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49

4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苏米总说女人不能找太聪明的男人,容易被忽悠,但苏豆对张顾寒的信任程度是与他表现出来的智商成正比的。

    从拥有许愿石开始,虽说并未有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但也确实从未有过能随心所欲掌控的机会。

    这是第一次,苏豆觉得,自己能够倚靠一个人的智商摆平除石,即便真正搞定的那个人并不是她自己。

    这种高兴的心情,啊,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然而张顾寒却高兴不起来。

    一开始知道苏豆拥有特殊能力的确令他惊讶,惊喜也是有的,可了解的越多,他越觉得苏豆不适合拥有一个她不能完全控制的许愿石,更何况这个石头还会有预料不到的意外效果施加在她身上。

    人聪明到一定程度,有些事即便超乎于正常的客观存在,但也能寻着蛛丝马迹推理猜测出来。

    张顾寒猜想,这个一直在升级的石头并不是为了无私奉献满足人类的愿望才出现的,被叫做“除石”的它一定有自己存在的目的。

    它满足苏豆的愿望,愿望实现后升级,升级后能力增强,在这个过程中可能还会有意识的控制某个事态按照它的想法去发展,最终完成终极目标。

    这样的一块许愿石,对苏豆真的没有伤害吗?它难道不是借助特定的人,来完成自己的目的?

    是否还有其他隐形伤害?

    张顾寒可记得一清二楚,真正意义上勘破苏豆拥有特殊能力其实是在寒假春节期间,他推开一扇门,便从a市来到苏豆老家的某家酒店,那是苏豆的想要的结果吗?根本不是吧,现在回忆起来,当初苏豆看到他也是万分惊讶的,不过努力克制情绪而已。

    而第二次发现苏豆的“超能力”,却是因为陈州的“告发”。

    陈州那是被他套了不少话,大概也急于拖苏豆下水,让他相信这些匪夷所思的解释,没兜住老底,直接把他自己暴露了。

    他说过,他也曾经短暂的拥有过一块许愿石,便是用那块石头许了一个愿望,做了一个障眼法,让苏豆一直没有发现文章署名被修改;他还说过,他因为愿望被终止,许愿石就被消灭了,更一口咬定,对方便是苏豆。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名为除石的许愿石根本不止一块,它们绑定在各自选择的主人身上做隐藏,然而石头与石头之间却又存在竞争关系。

    消灭,被消灭?

    想想陈州突然被老家冒出来的亲姐绑回老家,难道这也是许愿石竞争后处理对手的一种方式?

    张顾寒有此疑惑,并未犹豫,直接将问了出来。

    突然提起陈州,着实让苏豆愣了一下,她想了想道:“陈州发现另外一个拥有除石的人是我,还说出了我的秘密,当时5.0还在,便做了封口处理,还让他回老家了。”

    发现是她?

    果然许愿石之间是相互隐瞒存在的,但竞争关系总要有个充分的理由,不可能无缘无故就相互做敌人,好比动物为了争夺领土、配偶、资源会相互视为敌人,那除石又是为了什么?

    张顾寒问得直接,苏豆本来犹豫要不要答,但既然已经选择了信任,便也直接道:“算是一种掠夺吧。我的除石中断其他除石正在实现的愿望,一次或者几次之后,对方就能被消灭,那它的等级就会增加到我这边。就像一加一等于二一样。”

    张顾寒:“你的石头有主动让你掠夺其他人?”

    苏豆瞪眼道:“当然没有。陈州那次也是无意中发现他有许愿石,而且他还偷了我的文章。”

    张顾寒点点头,心里有数,最终也只建议苏豆不要频繁许愿,喜欢就偶尔用用,倒不是什么基于人脚踏实地不能不劳而获的理念,他没那么高大上,只是担心陈州的覆辙会被重蹈。

    如果有一天苏豆的许愿石也被其他人掠夺了,那对方为了“铲除”苏豆,会做出什么样的事?陈州只是休学两年,等苏豆毕业他就回来上学了,但那纯粹也他咎由自取,但苏豆呢?什么样的后果会落到他心爱的姑娘头上?

    这个问题不能深想,无法深究。

    不过苏豆本就是个无太多欲/望所求的姑娘,谈了个大神男友,每天上上课看看书,什么也不缺,过得十分开心低调。

    除石升级到5.2之后,她一次愿望也没许过,不过这次她发现,5.2和之前所有的除石都不一样,它非但没催促过苏豆许愿,而且有些高冷。

    苏豆偶尔在看书之余会开个小差,调戏一下自己的许愿石,逗它开口说话。

    5.2总说【请向你的男友看齐。】

    苏豆故意逗它:“看不齐啊,他个子高,我矮啊。”

    5.2【我说的是智商。】

    苏豆:“智商那就更不可能了。”

    5.2高冷范儿直冒【那你还不多看书。】

    苏豆:“……………………”

    苏豆后来有一天和张顾寒分享道:“我觉得新升级的5.2,好像有点忌惮你。”

    张顾寒:“大概因为我挑战了5.0的智商,它开始谨慎了。最近许愿了吗?”

