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69章 捡漏

第369章 捡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但是很遗憾,我待会儿还有个酒会要参加,就不能陪你去了,希望你玩得愉快。”皮尔-卡丹眨了眨眼睛,稍微暗示了下酒会的目的,就先起身告辞了。
  
  林楼到楼下敲了敲李庆熙的房门,“走,一起去看看画展去,既然来了,怎么也得看一看,免得回去别人问了我们啥也不知道!”
  
  “现在西方流行的绘画流派我可不大看得懂!”李庆熙嘀咕了一句,不过还是没有拒绝,正如林楼所说的那般,来都来了,不去看看似乎少了点什么,而且回去之后,那些参加沙龙的画家要是问起,自己啥也不知道,那就有些尴尬了。
  
  日后,威尼斯双年展对中国画家也颇为青睐,甚至在2009年为中国青年画家刘中举办了名为《大自然的赞歌》的个人画展;但是现在,这里依旧以欧美的画家为主。
  
  不过在此之前,已经有中国画家的作品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了,1958年,中国送来了一批齐白石的画作。
  
  1980年,也就是上一届,送来了一批绒织挂毯,当然单纯的绒织挂毯肯定不符合要求,不过这些挂毯却是根据中国现代画家的作品复制的,倒也搭得上关系。
  
  威尼斯双年展一般以国家为单位接受邀请,然后由该国决定一个策展人,来负责本国的展出,此次受邀的有三十六个国家,此外还有一些像林楼这样的个人参展者。
  
  绘画作为一项历史悠久、影响力巨大的艺术类别,威尼斯双年展的画展可以说是影响力仅次于电影节的展出。
  
  此次画展一共展出了220位艺术家的1400多件作品,另外还包括了几个重要展览:法国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的回顾展;奥地利表现主义大师席勒的回顾展;现代雕刻先驱罗马尼亚艺术家布朗库西的回顾展;“艺术作为艺术”主题展览;以及青年艺术家展。
  
  进到展馆里面,墙上挂着一幅幅风格不同的画作,有的极其抽象,有的异常写实,还有些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些单纯的色块,还有些就好像儿童的涂鸦一般。
  
  “额,小楼,这些你能看得懂?”进去之后,李庆熙就有点心虚了,虽然建筑师对色彩、线条等也有较深的研究,但和画家的路子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尤其是二十世纪绘画艺术的发展要比建筑艺术更加大胆前卫,许多画他确实不怎么看得懂。
  
  “传统一些的我还勉强,那些抽象作品、超现实主义作品还有极简主义,我也看不大明白啊!”林楼摇摇头。
  
  不过虽然看不懂,但要是遇到某些后世在拍卖会上拍出过天价的作品,林楼还是不介意捡捡漏的,实际上这才是他过来的目的;从画家的作品里为自己寻找设计灵感只是借口罢了,虽然扎哈曾经从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画作中吸取了不少灵感,但林楼身为重生者已经不需要这样了,他又更好的灵感来源。
  
  “不过我上次和赵无极先生聊过,最近几年西方的绘画作品似乎有价格暴涨的倾向,要是看到感觉还可以的画作,我打算买几幅回去收藏,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试试。”林楼把赵无极拉出来当挡箭牌了,要不然也不好解释自己为啥突然想着要买画。
  
  对了,等颁奖典礼结束之后,还要去巴黎一趟,要是方便的话,倒是可以去赵无极的画室里看看,能拿下几件作品那就更好了,他的作品现在虽然已经很贵了,但比起后世来还差得远呢,能拿下来起码也是百倍的升值。
  
  “还是算了吧,这价格可不便宜。”李庆熙摇摇头,指着画框上的标价说道,这里面最便宜的作品也得几千美元,“这一幅就顶得上一套四合院呢,我还是把钱留着买房子算了。”
  
  这倒是也行,买四合院的升值潜力一点儿也不比这些绘画作品差,而且风险也要更小一些,四合院在今后四十年只会涨不会跌,画家的作品还是有可能跌的。
  
  “马蒂斯的作品啊!这也太贵了吧?我有十来几十万美元干点啥不好啊?”他们首先看的自然是最主要的展览,马蒂斯的大名李庆熙自然也听说过,他被画作上的标价吓到了。
  
  参加大师回顾展的画作,有些是博物馆的藏品,有些是个人收藏家的藏品,这些作品大多不对外销售,不过还有一部分则可以购买,而且在画框上贴出了售价,李庆熙盯着画框上的标签看了好半天。
  
  当然,就算买下作品也不是马上就拿走,毕竟展会还没有结束呢,要是看上某件作品的话,可以先签协议,等双年展结束的时候在进行鉴定和交割。
  
  啊,真便宜啊!林楼却是另一种感受,他在后世参与过某个现代美术馆的竞标,在搜集背景资料的时候,了解过一些现代美术作品的情况,对一些拍出高价的艺术家印象颇深。
  
  马蒂斯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虽然不如毕加索、梵高那样经常拍出上亿美元的价格,但也经常出现千万美元级别的成交。
  
  纽约时间2018年5月8日晚,号称“世纪拍卖”的“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珍藏”正式举槌,马蒂斯的名作《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被估值5000到8000万美元之间,最终以8075万美元(约合5.39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
  
  伦敦苏富比2015年2月3日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呈献,马蒂斯1942年所绘制的《黑色椅子上的宫女》被估价为900万至1200万英镑。
  
  2009年巴黎苏富比拍卖会上,伊夫圣罗兰收藏的马蒂斯1911年的作品“lescoucous,tapisbleuetrose”以4560万美元成交。
  
  而现在,只需要花费十多几十万美元,就能拿下一幅马蒂斯的作品,等三十来年之后,就会变成几千万美元,这绝对是捡漏啊。
  
  奥地利表现主义大师席勒的拍卖价格要稍微低一点,2001年,他的《画家安通培希卡(antonpeschka)》的肖像画,在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770万英镑成交。
  
  不过相应的,他的作品如今的价格也要比马蒂斯的低一些,大多都在十万美元以内,买下之后照样有几十上百倍的涨幅。
  
  在日本人还没有全球大肆收购艺术品,在中东那些石油富豪还没有开始到处挥舞支票的年代,艺术品的价格自然远没有日后那么夸张,现在林楼看啥都觉得像是在捡漏。
  
  布朗库西的作品同样如此,还是在2009年的巴黎苏富比拍卖会上,依旧出自伊夫圣罗兰的收藏,布朗库西的作品“l.r.夫人像”(1914-17)以3710万美元售出。
  
  此外还有一个趣闻,一位法国收藏家巴拉德尔将由三块大理石组成的〈lepoisson〉(约1920-22)系列抽象海洋生物雕塑,于2018年夏天委托给埃德尔曼,但回到巴拉德尔手中时,据称雕塑已被损坏,“明显的结论是主要的大理石被打破了一半。”
  
  于是巴拉德尔向埃德尔曼求偿超过2250万美元的赔偿金,作为诉讼附件提交的评估报告估计布朗库西雕塑由于损坏已损失了75%价值约为1690万美元,该报告将修复后的价值定为560万美元。
  
  布朗库西最高拍卖纪录为2018年5月在纽约苏富比以7100万美元售出的〈少女的风姿(南希-库纳德)〉(lajeunefillesophistiquée(nancycunard));2017年5月同样于纽约苏富比〈沉睡的缪斯〉(lamuseendormie)以近6000万美元成交,位居第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