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54

5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既然事情都搞清楚了,也不是窜门走亲戚,趁着天还没有黑,张顾寒自然要带苏豆回学校。

    回校之前,他们得把事情原原本本复述给聂夕辰听,好歹让她知道危险解除,不用再这么费劲躲着了,当然,还要把大白狗小红送回去。

    可小红疾恶如仇,现在看苏豆就和看张小曲没两样,一对狗眼里满含怨愤不甘,偏偏又是一条怕硬的瘪三狗,怒怼归怒怼,尾巴夹得死紧,吭都不敢吭半声。

    张小曲全然忘了自己刚刚是怎么化傲娇为软萌的,十分瞧不起那条白狗,趾高气昂离得远远的,好像小红在他眼里怂成了一只缩头乌龟,他看都不愿意看一眼。

    但小崽子的那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却不由自主跟着先后两步迈出门槛的张顾寒和苏豆。

    杵在一旁的保姆早给主顾张家成去了一通电话,张家成忙着开会,听说张家的二小子来了,也不做他想,只让保姆护工好吃好喝伺候,反正在他眼里,张顾寒不管两岁还是二十多岁,还不就是张家的毛头小子。

    毛头小子张顾寒跨出门槛,就觉得一道火辣辣的视线黏在自己身后,他转头,瞧见张小曲立在客厅里,昂着脖子看天花板。

    苏豆回头本要和张小曲道别,见那小崽子又恢复了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笑了笑,带着小红和张顾寒离开。

    然而进门前进门后,小红的认知观已然发生了改变,坐上车之后一声都不吭,用无声的抗议宣誓自己对苏豆的不满。

    苏豆哪儿有工夫和一条狗闹别扭,给聂夕辰去了通电话,原原本本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末了道:“你再仔细想想,到底是你的愿望被中断所以才被抢了石头,还是一时慌乱口误造成的?”

    聂夕辰哪儿还记得那天到底是口误还是其他,在理解后惊喜地尖叫道:“啊!这么说,我以后都没有危险了?”

    苏豆:“是吧。”

    聂夕辰大笑:“那我以后再也不会红颜祸水,因为除石害残宋亦空了?”

    苏豆:“……好像是这样。”

    其实聂夕辰躲藏了这么久,抱着有今天没明天的心态挥霍钱财的时候慢慢就已经想通了,失去一块使用了十年之久的许愿石的确很可惜,然而拥有本身就来得突然,失去虽然仓促却也不是无法接受吧?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她何其有幸拥有着一块许愿石走到今天,许了无数愿望,得到了很多别人根本没有机会拥有的,这么多年也足够了。她不能太贪心啊,这样就足够了。

    再者和她绑定的除石吧,属性略微有些奇特,这么多年坑了她一朵又一朵桃花,如今解除绑定,那至少她能好好谈个恋爱了吧?

    现在连危险警报都解除了,聂夕辰恨不能呼朋引伴开个party好好庆祝一番。

    她在电话里大喊“苏豆我爱你”,又嚷嚷着无以回报只能以身相许。

    事情圆满解决,也没有可预见的未来风险,苏豆也算聂夕辰松了一口气,又聊了两句便挂断电话。

    开车的张顾寒却突然低声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什么,苏豆以为在和她说话,疑惑地看过去:“什么?”

    张顾寒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在想,张小曲眼里我脑袋上到底顶着什么标签。”

    苏豆心虚挑眉,没敢吭声,她想起自己的除石当初在大神脑袋上安的几个大大的标签,除了“外挂”还算正经,其他竟然没几个是正常的。

    尤其最近那个标签,苏豆稍微回忆就不忍再继续想下去。

    由此及彼的推算,张小曲那些提示牌标签,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

    @

    回到学校,风平浪静地过了两天,很快就到了注会报名的日子,苏豆一口气报了四科,她想着反正报名费也不贵,死马当活马吧,能蒙过一科算一科。

    她这种心态,被张顾寒称为典型的失败者侥幸心态。

    “侥幸是因为心理没底,心理没底可能是没自信,当然,更可能是没实力。”

