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60章 威尼斯双年展

第360章 威尼斯双年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胜荣幸。”皮尔-卡丹迫切地希望能和中国的艺术家们进行沟通,以此来了解这个国家人民的喜好,好为自己的时装打开市场,所以面对这样的邀请,他完全没有拒绝的道理。
  
  接下来的话题就变得轻松起来,双方就如今设计界流行的理念与趋势展开谈论,他们都对现在盛行的现代主义充满厌烦,于是越聊越投机,等结束的时候已经可以直接称呼对方的姓名,而不用像刚开始时候那么客套了。
  
  “和你聊天实在是太愉快了。”自从皮尔-卡丹来到中国之后,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精通时尚与设计的谈话对象,这次的交谈让他身心愉悦,倍感舒适,“明天我一定会去您家里拜访,好好欣赏您的作品。”
  
  通过这番谈话,他对林楼的设计充满期待,一位对美充满见解的建筑师,他的设计作品一定会让人感到惊艳吧?
  
  休息一晚,第二天中午退房的时候,皮尔-卡丹已经在大堂等着了,在他身边还有一位女士,他给林楼介绍了一番,“林先生,这是我在中国的合伙人宋怀桂女士。”
  
  这位女士穿着玫瑰红的皮尔卡丹订制礼服,大胆地将胳膊和双肩裸露在外,在八十年代的中国,这身打扮可谓惊世骇俗,大堂进出的宾客见到她无不露出诧异的眼光,然而宋怀桂女士却丝毫没有在意,淡定自若地和林楼握手问好。
  
  这位的出身可不一般,他的父亲曾任中央银行北平分行总经理,母亲出身书香世家,曾就读于南京金陵女子大学;1954年宋怀桂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与邓希贤的女儿成为好友,随后认识了一位保加利亚留学生万曼。
  
  很快他们俩便坠入爱河,但是那个时候涉外婚姻还属于空白领域,相关部门完全不知道如何对待他俩的结合,于是宋怀桂便写信给伍豪同志。
  
  伍豪同志亲自为这对儿跨国恋人送来了祝福,在中央美院的大礼堂里,宋怀桂与万曼完成了他们简单的婚礼,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桩涉外婚姻。
  
  其后宋怀桂离开故土,跟随丈夫来到保加利亚,进入索菲亚大学深造,继续探索艺术之路;在万曼的软雕塑艺术展上,宋怀桂遇到了皮尔-卡丹,此时皮尔-卡丹正需要一位了解中国,并懂得艺术的合作伙伴,宋怀桂也很想念中国。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宋怀桂成了皮尔-卡丹在中国的代言人,为他管理皮尔-卡丹品牌在中国的事业,以及他在中国开设的马克西姆餐厅,然后宋怀桂开始为皮尔-卡丹在中国发掘培养模特,让时尚渐渐为中国人所熟知。
  
  马克西姆餐厅也成了诸多文艺界人士聚会的地方,摇滚教父崔健在这里第一次演唱了《一无所有》;黑豹乐队在这里砸坏了唯一的吉他;贝托鲁奇在这里开始筹拍他的《末代皇帝》;尊龙在拍摄期间几乎一致待在这里;张国荣留下生前最后一张影像;而一脸稚气的姜文,捧着刚刚获得的奖杯,赖在吧台求着别人给他拍照。
  
  宋怀桂总是亲切而雍容的,能镇住任何场子,法国巨星阿兰-德龙在马克西姆举办50岁生日聚会时,声势十分浩大。
  
  那天阿兰-德龙与宋怀桂一同坐在中国与法国国旗的前面,在保镖们的包围下,接受无数闪光灯和话筒的采访;阿兰-德龙对着宋怀桂半开玩笑地说道。“今天我50岁,餐厅放进50个客人,就闭门谢客吧。”
  
