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99章 联合设计

第399章 联合设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演讲结束后的第二天,黑川纪章便如约来到林楼的四合院里进行参观交流,一进来,他就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院子里的一切。
  
  “我一直认为建筑的地方性多种多样,不同的地方性相互渗透,构成了现代建筑不可缺少的内容,我在日本设计的项目,几乎都是日本民族文化与西方现代文化的结合,从这套院落可以看出,林桑您的设计理念和我的颇有共通之处啊!”
  
  “这套四合院的设计,也参考了一些江南民居的元素,而江南民居中有一种特殊的建筑形式叫做廊棚,这做法的初衷是使商家贸易﹑行人过往免受日晒雨淋之苦,这种应用除了给行人带来行动上的方便外,还连接了室内外,充分与自然沟通,和您的灰空间理论不谋而合。”
  
  灰空间是黑川纪章提出的建筑理论,也称之为泛空间,其本意是指建筑与其外部环境之间的过渡空间,以达到室内外融和的目的,比如建筑入口的柱廊、檐下等,也可理解为建筑群周边的广场、绿地等。
  
  这种理念在建筑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尤其受到日本建筑师诸如安藤忠雄等人的喜爱,林楼借着这套四合院谈到了黑川纪章的得意理念,让他很是高兴。
  
  “在日本建筑领域,与常人关系最密切的灰空间恐怕要数住宅的玄关,它与客厅等其他空间的界定有时很模糊,但就是这种空间上的模糊,既界定了空间﹑缓冲了视线,同时在室内装修上又成为了各个户型设计上的亮点,为家居环境的布置,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黑川纪章同样用日本的传统建筑做例子。
  
  他饶有兴致地说起了自己创立灰空间理论的由来,“我当年读书的时候接触到日本茶道创始人千利休阐述的‘利休灰’思想,以红﹑蓝﹑黄﹑绿﹑白混合出不同倾向的灰色装饰建筑,我觉得这种理念非常有趣,于是就做了专门的研究。”
  
  “并把这种理念从单纯的色彩延伸到空间之中,就像灰色是黑白的过渡色一样,‘灰空间’就是封闭空间与开放空间的中介,或者说是内容与功能不同的空间之间的过渡空间;由于它的存在,冲破了封闭空间的制约而争取与户外空间取得更加广泛的联系,从而使主体与客体情景交融。”
  
  “这是我们东方建筑文化独有的理念,西方的建筑总是过于强调建筑和自然的界限,而我们东方建筑文化则更强调建筑和环境的融合!”林楼拿出了香山饭店的图纸,这一点也是他当初特意和贝聿铭强调过的。
  
  “的确如此,也唯有贝先生这样出生在东方的建筑师才能设计出这样的作品,如果换成欧美的那些建筑师,做出来就是另一个样子了,恐怕会辜负香山的美景啊!”香山饭店的设计中也频繁地使用了灰空间,让黑川纪章赞不绝口。
  
  等将来看到秀美术馆的时候,估计你会更加高兴吧?贝先生在秀美术馆中那段灵感来源于《桃花源记》的通道,绝对是灰空间理论的巅峰呈现。
  
  双方的理念契合,那么接下来的谈话就更愉快了,黑川纪章兴致勃勃地点评着林楼的作品,从后库中学教学楼到林州大学图书馆,再从香江山顶俱乐部说到皮尔-卡丹拉德芳斯新旗舰店,“……哈哈,矶崎桑对你这件作品可是赞不绝口啊,回去后跟我们说了好多次,这也是我答应来清华做交流的重要原因之一……”
  
  “您的中银舱体楼也让我大开眼界,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建筑还可以这么做!”于是交谈愉快地进入到商业互吹环节。
  
  中银舱体楼黑川纪章1972年的作品,这幢鸟巢式的建筑几乎成了他的商标,黑川纪章用140个6面舱体悬挂在两个混凝土筒体上,组成不对称的、中分式楼。
  
  在仔细琢磨的小房间里,配有磁带收音机,高保真音响,计算机和浴厕,没有一寸多余的空间;建造永久性的结构,然后插入居住舱体,后者可以随时更换,以此来保持整栋建筑的新陈代谢,这也是“新陈代谢主义”的核心理念。
  
  双方在建筑理念上并不完全相同,但也颇有共通之处,于是这聊天就很愉快了,俩人甚至从单纯的建筑设计聊到了城市规划。
  
  在城市规划领域,黑川纪章同样颇有成就,他的事务所就叫黑川纪章建筑与都市设计事务所,曾经和丹下健三一起参加过东京的城市规划方案制定,和林楼现在跟着吴委员干的工作差不多,后来又自己主持了菱野新城的规划。
  
  日后他还接受过中国方面的邀请,为郑州的郑东新区制定了规划方案,黑川纪章为了解决郑州新城区和老城区的问题,把自己以往的许多理念都应用其中。
  
  在他的规划中,郑东新区和老城区并没有完全分开,而是规划了一条“西南——东北”向的发展轴,该轴线汇聚了二七纪念塔、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城市cbd等主要功能中心,也把贯穿郑州的金水河、熊耳河连接起来,弥补了新城旧城之间的割裂。
  
  “北京拥有悠久的历史,特别是老城区,必须要保护起来,但是因此又产生了许多新的问题,老城区位于都市的核心,如果不能进行彻底的现代化改建,那么必然会影响整座城市的交通体系!”他谈起了对北京城市规划的看法。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城市的核心区域,有这么一座不能大规模改造的老城,城市只能向四周扩张,而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新城,都要经过旧城才能抵达其它区域,那么必然会引发交通问题,就算建设多个快速环线,也只能越来越堵。
  
  这种情况不只是出现在北京,像西安等和北京情况类似的城市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一到上下班高峰期,西安的二环、三环就堵得不行。
  
  接着他又开始说起自己在这一问题上的经验。“我和丹下老师在制定1961年东京城市规划方案的时候,并没有将东京的发展理解为行政区域的扩张,而是将其作为几个小型城市的复合体、集合体连接在一起!我将这种理念称之为根茎结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