    苏豆把张小曲当熊孩子收拾过一次,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对付自己的高智商男友竟然有了突破口,就像上帝突然为她打开了一个狗洞般,她对这句褒贬偏向明显的句子的回复是:“实力总量有限,都用来找男朋友了,学习当然得落下。”

    这话跟粉红色小箭头一般,piu一下戳中张顾寒的心尖,他趁机握住苏豆的小手,男友力膨胀道:“考不上也没关系,你找的男朋友将来前途无量,必然钱财丰厚,足够养你。”

    以前坐在图书馆,苏豆脑海里总能冒出自己考过cpa,毕业应聘外企当上高级白领,从此之后平步青云走上人生巅峰女强人道路的幻想,如今却傻帽一样,脑子里冒出自己躺在地上,一叠一叠的票子跟飞雪一般落在身上,张顾寒一身爱马仕西服,站在旁边挥霍撒钱的豪爽场景。

    真是又雷又能让人满足。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恋爱智商无限趋向于负数的表现。

    郑晓晓评价苏豆:越来越像个恋爱中的女生。

    苏豆问她:“哪里像?”

    郑晓晓高深莫测地看着她,上上下下瞄着,视线在某处顿了顿,嘴角一弯,笑得诡异:“都变大了嘛。”

    旷日持久当了二十多年平胸的苏豆万分诧异地低头看胸口:“真的假的?”

    郑晓晓继续高深莫测,哼了哼转身,偏偏不答,吊着人胃口。

    苏豆却特别认真地想,难道因为恋爱影响心情,随之影响体内的雌激素,所以胸部二次发育了?

    却听5.2客观评价道【人类女性在怀孕期体内身体激素会随之改变,孕激素与雌激素同时增多,故而乳/房变大。】

    【鉴于你脱离单身狗时间不久,也没有性/生活,目前无怀孕可能。】

    【综上,若想通过此方法增加胸围和罩杯,需要有至少一次…………。】

    苏豆飞快在心里道:“我觉得我未来小叔子挺萌的,你要不要和他的除石做朋友,哦,不过要小心被它吃掉。”

    5.2顺利进入装死模式,显然根本不想看到那个智商和张顾寒有异曲同工之妙,还格外顺利抢到了高阶除石的小崽子。

    然而天不遂除石愿……

    没几天,苏豆在自己宿舍门口捡到了张小曲。

    第一眼看到那小崽子的时候,苏豆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闭眼狠狠摇了摇脑袋,才确认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彼时张小曲换了一身酷酷的黑色棒球服,戴着鸭舌帽,身上背着一个小书包,直挺挺站在门口,昂着小脖子,就像一只骄傲的小鸭子。

    见苏豆走近,孩子的小眼神里满是骄傲和倔强,就好像是谁求着他过来,他勉强抬起他金贵的脚,屈尊过来一般。

    苏豆惊呆了,郑晓晓却疑惑地看看孩子,又看看苏豆:“这是?”苏豆有弟弟吗?她记得没有吧。

    苏豆飞快解释了一句:“是张顾寒的堂弟。”

    郑晓晓一头雾水,咦,这是未来小叔子找嫂子来了?

    而这小叔子显而易见不是个好哄的主,苏豆走过去,问张小曲怎么会在这里,有没有给张顾寒打电话,家里人呢,照顾他的保姆阿姨怎么没在。

    这么多问题,张小曲通通无视,抬头看苏豆,撇了撇嘴道:“我离家出走啊,你这都看不出来吗。”又嘀咕道:“笨死了。”

    苏豆的母爱属于间歇性发作,几天前抱着小崽子的情分早就烟消云散,她弯下腰,笑眯眯抬手捏了捏张小曲的肉包子脸,下手还真没怎么客气:“要不要姐姐帮你回忆一下前几天发生的事?”

    张小曲想要挥开苏豆的手,扭着身体挣扎,一双大圆眼泪汪汪的,因为长得好看,瞧着还真叫人喜欢心疼,这要随便换了谁,保管都要心疼宠爱,可惜苏豆对付熊孩子经验十足,从来不吃这一套,郑晓晓是个反颜值控,又对小孩儿无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