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当归自在 > 第二十九章:自在当战

第二十九章:自在当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初,大师兄炎子瑜与大师姐乐萱一个主内,一个主外,联手撑起风雨飘摇中的自在陵,在众多师弟师妹当中,他们二人几乎具备了世间所有美好的品德,天资聪颖、思谋远虑,乐观向上,坚毅果决。当年,不管凌菱再怎么迷茫,只要和师姐在一起,就算不安,也不觉得旁徨无依。
  “你还记得么?玄墨熙,当初你第一次执掌守山一脉,运筹帷幄,力退强敌,当你听到听到师姐的称赞,原本疲惫不堪的双眼,刹那间为之一亮,但是你没有看到是,事后师姐提及你,也是在我的逼问下红着脸低了头,而今你竟要毁掉师姐的一番心血,忤逆师姐最后的遗愿,玄墨熙,若是你当真坚持如此做,那也是你当真好的很。”凌菱眼神越发的游移恍惚,双眸深处的幽光渐渐的消逝。
  曾经有一个人,我记得她嗜甜不吃辣,记得她所有的小西关坏脾气,记得她睡懒觉永远接近午时才醒,记得她第一次爱的他。
  玄墨熙突然说道:“你说的,其实我知道。”
  我陪她经历无数心动的刹那,听过她朝秦暮楚的梦话,这些,我又岂会不知?
  当初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便知道,这辈子,我不会为她停下。如果不是她,宗门又与我何干呢?乐萱,我玄墨熙眼里是你,心里也是你,只是我好后悔没有亲口对你说出。
  “其实,如今的自在陵不仅仅是掌宗的心血,还是许许多多人的心血。不说别人,就说秦师兄,真的就无望乾元窥视无相么?不过是因为岐黄之道耗费太多心血罢了,当年回春殿后继无人,人人皆想扬名立万,纵横天下,谁又想自己困守小小的回春殿呢?”玄墨熙不无嘲讽的说道。
  秦尧士依然木然的跪坐于榻前,不声不响,无喜无悲,仿佛玄墨熙口中的秦师兄说的不是他秦尧士一般,是啊,谁不想扬名立万,谁甘心一生困守小小的殿堂,埋首于药草伤痛死亡之间?不过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也许因人而异,也许不尽相同,我们总是遍体鳞伤,却又默默的付出,静静的承受。
  凌菱挑了挑眉,说道:“所以,那便战?”
  玄墨熙说道:“自然,自在弟子,遇战当战,当死战。有我玄墨熙一日,自在陵便会安然无恙,若想毁我自在,除非我死。”
  “这话从你口中说出,可当真没有半分气势。”凌菱郁结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玄墨熙没有在接话,只是心里想到:“说不说的不重要,做不做才是最重要的。你担心我自暴自弃毁了自在,愚蠢的女人,我也怕你毫无斗志,心若死灰呢。毕竟,这里,也是我的家啊。”
  生而为人,活于此世,长在石龙,立于自在,无非便是甘洒热血写春秋。
  秦尧士如此的付出,自己毁了修真一途更高的成就,甘心放弃更高山峰上的风景,如此付出,就像那将藤蔓送上高处汲取阳光的树木一样,奉献了自己的心血与精力,却未求回报。然而,藤蔓叶茂之时,对树木的庇荫不期而至。
  只可惜,如今所有的付出,大半尽皆毁在了炎子瑜手中,门中执法堂与宗主一脉数十载的积累,如今十去七八,整体实力甚至比上次正魔大战之后的自在陵还要虚弱几分,而像宗门其他的分支,如传功殿,回春堂等大大小小的零散分支,皆无太多战力,例如传功殿,算上殿主凌菱,也不过仅仅有三人而已。
  如今的自在陵,唯有守山一脉战力未损,凌菱很清楚,若是师姐未死,无论如何,玄墨熙都会舍命护的自在陵安然无恙,可如今,而师姐已去,玄墨熙还能剩下几分斗志还未可知,所幸,自在陵是师姐的一生所爱,他也清楚,若能唤醒他的斗志,也不枉以己言他。
  卯时时分,黎明前的黑暗如此浓重,天上没有星、地上没有灯,一切都凝聚于庞大无边、充塞宇宙的寂静之中,这寂静笼罩了接石龙山。
  找不到分界线,光秃秃的树木在寒风中发出凄厉的尖叫,像一个遭遇凌辱的少女。突然,一阵凄厉的人嘶剑啸声从远处传来,一声比一声悠长,一声比一声哀怨,一声声凄厉呼叫,如泣如诉,令人毛发倒竖,在黎明前的寂静中令人毛骨悚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