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61章 榜样

第361章 榜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威尼斯双年展在艺术界很有名,和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并称为世界三大艺术展,并且其资历在三大展览中排行第一,被人喻为艺术界的嘉年华盛会。
  
  但是对普通人来说就有些陌生了,不过提到威尼斯电影节,那知道的人就会多不少。
  
  威尼斯电影节与戛纳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并称为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为“金狮奖”;张艺谋、贾樟柯、夏雨、巩俐等诸多中国著名电影人都曾经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荣获大奖。
  
  而实际上,威尼斯电影节只是威尼斯双年展的一部分而已,威尼斯双年展包括艺术、音乐、电影、戏剧、建筑、舞蹈等六大部分;威尼斯电影节正是其中的电影版块,除了电影节一年举办一次,其余均为两年一次。
  
  威尼斯双年展始于1895年,早期都是奇数年举办,1910年第9届威尼斯双年展,为了避免与1911年在罗马举行的国际艺术展冲突,决定提前一年即1910年举行,从此以后又改为偶数年。
  
  等到1992年第45届的时候,为了下一届展览符合双年展百年纪念,推迟一年在1993年举行,双年展从此改回奇数年;今年是1982年,刚好轮到第四十届双年展。
  
  皮尔-卡丹担心林楼不了解,于是专门给他普及了威尼斯双年展的相关知识,宋怀桂补充道,“其实早在1971年的时候,中国就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当时派了《红色娘子军》前去参展,还在巴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个倒挺正常的,巴黎之前也在闹革命啊,许多人看到这种节目,肯定会非常兴奋地吧?林楼在心里嘀咕着。
  
  皮尔-卡丹继续给林楼普及相关,“最早威尼斯双年展只包括绘画、雕塑等艺术,其后逐渐增多,1930年代音乐、电影及戏剧门类出现,1932年开幕的第1届威尼斯电影节,更是世界范围内的首个电影节。”
  
  “到了1980年,建筑又加入进来,现在威尼斯双年展一共有艺术、音乐、电影、戏剧、建筑五个类别,今年是第二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至于舞蹈,要到1999年才会加入威尼斯双年展,所以现在这个展会还不是六个项目。
  
  “威尼斯双年展不仅提供了国际艺术展览的一种流行模式,而且它本身就是当代国际艺术主要是西方艺术的风向标、晴雨表和观察哨;它并非一成不变的固定模式,而是随着西方艺术演变而不断演变的变化模式。”
  
  “历届展览的内容基本上与西方艺术演变的历史同步。威尼斯双年展与当代艺术形成了互动的关系:一方面它推出的最新艺术流派促进了西方艺术的演变,另一方面西方艺术潮流的涌现又推动了双年展。”
  
  “这一点对建筑界来说同样如此,如果在这次展会上你的作品赢得建筑师们的青睐,那么你就能够引领建筑界未来的风潮;许多年轻的艺术家都曾经在威尼斯双年展上赢得名声,或许你可以成为下一个!”皮尔-卡丹担心林楼不肯答应,于是用这些来诱惑。
  
  “小楼,这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宋怀桂跟着劝道,她觉得如果在欧美国家,那位年轻艺术家得知自己有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机会,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吧?
  
  “但是现在只剩下大半个月时间了,还能报名么?”林楼自然知道威尼斯双年展的影响力,日后王澍就曾经参加过。
  
  2010年,日本女建筑师妹岛和世成为第十二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策展人,并宣布了本次展览的主题——“相逢于建筑”;王澍以“衰变的穹顶”获得特别荣誉奖,成为了首位以个人名义登上世界第一大建筑展领奖台的中国建筑师。
  
  而在此之前,“长城下的公社”获双年展“建筑推动大奖”,但这个作品是由亚洲建筑师合作完成的,王澍虽然也参与了这个项目,却不是他独立完成的。
  
  在此期间,也有多位中国建筑师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并于2003年在这里建立起了中国馆,此后每年都有不同的艺术家参加展会。
  
  但是这种展会是需要提前报名的,如今距离展会开幕只有短短半个月时间,报名审核估计早就结束了吧?
  
  “不用担心,我和本届主席吉西皮-加拉索先生非常熟悉,所以预留一个展位应该不成问题。”皮尔-卡丹也算是时尚界、艺术界的知名人士,这点事情对他来说只是小问题而已,不过他还是补充道,“只要你拿出来的作品足够惊艳,我就可以保证你能登上本年度威尼斯双年展的舞台。”
  
  所以他还是没把话说死啊,要是自己拿出来的作品不能让他满意的话,那估计这次就参加不了了。
  
  想想倒也挺正常的,皮尔-卡丹怎么说也是知名时装品牌,旗舰店的设计可不是小事儿,要是设计地太差,还拿去威尼斯双年展展出,那可就不好看了,全世界的艺术家、批评家恐怕都会笑话他的吧?
  
  如此以来,比如会影响到皮尔-卡丹的品牌声望和销量,所以必须得慎重点才行;当然,这也是因为林楼如今的名声还不够,如果换成贝聿铭的话,他肯定马上就拍板敲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贝聿铭想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完全用不着别人引荐,以他的资历,当策展人都绰绰有余。
  
  “我试试看吧!”这对林楼来说也的确是个好机会,要是能在这次展会上一鸣惊人的话,他在欧美建筑界的声望必将大大提升,反过来影响到国内,在许多问题上就有更多话语权了,同时也能接到更多的项目。
  
  “威尼斯双年展每年都有主题,上一届的主题是本届的主题是‘艺术的自然和自然的艺术’,本届主题则是‘艺术作为艺术’,你可以围绕这个主题和皮尔-卡丹的文化传承进行发挥,稍后我会把相关资料给你送过来。”
  
  林楼点点头,这件事就算是达成了意向协议,如果自己的作品能让皮尔-卡丹满意,那么他就将获得参加本年度威尼斯双年展,同时也是第二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机会;另外还可以拿下皮尔-卡丹新旗舰店的建筑设计合同。
  
  “除了这些之外,我还需要旗舰店所在地块的资料,越详细越好。”林楼补充道。
  
  “晚上回去我就打电话,让法国那边乘坐最近的航班把资料送过来。”反正林楼懂法语,就算看原版资料也不成问题,要不然光是翻译资料就得好些时间,这样的话恐怕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参加本年度的展会了。
  
  聊完正事儿,大家变得轻松起来,就着乌鲁迪的咖啡聊起了艺术和设计,等晚饭的时候,大家又就着火锅喝起了乌鲁迪的香蕉啤酒。
  
  到了晚上九点多,皮尔-卡丹才告辞离去,宋怀桂开车送他回酒店,在路上有些担心地问道,“先生,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一个这样的年轻人合适么?”
  
  就像时下很多有机会了解外国的中国人一样,宋怀桂对自己的国家始终缺乏一些信心,只是刚才不方便开口,等出来之后才提醒道。
  
  “林先生的香江山顶俱乐部有一种未来感,这和如今时尚界流行的趋势是一致的,从这个角度而言,他的设计理念和皮尔-卡丹的追求是一致的。”
  
  “另外,在上届展会中,意大利艺术批评家阿希尔-博尼托-奥利瓦与瑞典艺术批评家哈拉尔德-塞曼一起创办了‘开放’展,重点推介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开放’展不仅是向青年艺术家开放,而且是向非欧洲文化开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