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47章 美国的城市规划

第347章 美国的城市规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我实在是太想念你了,你应该退学加入到我们的团队中来!”飞机在旧金山机场降落之后,约翰-沃克等人过来迎接,一见面就送上热情地拥抱。
  
  “不不不,我的理想依旧没有改变,我更想成为一名建筑设计师,而不是商人!”林楼笑着拒绝,这样的对话几乎每次见面都要重复。
  
  约翰-沃克无奈地耸耸肩,他倒是也理解林楼的想法,其实对他来说也是一样,因为从本质上而言,他们是一类人,约翰-沃克更关心技术而非商业利益,幸好团队中还有阿瓦尔-格林这样的商业人才,再加上林楼带来的营销推广方式,才让公司得以顺利发展。
  
  “这次你回去的时候我也跟你一块儿吧!出来都半年了,总该回去看看!”现如今林桥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回国那点机票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要不是欧特克公司正在发展的关键阶段,他说不定每个月都能回去一趟。
  
  回到硅谷,大家先办了个酒会好好庆祝一番,这次的酒会吸引了更多风投公司的到来,新版本的cad比此前的版本更受消费者欢迎,那些看到欧特克公司飞速发展也想加入到cad软件研发行列的小公司被打得溃不成军。
  
  如今欧特克公司占据了美国市场大半份额,影响力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建筑设计领域,甚至开始把触角延伸到家装设计、景观设计、广告设计等诸多领域,同时研发部门也在尝试进入工业设计等其他领域,前景一片大好。
  
  这绝对是风投公司眼里的绝好项目,只可惜欧特克公司现金流非常稳定,暂时还不需要引入外部资金,只能等到上市之前再看看有没有机会了!
  
  尽管如此,风投公司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他们都知道欧特克公司一旦上市,必定会为股东带来丰厚的收益,因此他们就像苍蝇一样围在欧特克公司身边,试图和他们拉近关系,好获得分一杯羹的权力。
  
  “会的,会的,我们肯定会上市,只是在上市的时间上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欧特克公司不断放出各种消息,以吸引更多风投公司、金融公司的到来,这样才能筛选出更有实力、更适合自己的合作伙伴。
  
  酒会过后,林楼早早地开始休息倒时差,然后从第二天开始就忙碌起来,先去湾区的几所院校发表了演讲,以香江山顶俱乐部为例子,向美国的建筑界人士展示了自己的建筑设计理念,同时阐述了cad软件在建筑领域的美好前景。
  
  接着又举办了专门的建筑学术会议,在会上发表了类似的演说,由于矶崎新等建筑大师对林楼的称赞,吸引了不少美国建筑界的中坚力量参加,山顶俱乐部的设计也让他们大为惊叹,他们没想到如此超前的设计竟然诞生于一个中国建筑师的手中。
  
  而且他还是如此地年轻,在美国建筑界,像林楼这样年纪的从业者,绝大多数还在学校里学习呢,而林楼虽然也在大学里学习,却已经赢得了高规格国际建筑设计竞赛的大奖,美国的学生们现在却还在为老师布置的作业而头疼。
  
  这几次演讲让林楼在美国建筑界的名声更加响亮,虽然他们不全认可林楼的建筑理念,但也不得不成为,这是一位技术过硬、理念超前的建筑师。
  
  同时cad的影响力也在逐渐扩大,周边几所高校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把cad软件技术添加到教学课程列表当中;而与会的建筑师们,那怕是再保守的人,也被cad软件的超高效率所征服。
  
  欧特克公司的推广活动大获成功,新版本cad的销量又往上窜了一窜,搞得阿瓦尔-格林都想让林楼去欧洲、去日本再做几次演讲了,美国市场已经得到了深度开拓,这两个大市场还有很大的空白等着去填补呢。
  
  可惜林楼还要去非洲做项目,实在是没这个时间,他们只能在欧洲和日本本地寻找代言人了,林楼向他们推荐了扎哈和矶崎新这两位新结实的朋友,扎哈的山顶俱乐部在欧洲同样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矶崎新更是成名已久的大师,由他们出面肯定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演讲结束之后,林楼休息了两天,然后又开始工作,这回就不是为欧特克公司而工作了,而是去美国的院校以及一些研究机构了解美国的城市化进程和城市规划史,好为自己的观点提供理论支撑与数据支撑。
  
  北京城还有中国其他城市在未来规划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林楼大多都知道,但如何说服规划委员会乃至更高级的城市管理者接受,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总不能颠颠地跑过去对大领导说,我是重生的,你就听我的吧!
  
  那还不得直接被送到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去,嗯,这医院现在还没改名呢,叫做北京医学院精神卫生研究所。
  
  中国如今的城市规划比欧美国家落后,这既是坏事儿也是好事儿,后发国家可以摸着先进国家的经验过河,许多在中国还没有发生的事儿,他们已经经历过了,能搞清楚这些,找到这方面的资料,咱们就不用再走一遍弯路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东西都能找到参照的,中国的国情毕竟与这些先进国家不同,有些事情他们这么做合理,放到中国却不一定合适,有些方案在美国无法实施,却不代表中国也一样,所以在资料的选择上也应该有所取舍。
  
  现如今也不是没人来美国学习城市规划方面的知识,但是他们的做法往往有一个误区,那就是只盯着美国最新、最先进的地方!
  
  你要问这些东西好不好,那肯定是好,但符不符合中国的具体情况,那就不好说了,因为美国的城市化进程历史悠久,从十九世纪就开始了集中性城市化进程阶段,而中国那时候还处于我大清的统治之下呢。
  
  1800年,美国城市人口只占总人口比例的百分之五,而到了1900年,这一数字就达到了百分之四十;到了二十世纪,美国的城市化进程就开始从集中性向扩散型改变,具体表现为城市郊区化。
  
  由于集中性城市化进程带来的大城市中心环境、交通、治安等情况的恶化,而郊区具有环境好、低价低等优势,城市中高收入阶层开始纷纷向外迁徙,产业逐渐伴随人口向郊区扩散,这种情况的发展导致了卫星城的出现。
  
  和美国相比,中国的城市化要慢得多,尤其在1978年以前,在1950至1980年的30年中,全世界城市人口的比重由28.4%上升到41.3%,其中发展中国家由16.2%上升到30.5%,但是中国大陆仅由11.2%上升到19.4%。
  
  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的城市化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政府是城市化动力机制的主体;城市化对非农劳动力的吸纳能力很低;城市化的区域发展受高度集中的计划体制的制约;劳动力的职业转换优先于地域转换;城市运行机制具有非商品经济的特征。
  
  这种城市化的结果,是形成了城乡之间相互隔离和相互封闭的“二元社会”,即由财产制度、户籍制度、住宅制度、粮食供给制度、副食品和燃料供给制度、教育制度、医疗制度、就业制度、养老制度、劳动保险制度、劳动保护制度、甚至婚姻制度等具体制度所造成的城乡之间的巨大差异,构成了城乡之间的壁垒,阻止了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自由流动。
  
  而到了1978年以后,由于知识青年、下放干部返城,经济发展等原因,城市化进程开始提速,城市化率由1978年的17.92%提高到1984年的23.01%,年均提高0.85个百分点,是过去的两倍还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