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50章 又是竞标

第350章 又是竞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很多人都有一种误解,那就是对外援助这种乱糟践钱的事儿只有中国在干,实际上却不是这样,许多发达国家都在干这种事。
  
  2010至2012年,中国对外援助中无偿援助为323.3亿元,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统称为优惠贷款)额度为570.2亿元,按照当时美元兑换人民币的平均汇率6.6来计算,也就是无偿援助48.98亿美元,优惠贷款86.39亿美元,合计约为135.37亿美元。
  
  而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同一时期内,美国对外援助总额约为942亿美元,英国约为418亿美元,日本为578亿美元,德国为445亿美元,法国为424亿美元,都比中国要多得多。
  
  虽然网上有很多辱法的段子,但实际上能混进五大流氓队伍里面的没一个简单家伙,法国在非洲拥有极强的影响力,而这些影响力也和法国对非洲的援助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他们一直把援助重点放在了非洲的前殖民地。
  
  因为先前曾经殖民过乌鲁迪的关系,法国也将这个国家视为自己的禁脔,如今中国援建乌鲁迪毫无疑问会削弱法国对乌鲁迪的控制,这是法国外事部门不愿意看到的,所以阿尔方斯一提起这件事,皮埃尔马上做出反应。
  
  当然,这对他也是有好处的,法国每年都要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援建非洲,这些外事工作人员也可以从中给自己谋取好处,他和阿尔方斯是老同学,到时候将设计费标高一些,阿尔方斯自然知道该怎么回报他。
  
  所以无论于公于私,皮埃尔都很乐意去办这件事,“明天我会约个时间和乌鲁迪政府谈一谈,相信在法国建筑师和中国建筑师之间,他们会做出明智地选择的。”
  
  酒会结束回来,林楼等人继续休息调整时差,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恢复地差不多了,重新变得神清气爽起来,吃过早餐,陈建邦和孟志军带着他们前往准备修建体育场的地块,让他们先了解了解情况。
  
  孟志军介绍道,“地质勘查报告我们已经完成了,相信你们应该已经看过,这块土地的地质情况还是比较好的,没有太复杂的情况。”
  
  “已经看过了,你们的工作非常出色,帮我们节省了大量的时间。”林楼看着这块土地,此处位于鲁瓦加索城市边缘,土地相对规整,距离城市主干道也不远,到时候修条几百米长的路连接主干道就可以让乌鲁迪人很方便就能抵达体育场。
  
  “对了,孟指挥长,修建这座体育场的工人和机械都是从那儿来的,我需要先了解下这方面的情况,才好判断到底应该怎么设计。”不然的话,设计方案超出了施工能力,画好的图纸他们盖不出来,那就不好了。
  
  “主要管理者和大部分技术工人都是我们的人,普通工人则是从当地招募,另外根据我们和乌鲁迪政府签署的协议,我们也有帮他们培养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的义务;相对于周边一些国家的老百姓,乌鲁迪人要好一些,踏实肯干、也能吃苦…….”孟志军介绍道。
  
  听着他的话,林楼脑海里浮现出那些骑着二八大杠驮着上百斤香蕉在起伏的山区公路上艰难前行的乌鲁迪青年,他们的确具有这种素质。
  
  按道理说他们理应获得更好的生活,尤其是在非洲这块,具有这种品质的人可不多见;不过在非洲,一个国家能不能发展起来,国民能不能过上好生活,往往并不是本国所能决定的,他们深受跨国资本和欧美国家的制约。
  
  就拿肯尼亚来做例子吧,在肯尼亚辽阔的草原上,生活着成千上万头狮子、大象、犀牛、野水牛、猎豹、斑马、羚羊、河马、火烈鸟等野生动物,这个从前欧洲富人的狩猎天堂已全面禁猎,40多个国家公园及野生动物保护区现在成了世界各地游客亲近野生动物的天堂。
  
  然而在肯尼亚的动物们享受自由自在生活的同时,肯尼亚的民众却无人理会,欧美的圣母们愿意将大量金钱投入到保护动物中来,却一点儿也没想过为提升当地的经济水平和当地人的生活环境做点什么。
  
  肯尼亚需要铁路,然而欧美国家却一直用环保为借口组织他们修建,中国援建了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到内陆边境城市马拉巴的铁路,并在设计之初就充分考虑到了环保需求。
  
  在穿越动物保护区的时候,为了满足动物穿行,全部采取高架桥结构,该桥最高桥墩42.5米,最低桥墩6m,另外这些支柱也将被伪装,减少噪音污染,几乎不影响保护区内动物的生活和迁徙,还为肯尼亚增添了一个新的旅游项目——坐火车看动物迁徙。
  
  然而这样的项目却被欧美环保组织告上了法庭,许多世界性环保组织成员都从不同国家飞来抗议这项工程,更可悲的是,一些肯尼亚本地人也被他们忽悠,加入到抗议的队伍中来。
  
  那些欧美国家一点儿也不在乎肯尼亚人到底生活成什么样,他们只觉得自己游览玩耍、扮演圣母的地方会不会受到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下,非洲国家想要发展实在是太困难了。
  
  如果某个国家拥有丰富地自然资源,那就更糟糕了,政变、分裂、军事冲突、部族仇杀……西方国家会用种种手段保证这些资源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出产这些资源的国家百姓,并不能从中获取多少好处。
  
  “.…..但是他们大多都没接受过什么教育,文化水平不高,一些要求比较高的工作暂时还完成不了,所以如果有施工难度比较大的环节,那就只能靠我们的人了,如果这样的环节比较多,那还得从国内调人过来!”
  
  “我会尽量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的!”林楼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从国内调人毫无疑问会增加建设成本,能减少这方面的设计还是多减少一些吧!
  
  看完现场,大家又在城市里转了一圈儿,以了解鲁瓦加索整体的城市风格,免得设计出一座和鲁瓦加索格格不入的建筑作品来。
  
  几人的关注重点都有不同,林楼关注的是鲁瓦加索的整体风貌和建筑风格,李庆熙关注地是当地的植物种类…….
  
  遇到在街边踢球的少年,林楼还会下车和他们聊一聊,听听他们想要一座什么样的体育场;回来之后,也会请大使馆帮忙联系一些乌鲁迪当地的建筑从业者,听取他们的看法。
  
  同时向史睿生大使询问,了解乌鲁迪现任总统和主要官员的喜好,争取在第一次会谈的时候就能敲定大方向。
  
  按照原本的时间点,他们在今天就会去总统府和乌鲁迪总统以及外交部,交通、公共工程、装备和国土整治部,文化和体育部的部长们开会交流,但是当史睿生大使打电话和总统府约定时间的时候,那边却把安排推迟了。
  
  具体改到什么时间他们也没说,只是让林楼他们等候通知,听到这个消息,史睿生大使不禁皱起了眉头,“乌鲁迪最近也没什么大事需要总统阁下更改日程啊;小林,你们也不要着急,我想办法打听打听,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史大使在乌鲁迪呆了好几年,也结识了不少朋友,通过这些朋友,他渐渐搞清楚了原因,“法国也想接手乌鲁迪国家体育场的援建工作!”
  
  “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协议了么?法国凭什么插手啊!”胡忠平郁闷了,难不成我们要白来一趟?大老远过来我容易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