    苏豆:“没有啊,没什么想满足的。”

    张顾寒笑了一下,朝苏豆勾勾手指。

    苏豆凑过去,张顾寒在她脸上飞快一吻,转瞬便起身,叫人根本无暇反应:“怎么能说没有,这个满足你。”

    苏豆涨红了一张柿子脸,闷头坐回去。

    坐了一会儿,突然又觉得缺了些什么,有点不习惯。恍然想起好久没被除石的提示污一脸了,最近的5.2如此高冷,还真有点不习惯。

    许愿石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被张顾寒的智商碾压了一次,角落里画圈圈反思去了吧?

    然而无忧无虑开心日子跟划过的火柴一样,转瞬燃到了一个短暂的尽头。这天一个陌生号码伴随着铃声,在苏豆的手机屏幕上跳跃着。

    座机号码,最开始没接到。眼看着手机屏幕上好几个未接来电,苏豆纳闷哪家商铺、或者小额贷款公司的推销员有如此坚定的意志力,打不通竟然还会连着打好几个。

    没多久,那号码又义无反顾打了进来。

    苏豆当时正在宿舍洗衣服,湿漉漉的指尖在毛巾上随意一撇,跟掏鸟窝一样口袋里掏了掏,拎着手机一角,扫了眼屏幕,飞快接通:“你好?”

    “苏豆……是我。”号码虽然陌生,声音却是熟悉的,聂夕辰这是手机掉水池里了?还是改行当推销员了?

    可不等苏豆这边有反应,那头的女孩子神秘莫测地压低声音:“你听我说,你先找个没人的地方。”

    苏豆站起来,甩甩另外一手的泡沫:“我一个人在宿舍,你怎么了?”

    诡异的沉默,聂夕辰那头空寂得有些可怕,过了一会儿,她才缓缓道:“我的除石没了。”

    “什么?”光脚穿着拖鞋站在一片泡沫地里,苏豆差点一个趔趄脚下打滑,她站稳了朝卫生间之外走,手也顾不得擦,随意往身上抹了抹,愕然中跟着压低声音,不可思议道:“怎么回事?”

    不久前她问聂夕辰向61.0许愿造梦的事还历历在目,不但见识过高阶除石编造梦境的高超水平,也见证了61.0见势不妙撂挑子闪人的胆小属性。

    现在她的除石怎么会突然消失?和陈州的除石一样,被发现消灭了吗?

    苏豆认识的聂夕辰性格开朗活泼,从不会几句话就沉默如斯,可见这事对她打击有多大。不过她既然打电话给苏豆,必然是有话要说,有情况要叮嘱:“其实事情发生有段时间了,我一直没和你联系,就是怕有人顺我这个藤摸到你那边,我总感觉我是很早就被人盯上了,只是现在才动手。”

    苏豆:“除石实现你的愿望被中断了几次?”

    聂夕辰:“一次。”

    其实自从上次见过苏豆后,聂夕辰觉得自己姻缘被斩得七七八八,实在不想就此孤老终生,回去之后便下定决心,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许愿石。

    除了苏豆请她帮忙造梦那次,她果然咬牙忍着,就和戒烟一样,虽然时不时如跗骨之蛆一般难受,但也熬了过来。

    破例恰恰发生在宋大明星脚腕复诊的那段日子。

    宋亦空为了养个脚腕,病娇一样工作都没怎么接,这段日子里带着聂夕辰这个小助理整天吃吃喝喝,人都养胖了一圈。按理来说都快休息成大爷了,骨头汤喝了一盆又一盆,折的骨头也该长好了,结果医院一复诊,却莫名发现,该长好的骨头就跟骨折刚刚一周似的,根本没有愈合的迹象。

    旁人不懂怎么回事,聂夕辰心里通透,知道是自己的许愿石造的大孽,当天晚上回去便许愿,想要聂夕辰的脚腕尽快恢复如初。

    起初这个愿望被61.0驳回了,它认为宋亦空的脚腕至今没有恢复是不该发生的事件,除非宋亦空自己这段时间的修养中再次折了脚,否则不可能出现这种突发状况。

    同时高阶许愿石本能的自我保护防御,认为很有可能这是一个试探的圈套。

    苏豆万分不解,既然高阶除石都发出警告了,聂夕辰为什么还要许愿,直接中了别人的全套?

    聂夕辰沉默了一下,才缓缓道:“因为那个看不见的‘敌人’,他在威胁我。他不但发现我,找到了我的弱点,而且心狠手辣。宋亦空有天半夜腹绞痛被送进急诊,该用的药全都用了,状况一点没有好转。我当时但凡心狠一点不管不顾,他说不定就直接疼死了。”

    苏豆听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管她是否拥有除石,一直以来她都是个过得普通但欢乐的年轻姑娘,没多少值得挂在嘴边的忧虑,唯一操心的便是学业。哪怕拥有一块不太靠谱还整天污她一脸的除石,她依旧过得很开心,还因此拥有了一个又高又帅的学霸男友。

    现在有聂夕辰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她终于意识到,事情没有发生在她身上,可同样的状况却未必一定不会出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