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42章 小楼上电视了.

第342章 小楼上电视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事务所的名字就叫林建筑事务所,用建筑师的名字给事务所命名也是业界常有的事,比如贝聿铭的事务所就叫贝及合伙人建筑事务所,扎哈的叫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安腾的叫安藤忠雄建筑事务所,还有妹岛和世建筑事务所、盖里建筑事务所等等。
  
  这是因为一家建筑事务所的实力往往取决于他的领导者,没有什么比建筑师的名字更能吸引客户的了;对此,徐家平也没啥意见,反正之前做项目也都是以林楼为主导的。
  
  “以后接香江这边的项目就以这家事务所的名义好了,要是有机会接国内的项目也能用,这样就不用再挂靠别的单位了,还能省一波挂靠费!”
  
  “那我们的工作怎么办?”徐家平更关心地还是这个,现如今你让人辞了大学的工作去其它企业上班,就算是香江的企业,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
  
  但是徐家平在林楼手下干了一年多,可以说是名利双收,文章发了不少,赚到的钱更是比自己几十年的工资都多,要是只能二选一,他还真不好下决定。
  
  “建筑行业和其它行业不一样,不能只呆在学校里搞研究,想要提高自己就必须去外面接项目,所以我觉得老师在外面做项目应该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只是这样以来你们还在学校的设计院里上班,怕是就有点忙不过来了吧?”
  
  老师还可以继续当,但是在清华建筑设计院的工作怕是就得停了,而且日后大学建筑系的老师在外面兼职建筑师,甚至自己开建筑事务所也是常有的事儿,现在我去和吴委员说说,只要经常能拿回好项目来,我想吴委员也不会拒绝吧?
  
  把这方面的意思给徐家平说了下,徐家平也放松下来,只要有一家单位能养老,那就足够了,放弃清华院的职务对他来说也不是啥难事儿,反正如今在那里面他们只能帮人打打下手,对自己的提升远不如林楼这边。
  
  “行,我回去后先办个停薪留职吧!”这时候直接辞职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不过停薪留职倒是已经有了苗头,先办个停薪留职,等期限到了之后,再根据情况做决定吧!要是林楼这边发展好就继续带着,有什么意外也能回单位。
  
  “等我先和吴委员聊过之后吧,吴委员要是支持的话,你那边手续也好办地多!”趁着自己刚为学校拿到了一项大荣誉,这事儿就好办多了。
  
  回去的飞机上,林楼和徐家平翻看着刚刚到手的杂志,这两本杂志都是国际建筑界颇有影响力的期刊,上面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林楼的名字,用了不小地篇幅来介绍这次国际建筑竞赛结果,林楼和扎哈的设计得到了重点推荐。
  
  这一看就是矶崎新给杂志打了招呼,要不然文章也不会这么快就刊登出来,矶崎新在文章里盛赞了这两位青年建筑师的卓越天分,和未来建筑发展的影响。
  
  在此之前,林楼在国际建筑界已经小有名气,但是这种名气一方面来源于给贝聿铭当助手,另一方面则是他对cad软件的应用。
  
  香山饭店项目,人们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在了贝聿铭身上;而后库中学教学楼项目,大家更关心地则是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能对建筑设计产生的影响,单就建筑设计本身来说,这座教学楼虽然略有新意,但远不足以打动那些建筑师。
  
  至于林州大学图书馆和上海团委办公楼这两个项目,一个不允许宣传,另一个只在国内有影响力,所以国际建筑界少数知道林楼的人,都暂且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有一定潜力、对新技术的应用研究比较深入的年轻建筑师。
  
  还没有了解到他在建筑设计方面的实力,直到香江山顶俱乐部的图纸登上了这两本杂志,全世界的建筑师们才惊讶地发现,古老的中国竟然出了这样一位具有未来感的建筑师,他的设计实在是让人眼前一亮!
  
  这是他的正式处女作么?他之前还做过什么样的作品?他的设计理念完全是在清华培养出来的么?贝聿铭对他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应该不会特别大吧?从这座建筑来看,他和贝聿铭的设计理念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扎哈离开香江的时间比林楼早一些,林楼刚登上飞机的时候,扎哈已经回到伦敦了,去自己的事务所看了看之后,扎哈就去了联合建筑学院,如今她还在自己的母校担任老师。
  
  今天他的老师雷姆-库哈斯也回来了,其它老师也在准备为扎哈庆祝,和她一起庆祝地还有扎哈的同学、日后另一位结构主义建筑大师伯纳德-屈米。
  
  就在扎哈拿到香江山顶俱乐部竞赛第二名的同时,伯纳德-屈米也从472名参赛者中胜出,赢得了法国巴黎拉维莱特公园的竞赛。
  
  在这个方案里,屈米突破了传统城市园林和城市绿地观念的局限,力求创造一种公园与城市完全融合的结构,改变园林和城市分离的传统,把它们当作一个综合体来考虑。
  
  他将拉维莱特公园设计成了无中心无边界的开放性公园,没有围栏也没有树篱的遮挡,整个公园完全的融合到了周边的城市景观中,成为城市的一部分,在20世纪八十年代可以算是新型的城市公园。
  
  由于公园处于巴黎的近郊地带,周边多为世界各地的移民,为了满足这一文化要求,公园强调了“混合”的特性,将科学活动,文化展览,工业发展,娱乐休闲,科学教育,音乐欣赏与艺术等相结合。
  
  将高雅与通俗,贵族与平民,本土文化艺术与异国文化艺术综合起来,强调文化的多元性、功能的复合性以及大众的行为方式,为游客提供了丰富多彩的活动,使其能被不同的公众所接受,日后拉维拉特公园也成了巴黎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聊完了屈米的设计,大家又开始为扎哈感到遗憾,不过扎哈自己却不怎么看,她向库哈斯、屈米等人展示了林楼的设计,并坦诚在对东方文化的了解上,林楼确实比自己更加深入,而且林楼的设计比她的可行性高得多,林楼获得这次比赛的胜利也是理所当然。
  
  “林上绿道的设计非常新颖!”屈米刚完成了拉维莱特公园的设计,对各种和景观有关的设计非常关注,“这种设计很适合应用在山区!在此之前,那些坡度比较大的公园,都习惯在地上建造步道!”
  
  “这样固然可以让游客更深入地和自然接触,但同时也对原本的自然环境造成了极大地破坏,而且那些高大的树木也遮挡了阳光!”
  
  “将步道提升到森林上方,则可以一边享受充足的阳光,一边游览森林,同时也最大程度地保持了森林的原貌,这种设计实在是太棒了!”
  
  “主建筑的结构也很有趣!使用纵横两个主轴将建筑悬挑在半空中,尤其他还在靠外的一侧设计了游泳池,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工作!”日后设计了央视大裤衩悬挑结构的库哈斯,更欣赏主建筑的结构部分。
  
  扎哈-哈迪德、伯纳德-屈米和雷姆-库哈斯这三位未来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都给了林楼的设计极高的评价。
  
  而在地球另一面的日本,矶崎新也在和日本的同行们说着林楼,这群人里同样又很多现在已经享有盛名,或者未来会成名的建筑大师。
  
  1960年,为了在东京举办的世界设计节上发出日本的声音,一批年青的建筑师、设计师和学者组成了“新陈代谢”小组,通过出版同名专著,开启了在世界建筑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新陈代谢运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