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当归自在 > 第二十八章:守山

第二十八章:守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凌菱的思绪自回忆中抽回,自乾坤袋取出一柄短刃,一瞬间将刺破掌心,取一滴血液滴在掌宗印信之上。
  只见凌菱右手运起法力结印,中指和无名指弯曲,余三指伸直,拇指压在弯曲的二指上,轻轻点触印信,顿时室内毫光大作。
  玄墨熙双目微凝,这绝非自在陵的印法,自在陵的印法七分缥缈自在,三分邪气霸道,绝无此印法这般恢弘大气,隐隐有种让人心悦诚服的力量存在。
  光芒大作之后,若不是偏殿中的烛火依旧在熠熠生辉,众人都觉得突然到了一个黝黑的洞穴之中。
  清晰可见的山洞中四壁潮湿,凝结的水珠不断的嘀嗒坠落,发出幽幽的“嘀嗒”声,且石壁上时不时散发着幽幽绿光,以及不断传出的破风箱般的“咳咳咳”声,山洞里很黑,只有幽幽绿光可以模糊的映照山洞里的情况。
  山洞四面都是钟乳石,水滴顺着钟乳石滴下来,滴在地上。
  洞穴角落有一中年美妇斜靠在墙壁之上,苍白的面庞似乎因痛苦而扭曲,肉眼可见的细细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渗出,好似每移动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而凌菱和玄墨熙自是清楚的认识,靠在墙壁上的中年美妇正是自在陵已经故去的掌宗——乐萱真人。
  玄墨熙口中凄然道:“无相境界的伴生小神通——借物留影。”
  说罢,借物留影的乐萱真人虚弱的声音幽幽传来。
  “咳咳……菱而,读不起啊,师姐,失信了。没能再回归山门,对不住。”
  “炎子瑜……自在陵的这些年的安稳盛世,其实都是他在默默的在负重前行,是他用一生血泪换取自在陵的现世安稳。”
  “所以,菱儿,谁背叛,都有可能,唯独炎子瑜,不可能,我至死,都不相信,我不信,一个爱宗门,胜过爱自己的男人,会在背后背袭击他所选定的掌宗。”
  “刚开始,我第一反应不是愤怒和悲痛,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受到迷茫与无助,在到后面我才感受到的愤怒,悲痛,再到后来才是冷漠,无情,最终如同空气一般的无视,但我心里明白,当我再次面对炎子瑜的时候,这一切所谓的冷静和无视,都将会不堪一击,所幸的是,我再也不会看到炎子瑜了,而且当我靠着冰冷的墙壁冷静下来时,细细思忖,便惊觉此事必有隐情,无他,炎子瑜已经是无相境,而当日袭杀我时,动用的修为却依然是乾元境的法力修为,虽是乾元巅峰,但这一线之隔,却是天差地别,若是他以无相法力袭杀我,我又怎能活着且庇护颖儿逃出生天?”
  “而且相识相知数十载,若是他真的有意置我于死地,又怎么会任由我突破重围,带走颖儿?且那日的他再无往日的灵动和城府。”
  “菱菱,这些年来,你在石龙山上看尽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而他却尝尽辣苦酸甜,苦修不止,征战不断,他,化身蛟龙,勇当先锋,走南闯北,练兵备战!而你因当年之事,心若死灰,自囚于传功殿之内,他却把他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留给了自在陵,留在了执法堂,若非他,以你当年之过,足以将你幽囚至死,而我,业务为力。若非是他用铁血和冷酷,不然又怎能庇护的了你数十载的逍遥自在。”
  “仅此一事,你知道么?菱儿,仅此一事,纵然他袭杀我百次,我亦不会怪他,自在陵倾注了他全部的心血,我与他也从未相疑过,背叛一说,乃是无根之水,但他所作所为,又实乃叛门死罪,这其中,我笃定,必有隐情!!!如若宗门仍能保全,望菱儿你慎查。纵,一切非我所想,也望你,网开一面。”
  “我的遗命,便是你菱菱竭尽所能,保住自在陵,当年,若非你,自囚自在陵,这掌宗之位,非你莫属,师姐我,实在是有愧于掌宗之位,若是日后查清此事隐情,菱儿,莫要被仇恨和死亡蒙蔽了双眼,如果一日未查清,他……他,他炎子瑜便一日是我自在陵执法堂首座,任何人不得妄动!若查清他情非得已,那便将掌宗之位,传与他炎子瑜,若果真一心叛门,便将他逐出师门,任何人不得胁迫与他。至于掌宗之位,你自行酌情处理。愚姐还望你接过这份重担,而墨熙,他不足以接任宗门重担,这是愚姐欠他的。”
  “至于炎子瑜,这是……这是我们欠他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