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45章 援建项目

第345章 援建项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项目?”一听到大型公共建筑几个字,现场的老师们都激动起来,这是最适合建筑师发挥的领域了。
  
  建筑类别,按使用功能分类为居住建筑,公共建筑,工业建筑,农业建筑;工业建筑和农业建筑自然是以使用功能为主,几乎不考虑艺术性。
  
  而居住建筑又可以住宅建筑和宿舍建筑,这两种建筑类别同样也以实用性为主;当然,别墅等高端住宅建筑就要例外一些,建筑史上还是诞生过不少经典别墅项目,比如赖特的流水别墅、密斯-凡德罗的范斯沃斯别墅等等。
  
  这是因为相较于普通住宅,别墅等高端住宅人均使用面积较高,业主的经济承受能力也相对较强,同时对住住所居住之外的功能有一定需求,这就可以让建筑师得到更大的发挥空间,创造出更具艺术性的建筑作品来。
  
  你要是换成密集的小区住宅项目,甲方关注的就是经济效益了,这种情况下,任何增加成本的开支都会遭到甲方的强烈反对,这时候别说艺术性和其它方面了,就连基本的户型好坏都不一定能得到保证。
  
  而公共建筑则包括教育建筑、办公建筑、科研建筑、商业建筑、金融建筑、文娱建筑、医疗建筑、体育建筑、交通建筑、民政建筑、司法建筑、宗教建筑、通信建筑、园林建筑、纪念性建筑等分类。
  
  这些分类都比居住建筑、工业建筑和农业建筑有着更大的发挥空间,尤其是文娱建筑、体育建筑、交通建筑、宗教建筑、园林建筑、纪念性建筑这几类。
  
  五十年代北京曾经评选过十大建筑,最终入选的是人民大会堂、中国历史博物馆与中国革命博物馆(两馆属同一建筑内,即今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民族文化宫、民族饭店、钓鱼台国宾馆、华侨大厦(已被拆除,现已重建)、北京火车站、全国农业展览馆和北京工人体育场。
  
  这些建筑里面,人民大会堂、中国历史博物馆与中国革命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民族文化宫、全国农业展览馆属于文娱建筑。
  
  民族饭店、钓鱼台国宾馆、华侨大厦属于商业建筑;北京火车站属于交通建筑;北京工人体育场属于体育建筑;这十大建筑全部属于公共建筑,没有一个例外。
  
  在国外同样如此,从柯布西耶、密斯-凡德罗到路易斯-康、贝聿铭,再到丹下健三、矶崎新,这些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他们的代表作同样以公共建筑为主。
  
  为什么公共建筑比其它类别的建筑更容易成就经典?第一,通常情况下,公共建筑的投入比同等规模的居住建筑要高,花的钱多,出经典的几率自然就高了。
  
  第二,公共建筑的空间构成、功能分区、人流组织与疏散以及空间的量度、形状和物理环境等比居住建筑更为复杂,对建筑师的要求更高,这就导致了建筑大师更喜欢做这样的项目,不仅可以带来新的挑战,也能收获更丰厚的设计费。
  
  第三,大型公共建筑往往是一座城市的标志,甲方在决定建设这些公共建筑的时候,除了功能方面的需求,也有文化等其他方面的需求,而不仅仅是能用就行,这就给了建筑师们更大的发挥空间。
  
  建筑师们认真研究当地的文化背景等诸多因素,然后尽量和其它城市的同类建筑区分开来,各地的居住楼做得差不多不是问题,但不同城市的博物馆要是一样,那一定会惹人笑话。
  
  更宽裕的预算、更大的发挥空间、更高的设计难度、更丰厚的收入以及更容易成名等诸多因素加起来,让公共建筑成了几乎所有建筑师都想做的项目。
  
  而且吴委员刚才说的还是大型公共建筑,虽然小建筑也可以出经典,但是大型建筑毫无疑问更容易一些,同时由于经济发展的原因,国内如今获批的大型公共建筑并不多,就算有往往也会交给吴委员这样的资深建筑师来做。
  
  没想到今天竟然从天上掉下来这么大一块馅饼,设计大型公共建筑的机会就摆在自己面前,这谁忍得住啊?
  
  于是大家伙儿连连发问,“具体是什么项目?要建在那里?对设计师有什么要求没有?吴委员,这次可千万要算我一个啊,那怕是打下手也行啊!”
  
  但是也有人疑惑起来,这样的项目我们哪有资格做啊,就算吴委员没时间,国内还有其他建筑设计大师啊,怎么会找我们?
  
  很快,吴委员就揭晓了谜底,“这次的任务在国外,前不久,外事部门和非洲国家乌鲁迪达成了一项协议,咱们国家会帮着乌鲁迪设计、建造一座体育场,其中建设工作将由中建总公司负责,而设计任务则交给了我们!”
  
  “啊?非洲啊?”一听说要出国,大家还挺激动的,但非洲两个字却让大家集体熄火;现如今出国虽然是好事儿,但你也得分那个国家,去美国、法国、日本那肯定抢着要去,东欧、南美、中东国家倒是也行,虽然不如欧美日本发达,但也能涨涨见识。
  
  可非洲就算了吧!这地方比中国穷多了,有啥好看的?我要是想看穷地方直接回老家不就得了?那还用得着费这个劲啊!
  
  而且光是穷也就罢了,可非洲不光穷、还乱得不行,那地方天天打仗,别过去一趟把命给丢哪儿了,这就不划算了。
  
  还有少数稍微了解一点儿非洲的,抱着侥幸地心理问道,“吴委员?这乌鲁迪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啊?”
  
  非洲其实也有还可以的国家,最南边的南非就挺有钱的,还有北边的埃及和利比亚,勉强也凑合,要是这样的国家,出去看一看倒也没啥。
  
  不过这样的国家应该用不着中国去帮着搞建设吧?那这样的话,坦桑尼亚差不多的国家也行啊,这样的国家穷是穷了点,可和中国的关系不错,局势也比较稳定,出去辛苦几个月,就能攒不少外汇补助,回来给家里舔几样进口电器也好啊。
  
  而且设计体育场的机会也非常难得,留在国内的话,啥时候才能轮到我?这将来说出去都是资历,也是荣誉,说不定回来还能提一提职称和级别呢。
  
  可惜,接下来的信息再次让他们失望了,吴委员也不清楚乌鲁迪的情况,不过这次有外事部门的工作人员参加会议,在非洲司工作的孙祖杰替他介绍起乌鲁迪的情况来。
  
  “乌鲁迪位于非洲中东部赤道南侧,濒临坦噶尼喀湖,境内多高原和山地,大部由东非大裂谷东侧高原构成,全国平均海拔1600米,国土面积约为两万七千平方公里,四周都被其他国家环绕,没有入海口。”
  
  这地方听着不行啊,只听了一点儿,大家就开始打退堂鼓了,非洲他们不了解,可是根据中国的情况来推断,山区那肯定穷啊。
  
  “在历史上,乌鲁迪先后被英国、德国、比利时等国当做殖民地,直到1962年才独立,独立后很快和我国建立外交关系,六十年代中期因为乌鲁迪国内政局变化的原因出现了一些小波折,不过很快恢复正常,此后一直和我国保持友好来往!”
  
  这也正常,要是不友好谁会没事儿干给他们国家搞援建啊!大家伙默默地点头,继续听孙祖杰讲述;就当是听故事好了,回去后给人吹牛也能多个话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