  宋怀桂轻松地应对道,“我们中国有个传说,生日来多少客人就能活多少岁。”阿兰-德龙听了哈哈大笑,然后那天马克西姆被宾客们挤得水泄不通。
  
  “宋女士,您好,很高兴能见到您!”林楼向这位被时尚界尊称为“madamsong”的女士送上问好。
  
  “林先生,我之前可没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的沙龙很有意思,可惜我一直没机会参加,今天总算是可以满足这个愿望了!”宋怀桂说话确实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她能混得这么开,可不仅仅是因为出身的缘故。
  
  “宋女士的大名我也是早有耳闻啊,今天您和皮尔-卡丹先生能莅临寒舍,这绝对是蓬荜生辉啊!”聊了几句,林楼请他们上了自己的车,往四合院驶去。
  
  到了地方,皮尔-卡丹和宋怀桂看到四合院的模样,都觉得非常惊艳,“这真是奇妙的设计,完美地将古老与现代融合在一起,呈现出一种与西方建筑完全不同的魅力,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人们享受现代科技的成果。”
  
  “院子里的装修也很棒,摈弃了古典主义的繁复,呈现出一种现代主义的简约,但是从构成的元素来看,却又能看到古代中国建筑的魅力。”
  
  “如果你还有类似的设计,我绝对会租下来,当成我在中国的居所!”皮尔-卡丹看着那些瓦片组合而成的装饰,由衷地赞叹道。
  
  “怪不得那些画家、雕塑家来参加完你的沙龙之后,到了我那儿都会赞不绝口,这地方真的不错啊!小林,我下次要是打算办个派对,能不能借用你的地方啊?老是在马克西姆办,时间久了难免会让人厌烦。”宋怀桂也喜欢上了这里。
  
  她毕竟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又嫁给了一位艺术家老公,审美水平自然没得说,有能力发觉林楼这套四合院的亮眼之处。
  
  “我们正准备在老城区寻找一条胡同统一进行改造,改造的结果和这里应该差不多,如果到时候您还有兴趣,租个院子给您完全没问题啊!甚至我们在设计的时候就可以进行探讨,根据您的喜好来提供合适的方案。”这倒是巧了,菊儿胡同在改造完毕之后,同样深受在京外国人的喜爱,大部分院子都租给了外国人。
  
  “宋女士您要是想来,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啊。”林楼也想多和其他领域的艺术家们多多交流,这对激发自己的灵感同样有好处。
  
  “那就这么说定了,下次的聚会就在你这里开得了,到时候我带人过来;以后你要是想去马克西姆吃饭,给我打个电话就成,我怎么也得给你腾出个地方来。”宋怀桂取出自己的名片递给林楼。
  
  十九世纪末叶,一名叫马克西姆-加雅尔的人,选中了皇家大街这个地址,办起一家餐馆,并以自己的名字做店名。
  
  于是一八九三年五月二十一日,“马克西姆餐厅”诞生了,最初,贵族子弟阿尔诺德-贡达德携女友光临餐厅;此后他又时常约请朋友来聚会,很快,马克西姆餐厅便成了巴黎上流社会年轻人经常聚会的“俱乐部”。
  
  一九零零年在巴黎举办世界博览会时,马克西姆餐厅一时成了时髦的社交场所,俄国的大公爵、南美的富翁、德国与荷兰的男爵纷纷来此聚餐。
  
  去年,皮尔-卡丹花费一百五十万美元买下了马克西姆餐厅,并打算在中国开设分店,让宋怀桂负责日常管理,如今北京马克西姆餐厅的建设已经提上日程,预计明年就能开业。
  
  认识了这位时尚教母,就等于进入了北京的时尚界,说不定下去去她那儿吃饭的时候,还能看到崔健的演出呢?到时候拍几张照片,若干年后再翻出来,那可是满满的回忆啊。
  
  说起崔健,林楼想起了自己的学姐张克群,她是61年考入清华大学的,毕业后一直在做建筑设计师,然后生了个儿子叫高晓松,88年考进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然而这家伙毫无理工天赋,最后跑去做音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