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50

5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工夫和一块愿意主动穿裙子的石头计较,苏豆组织最简练的词句将聂夕辰的事情说了一遍。

    石头之间的竞争掠夺张顾寒本就心里有数,却没料到除了苏豆,认识的人中,竟然还有一个拥有许愿石,按照苏豆的描述,那还是一块等级61的高阶许愿石。

    张顾寒不解地问:“所以……除石当初从采石场出来走的是生产流水线?已经多到人手一块了?”

    苏豆:“应该不是吧,只是刚好我和聂夕辰都有,还刚好认识了。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你和宋亦空,我和她也没有机会认识,本来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玩儿的。”

    张顾寒不过随口一问,脑子里却已飞快运转开,他估计这事宋亦空还不知道,要知道,聂夕辰绝无可能自己一个人躲在外面——多好的展现男性魅力的表现机会,那厮怎么可能放弃。

    不过这时候哪儿有工夫去想宋亦空,把苏豆的话琢摩一番,张顾寒心底竟然荡开一层微妙的涟漪,以前没觉得,现在他突然发觉,苏豆还是挺信赖他的,有事几乎都会和他开口找他帮忙。

    苏豆心里却纳闷:为什么她觉得大神好像心情挺不错的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她一个低智商儿童不能理解的举重若轻?

    @

    聂夕辰被夺了除石,当初真是惊弓之鸟,火速就跑了。

    他给宋亦空找的理由是老家有事。

    人家里有事要走宋亦空也不能强留,还躺在病床上的他只能忍痛“割爱”,宋大明星为此没少暗自伤神,中二期病突然发作,连更三条微博微博缅怀自己还没开始就戛然中断的“爱情”,配图都显得伤春悲秋,好像在微博上给自己的爱情挖了个坟,天天在上面聊以慰藉。

    毛病!

    张顾寒扫完他最新那条没有胃口吃不下饭的配图微博,真心实意地在心里送了他这两个字。

    有些男的吧,小时候是小孩子,大了就是大孩子,时不时中二病发作,简直无药可医。

    不过等他领着苏豆,寻着聂夕辰发来的地址找到她临时的落脚点时,他又在心中诚心诚意地同情起了宋亦空。

    他本来以为没了除石到处躲藏担心受怕的聂夕辰日子比躺在病床上做大爷伤春怀秋的宋亦空惨,万万没想到,聂大小姐人租的是花园别墅,带空中阁楼小花园,一进门,崭新的小跑车停在院子里。

    张顾寒要是没看错,院子里大铁门敞开的那一刹那,苏豆被刺激得眼皮子狠狠哆嗦了一下。

    聂夕辰还真没亏待自己,地址是挺隐秘,市区的城中村,鱼龙混杂,这二层小楼隐秘其中,还真有大隐隐于市的意思。

    对此,聂大小姐是这么解释的:“我以前存了点钱,本来觉得日子还长以后再投资个小店买点房产过过小日子。这不是感觉日子要到头了赶紧花完赶紧结束吗?”

    还住着宿舍的穷学生苏豆完全不能理解这种享受精神,被如此具有精神冲击的物质享受迎面拍在沙滩上,垂死挣扎道:“我本来以为你住在那个酒店房间里……”

    聂夕辰:“住酒店钱花不掉啊,这样租一整套花得快。”

    苏豆:“你以后的日子……其实真的挺长的……”

    被这么一提醒,聂夕辰为自己如此挥霍肉痛得浑身发紧:“…………我也发现了。”qaq

    张顾寒站在院子里,莫名无语地望了望天,他觉得按照聂夕辰这个智商,和宋亦空凑一对大概也挺配的。

    就聂夕辰这脑子,看到张顾寒的时候也就疑惑了一刻,压根没深想苏豆来他也来,是不是知道了有关许愿石的秘密,她就是觉得——人带家属来也正常吧,张顾寒不就是苏豆家属么。

    进了门,窗帘一拉,小黑屋里一关,聂夕辰自己拿不定主意,等着苏豆和张顾寒给她点有用的。

    苏豆率先问她道:“我记得你除了一条除石,还有一条狗,你的许愿石消失了,那条狗呢?”

    她记得清楚,她和聂夕辰刚认识的时候其实是在新年大礼包的活动里,那时候女孩子们都跑得不快,苏豆一开始无计可施只能眼看着别人抢红包分她的等级,只有聂夕辰有一条狗外挂。

    后来她们在现实里相互认出对方也是因为那条白毛狗。

    来之前张顾寒就和苏豆讨论过,其实基本无计可施,即便5.2提示可以使用一次“时空赛跑器”回去过去的时间点,然而对方躲在暗处根本没有露过面,谁能保证回到过去就能改变历史轨迹?

    更何况,能回去的只有苏豆一个人,张顾寒半秒都不用思量,根本无法接受在苏豆这边现在的他被过去的那个他所替代,哪怕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同一个人也不行。

    当然,这些内心剖析苏豆是不知道的,她要是知道,一定会吐槽:yooo~~大神竟然连自己的醋都吃……

    而讨论下来,唯一的突破口,竟然是那只大白狗。

    同样作为当初“新年大礼包活动”参与者的外挂,对比张顾寒和大白狗,如果苏豆的除石被掠夺了,张顾寒作为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是绝对不会跟着消失不见的,那存在实体的大白狗是否也一样?

    狗?

    聂夕辰听完晃了晃神,抬手指着屋子门口的角落道:“不就在那里吗?”

    苏豆转头一看,还真是,大白毛无声无息蹲坐在墙角,她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此刻被聂夕辰一召唤,小家点着爪子尾巴跑了过来,尾巴摇成了一把扇子。跑到苏豆旁边时,很嗲地用身体蹭了一下她的小腿。

    苏豆抬手在大白毛的背上一抚,问道:“果然还在啊,你这狗叫什么?”

    聂夕辰弯腰摸了摸狗头:“小红。”

    苏豆以为自己没听清:“啊?”

    聂夕辰:“小红。”

    苏豆:“…………”

    真是个简单好记的好名字。

    然而这时谁也没发现,坐在一旁的张顾寒,他的表情有些许微妙。从转头看角落到回望聂夕辰脚下,他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一个焦距点。

    他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转头看向苏豆道:“你看得见?”

    苏豆反应过来:“难道你看不见?不对啊,之前在宋亦空的房子里玩儿,这狗不是刚好也在吗?”

    张顾寒很肯定道:“没有,我没见过。那天也没有狗。”

    苏豆:“…………”

    聂夕辰这才解释道:“哦,对的,一般人看不见,宋亦空也没见过。你能看见大概因为你有许愿石。”

    聂夕辰解释得不慌不忙,好像根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就跟说今天天气真好啊,这个菜真好吃一样。

    苏豆和张顾寒在听完之后默默对视一眼,相互之间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普通人看不见,只有拥有除石的人才能看到?那岂不是说,只要发现大白狗的这个真相,其他有许愿石的人很容易就能发现聂夕辰的身份?

    还说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暴露被发现了,这是不是傻?!

    张顾寒无言以对,默默翘起眉尖,苏豆看向聂夕辰,那眼神里满是敬佩之情——这么一对比,大神会不会觉得其实她智商还挺高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