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零九章 E=1.66

第一百零九章 E=1.6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脱离了死亡的威胁,对身为实验材料的詹妮而言便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但实际上她的处境仍然没有步入光明:她只不过是从一样“东西”变成了一个“奴隶”而已,而在很多情况下,这两者其实也没多大区别。
  
      可当时的詹妮却没多少心思来思考这些,能活下来便已经让她无比庆幸,而能够以法师学徒的身份(尽管是奴仆学徒)读书识字、学习魔法更是她想都没想过的好事情,她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那些知识,近乎昼夜不休地读书、识字、辨认符文、记忆法术,而且很快,她便发现拉文凯斯有着和自己差不多的爱好与思维方式……
  
      他们结成了好友,忘年之交,拉文凯斯兴奋地将他珍藏的那本笔记展示给詹妮,并讲述着笔记中那些不可思议的、扎根于数学和逻辑的事物,两个法术实力低微,而且压根没有好好接受正规法师教育的“学徒”汲取着笔记中的知识,并以其为基础建立着自己的世界观。
  
      他们全然没有意识到这种依靠公式和计算来接近真理的研究方式在正统的、信奉以个人实力追求真理的法师们眼中是多么离经叛道。
  
      而在另一边,詹妮的“导师”,那位强大的魔法师很快便发现詹妮的魔法天赋其实低微又可怜,这个从实验材料中爬出来的病秧子有且只有那么一丁点感应魔力的能力而已,以她的精神力天赋,恐怕一辈子都只能掌握几个学徒级的法术戏法,而无缘正式法师的行列。
  
      所以他很快便停止了在詹妮身上的投入,并迫切地想要收回成本,他给了詹妮一瓶魔药和一份法阵图纸,让詹妮把魔药喝下去,强行催化成一级法师,然后开始符文师的练习。
  
      已经喝过魔药的拉文凯斯私下里阻止了詹妮,并给出一个大胆的建议:何不相信笔记上的知识,相信平日里根据笔记知识推导总结出的那些公式,尝试着不借助法术,而仅凭数学与逻辑来控制那些符文?
  
      詹妮听从了拉文凯斯的建议,并以学徒身份完成了对法阵的重构。
  
      那大概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份“算出来”的法阵。
  
      但她的“导师”并没有因此而奖赏她,反而大发雷霆,并很快查明了是拉文凯斯在“搞小动作”,紧接着,他又顺藤摸瓜地查到了那本笔记的存在——这近乎“背叛”的行为让他更为震怒,他认为一本写满了胡言乱语、来自实力低微的蹩脚法师的研究笔记竟然可以在他的法师塔中蛊惑他的仆人,这对他而言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大魔法师怒火中烧,准备摧毁笔记,并狠狠惩罚自己的两个“学徒”,但这时候拉文凯斯却第一次勇敢地站了出来,主动面对自己“导师”的怒火。
  
      他独自一人接受了惩罚,并以一只眼睛、四分之一灵魂和两条筋腱为代价保住了那本笔记和詹妮,他尝试让那个暴虐的大魔法师相信,保留笔记并让愚笨的学徒去研究笔记是有价值的——笔记中说不定会有那么一点点值得投资的东西,他和詹妮可以成为这样的试验品,去按照笔记里记载的方式来制作法阵和符文,这样如果成功了,那么所有成果都归属于大魔法师,如果失败了,魔法师也只不过会损失两个实验材料而已。
  
      詹妮的导师接受了这种说法,让两个大胆的学徒将这种研究进行下去,但他从未放弃时时刻刻的嘲讽和打击——他认为那些压根没办法控制高阶符文的人所作出的符文研究必然是荒谬可笑的,就像农奴猜测国王的菜单一样愚不可及,没有感悟并控制符文的能力,却凭借几个算式凭空猜测那些符文的力量,这不是可笑是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拉文凯斯和詹妮终于能继续研究那笔记的内容了,并且他们很快发现了不同的导魔材料在魔力传导等诸多性质上存在一个明显“断层”的问题,这个断层似乎将所有导魔材料分为了“正”“负”两个区间,而一个神秘的常数影响着这两个区间的导魔材料在魔法阵中的实际表现,原来各种导魔材料仅仅影响着魔法阵的“输出功率”,而魔法阵本身的抗干扰稳定性则主要取决于符文的排布逻辑,和导魔材料之间的关系仅仅受其正负极性以及一个常数影响……
  
      他们开始推导这个常数,并渐渐接近最终的结果,然而就在成功的前夕,他们的导师突然给了他们一个任务。
  
      去一处失控的魔力井,重设那里的符文阵列。
  
      这完全超过了他们的符文师技能,而且重设魔力井的符文阵列这种事情也不是符文师的专长:这是正式法师的工作。
  
      但导师的命令是绝对的,而且随着命令一同传来的还有一句话:
  
      “你们不是说所有的符文都能套在你们的式子里么?那就去套吧。”
  
      拉文凯斯接受了这个命令,他很清楚那位大魔法师已经失去耐心,因为后者并不是一个能容忍自己的奴仆自由行事的人,所以他根本没有选择,而且去魔力井中调整符文,正好也可以让他验证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詹妮的回忆接近尾声,她的语气已经很平静,平静的不像是在说有关自己的事情:“拉文凯斯先生离开前告诉我,他会按照第一种猜想去调整那些符文,如果他活着回来了,e就等于1.29,如果他没有回来,e就等于1.66——他没能回来。”
  
      高文低下头,看着那本笔记,那上面关于常数e的记录是崭新而清秀的笔迹,那是詹妮写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