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丢手绢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丢手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靖站在天门之前,说了一声“开门”。
  
  然后天门就真的打开了。
  
  这样一幕景象,对于站在李靖身后的那些人来说,自然是无比震撼的事情。
  
  特别是对于那些东夷族长来说,在他们心目中,无比神圣的天门,从来没有被人攻破过的天门,就这么被一个殷人随声叫开了。
  
  在那一瞬间,这些东夷族长们,甚至以为李靖是被伏羲皇给附身了,顿时生出了许多崇敬。
  
  然后,从天门之后,有一道修长潇洒的身影走了出来,对着李靖躬身行礼道:
  
  “见过李将军!”
  
  “茯鸿!”
  
  “茯鸿!”
  
  “茯鸿!”
  
  李靖身后的那些东夷族长,齐齐发出一阵不可思议的惊呼。
  
  李靖转过身子,拉着茯鸿的手,笑吟吟地对那些东夷族长说道:
  
  “不错,正是茯族长,以后也将是你们东夷九族的夷王!”
  
  那些东夷族长的脸上,先是猛然一怔,接着露出了苦涩了笑容。
  
  只是当人跪下了之后,就很难再生起反抗之心了。
  
  然后东夷族长们的心里涌起一阵颤栗。
  
  他娘的,这家伙卖的是自己的女儿啊!
  
  符鸿也在低头苦笑,李靖放开他的手,然后又很是理解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茯鸿是在第二场海河之战的时候,被李靖擒下的。
  
  当时在战场上,李靖本来是准备杀了他的,他也不知道这人是谁,但看去应该是东夷族中的一个大人物。
  
  而就在他的手掌快要砍到这人脖子上时,这人很及时地喊了一句“愿降。”
  
  于是茯鸿就活了下来。
  
  而当李靖知道这人的身份居然是茯彩云的父亲,玄菟夷的族长时,同样很是惊讶。
  
  这样的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降了?
  
  “我女儿打不过李将军你的,这一点老夫相信自己不会看错,所以现在老夫愿意先投到李将军您的麾下,只希望届时李将军能给我们玄菟夷留一条路,也希望李将军能留我我女儿一条命。”
  
  这时当时茯鸿给出的解释,李靖表示很理解。
  
  不过理解归理解,他也没有帮茯鸿解释的意思。
  
  李靖的大军潮水般涌过天门,朝着蒙山山顶方向杀去。
  
  战事并不激烈,也很快就结束了。
  
  有茯鸿这位族长出面,玄菟夷的战士自然立马就投降了,至于东屠族,在天门被突破之后,军心就几乎已经全部瓦解,很快就放弃了抵抗,族长克蒙海山以及他女儿克蒙柔都被生擒活捉。
  
  山顶的那座宏伟的伏羲殿已经抬眼可望,大殿之前站着一道孤零零的倩影,看去有些凄凉。
  
  大殿之下,是一道长长的石阶,石阶下有一个宽阔的广场,往日这里是东夷人祭拜伏羲皇的地方,此时却挤满了殷军士兵。
  
  立在最前方的,是李靖和茯鸿两人。
  
  “李将军,可否让小人先上去去劝劝。”
  
  茯鸿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李靖无所谓地点了下头。
  
  ……
  
  茯鸿一脸歉意地来到了茯彩云的身前。
  
  “彩云儿,为父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而且作为玄菟族的族长,为父也要为族人的性命考虑,希望彩云儿你不要怪为父这么做。”
  
  茯鸿叹了口气道。
  
  茯彩云没有看自己的父亲一眼,整个人冷得像一块冰。
  
  “不要说这么好听,你只是为了你自己。”
  
  茯彩云怔怔地望着天上的浮云,无声地笑了一下,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现在那殷人总兵给你封了什么官?我猜以后夷人都归你统御了吧!”
  
  茯鸿的身躯微微一颤,有些无言以对,良久之后,他再次叹了一口气道:
  
  “彩云儿,降了吧,就剩你一个人了,何必呢!”
  
  茯彩云的目光,终于从天上收了回来,冷漠地看着茯鸿道:
  
  “他让来劝降的?想要我投降,那就让他自己来吧!”
  
  茯鸿看了自己女儿一会,确定自己再硕什么都没有用了,于是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山顶。
  
  “李将军,小女得脾气实在是有些犟。”
  
  来到一直李靖身前,他苦笑了一下道。
  
  “我会留她一条命,这是我答应过你的。”
  
  李靖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接着踏上台阶,朝上方那大殿走去。
  
  他此次出征的目的,是为了征服东夷,如今这个目的已经基本达成,茯彩云一个人降不降无关大局。
  
  当然,如果那女子战仙愿降的话,会让这种征服变得更彻底一些,也能让某些还暗中不服的人真正死心。
  
  而且这个叫茯彩云的女子,在领军打战上的才能其实真的还不错,虽然还有些生疏,但战场上的指挥调度颇有灵性,这一次无非是因为遇上了自己,才会败得这么惨。
  
  李靖倒是有一点将其收归于麾下的心思。
  
  所以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保持着相当的耐心。
  
  缓步走上台阶,走到大殿之前,来到那个女子战仙的身前,然后他看到了女子脸上哀莫大於心死的绝望眼神。
  
  李靖很理解这种被至亲之人背叛的痛苦。
  
  于是他沉默了一下。
  
  本来他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再问这女子战仙一句。
  
  “你服了吗?”
  
  只是这一刻,李靖收起了这种凌厉。
  
  因为他也是一个父亲。
  
  “我也是一个父亲,我家里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生的老三。”
  
  李靖微笑着对茯彩云说道:
  
  “照常而言,做父亲的人,就算有一些私心,任何事情总是先为自己儿女考虑的,可能他们帮儿女决定的事情,不是那么合自己儿女的心意,但总归没有坏意。”
  
  “恩,我知道这些话有点说教,也知道你现在肯定听不进去,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下,当初你父亲投降的时候,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我答应保证不取你性命!”
  
  “取我性命?”
  
  茯彩云冷笑了一声。
  
  “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已经赢定了?”
  
  李靖指了指台阶之下,台阶下有杀气腾腾的他麾下的虎贲,也有垂手恭立的东夷族长们,其中包括她茯彩云的父亲。
  
  “这不是我觉得的事情,而是一个事实,这场战争,我赢了。”
  
  在李靖说话的时候,茯彩云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手帕,似是想擦拭一下眼角的湿痕。
  
  “茯彩云,你被我九擒九纵,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希望你……”
  
  一位女子,取出一块手帕擦拭一下眼泪,这本来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只是出现在茯彩云这样一位一直给人强势之感的女战仙身上,却又有些给人违和怪异的感觉。
  
  所以李靖一边说着话,一边不免多看了一眼,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符彩云手中那块青色手帕上,顿时停止继续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