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十四章 男人至死是少年

第十四章 男人至死是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天是我们塾学授课的最后一天,也是老夫最后一次给你们讲课,今天我们不学经史,不论诗赋,就随便聊聊天吧。”
  “从你们入学的第一天开始,老夫就问过你们一个问题:读书,是为了什么?现在你们都有了自己的答案了吗?”
  “来,殷郊,你是太子,你先来说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声答到。
  老人唔了一声,笑着点了点头。
  “黄天禄,你说说。”
  “为知,为己,为人。”
  老人依然笑着点了点头,接着继续问下一个少年。
  “李金吒,你呢,你觉得读书是为了什么?”
  剑眉星目的少年低头想了一下,然后坚定地说了两个字。
  “明理。”
  老人还是笑了笑。
  “你们都说得很好。”
  “大家都知道,我们塾学闭馆,是因为老夫告老还乡,要离开朝歌了。可你们知道老夫为什么要告老还乡吗?”
  少年们沉默了。
  “……因为如今天子沉溺美色,朝中如今奸臣当道,大肆迫害忠良……所以老师你才不得不辞官回乡。”
  良久之后,一名少年怯生生地答道,说话的同时,他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太子殷郊的脸色。
  “可是,既然我们读书人是为了为生命请命,为万世开太平,我们学了那么多道理,按照书上的道理,遇见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当庭力谏天子,和那些奸佞之臣奋力抗争吗,怎么可以选择告老还乡呢?”
  老人笑眯眯地反问了一句。
  那少年登时张口结舌,喃喃说不出话来。
  老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因为我怕了啊!”
  他看着身前的少年们说道:
  “你们的老师读了很多书,懂得很多道理,年纪一大把都快要进棺材了,可事到临头却还是怕死,怕自己死,更怕家人儿孙被我牵连而死,所以我逃了,你们的老师,其实只是一个懦夫!”
  老人朝着少年们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再起身时,已是老泪纵横。
  他在向自己的学生们道歉,此时老人的心中充满愧疚,这些少年是他教过地最好的一批学生,他过往几年也为之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可现在一切都付之东流了。
  他教了他们很多道理,可最后自己却没能坚守这些道理,那又怎么能让少年们相信这些道理呢?
  “你们以后的路怎么走,先生已经没资格说教,我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没资格让别人去践行,但希望你们以后依然要读书,也希望你们明白,书上的道理没有错,错的是你们先生。”
  老人的视线,在那些少年们一张张年青的,生机勃勃的脸上划过。
  殷郊,殷洪,黄天禄,黄天爵,李金吒,李木吒……
  每张年青的脸庞,都会有他们的明天,只希望有朝一日,在他们走过无数的荆棘险阻之后,依然是最初的少年。
  然后他抬起手,朝所有人挥了挥。
  “散学。”
  此时没有人知道,站在商家私塾前的这些少年,在未来的天地间,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曾经的同窗,为了各自的道理,最终在战场上生死相见。
  ……
  李靖站在二龙桥头,听那位老人上完了最后一课,一时间无比惘然。
  他也曾经是少年,也曾经坚信坚守过书上的那些道理,可最终同样选择了放弃,就在前几天。
  少年们已经散开,各自朝各自家的方向走去,这些少年的家基本上都在清水坊内,其中只有四个例外。
  两位皇子自然住在皇宫,另外两人则住在桃花大街旁的一条陋巷中。
  李靖朝那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迎了过去。
  “爹爹,您怎么来了,你是来接我们的吗?”
  眼尖的木吒首先看到了李靖,兴奋地跑了过来。
  而金吒却是呆了呆,接着偷偷朝四周张望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怕被其他同学看见。
  李靖笑着摸了摸扑到身前的木吒的脑袋,接着望向大儿子,看得出来,金吒现在的心情有些低落,应该和刚才那老人说的话有关。
  “怎么了?”
  “没事。”
  金吒下意识地答了一句。
  李靖正想说什么,这个时候却发现那位老人悠悠朝他们父子三人走了过来。
  “李靖李将军。”
  “商先生。”
  李靖连忙恭敬地对老人行了一礼,他没有称呼对方为商相,而是叫了一声先生,不是因为对方现在已经辞官了,而是因为商容是他媳妇的先生,也是他儿子的先生。
  “李将军,真是好久不见了。”
  商容上下打量了一下李靖,有些感慨地说道。
  其实说起来,商容认识李靖要比他的女弟子殷素知更早,当年那句“玉树神秀,冠一城之风华”的评语,就是出自商容之口,而也正是因为他的这句话,才有了殷素知好奇之下偷偷去见了李靖,一见之下便定终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