根本无法传出消息,这也算除石的自我保护机制。

    陈州那边聂夕辰不担心,相比起来,她倒是更担心张顾寒。

    除石在这期间进入保护机制状态,苏豆会无法许愿,张顾寒不相信那些匪夷所思的话还好,如果相信了呢?苏豆岂不是暴露了?

    他会相信吗?对于一个拥有许愿石的女孩子,对于这么不同常理的事,他会像过去那样真诚信任而没有警惕吗?

    聂夕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如果提到这件事,你要和他说真话,还是想办法隐瞒下去?”

    苏豆想了想:“夕辰,你帮我一个忙吧。”

    @

    当天晚上,苏豆在睡梦中,意识清醒地进入了张顾寒的梦境。

    托聂夕辰她家许愿石的福,这个编造的梦境,相当真实且美轮美奂。别说人了,光是图书馆都散发着一股浪漫唯美动漫风。

    这个梦境还原了白天图书馆门口的情形,唯一不用的是,这次是张顾寒、“陈州”、苏豆三个人面对面对峙关于许愿石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