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

第四百三十六章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城堡区的贵族和上位骑士们也欢呼起来。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可以安心下来了,”马里兰爵士站在城堡主厅高高的平台上,张开双手面带微笑地看着下面的每一个人,看着那些脸上带着喜悦的南方贵族,以及那些安心下来的要塞骑士,“塞西尔人的‘花哨玩意儿’看来并不是无坚不摧的,面对魔法屏障,它们一样能被拦截下来!”
  
      一位南方贵族站起身,用夸张的姿势对马里兰爵士深鞠一躬表示敬意,随后转过身,以某种浮夸的咏叹调对大家说道:“朋友们——我们可以把红酒从酒窖里拿出来了!”
  
      在极度的紧张压抑气氛中战战兢兢了那么久,贵族们似乎需要一场宴会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而在宴会开始之前,那种从天而降的“天火”便渐渐止息,似乎就连塞西尔人也意识到了磐石要塞的强大,或者他们的魔法装置需要冷却休息,这一情况更加让要塞里的气氛轻松起来。
  
      马里兰爵士和他的骑士们还能控制住情绪,而那些南方贵族……他们似乎是被压抑的太狠了,紧张的太过了,在好不容易放松下来之后,他们的宴会几乎会变成一场报复性的狂欢。
  
      但马里兰爵士微笑着允许了这一切——在他看来,这些可怜的绅士们确实需要好好放松一下,他们过去一段时间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城堡区中灯火通明,一场宴席迅速展开。
  
      贵族们的庆祝似乎来的太突然,太夸张,然而贵族就是这样的群体——举办宴会不只是他们的娱乐,也是他们的社交、工作甚至日常生活,他们知道要塞其他地方的士兵们还会守在岗位上,所以他们大可以放心大胆地在宴会厅里推杯换盏,贵族们擅长举办宴席,也习惯于以任何理由、任何名义举办宴席,更不用说是现在这种理由充足的局面。
  
      然而卡洛尔子爵却有些受不了这过于激烈的气氛变化,在宴会厅中待了一会之后,他便感觉气闷,找个理由便离开大厅,来到了外面,在露台上找到一处清静地方,呼吸着夜晚的新鲜空气。
  
      这是城堡区最高的露台,在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魔法屏障的情况。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仍然处于激活状态,一层半透明的能量护盾正笼罩在城墙外面,并和城墙内部埋设的魔导金属隐隐相连:借助这座要塞内部古老而强大的魔力焦点,再加上城墙在白天蓄积的魔法能量,这层屏障可以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持续到太阳重新升起、重新给屏障充能的时刻,而即便第二天没有太阳,要塞里的几座大型法师塔也可以从地底的魔力焦点里提取能量,维持屏障以较低的功率正常运转。
  
      遥望远处的魔法屏障让心情莫名有些烦躁的卡洛尔子爵略微产生了些安心感,他轻轻呼出口气,透过那半透明的光幕,把视线投向更远的地方。
  
      塞西尔人的攻击已经结束了,过程如此短暂,结束的又如此突兀,这难免让当初经历过碎石岭炮击的卡洛尔子爵感觉到一丝不自然,他略略思索了一下,便在空气中勾勒出几个符文,为自己开启了“法师之眼”。
  
      他的视野瞬间投射向远方,略带扭曲和抖动的视野中,他看到夜幕下的塞西尔营地正在如常运转。
  
      法师之眼能够看到的细节有限,但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些正在悠闲地调整“天火装置”,正常围着篝火谈笑的塞西尔士兵们绝对没有任何挫败气氛……
  
      一阵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卡洛尔子爵立刻散去了法师之眼的魔法效果,与此同时,他听到罗佩妮葛兰女子爵略有些清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卡洛尔子爵,你在干什么?”
  
      卡洛尔转过身,看到了那位带领着大家逃出地狱的、令人敬畏的女士,他不禁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又皱起眉来:“葛兰女子爵,我觉得情况不对!”
  
      罗佩妮那细细的眉毛微微上扬:“情况不对?”
  
      “塞西尔人的攻击不可能就这么点动静……他们在碎石岭上都能连续轰炸一个小时,没道理在攻打磐石要塞的时候反而如此松弛,”卡洛尔子爵焦虑地说着自己的发现,“我刚才用法师之眼看到了,他们的营地秩序井然,一点都没有进攻受挫的迹象……”
  
      “是么……这真是个令人不安的情况,”罗佩妮女子爵的脸色严肃起来,并仿佛下意识地摩擦着手指上的一枚戒指,“……太令人不安了。”
  
      “我要去提醒马里兰爵士,”卡洛尔子爵皱着眉说道,但刚说完他就有些好奇地看着罗佩妮,“不过话说回来……女子爵,你为什么也离开了宴会厅?你也发现了什么吗?”
  
      “我刚从城墙那边回来,”罗佩妮淡淡地说道,“你忘了么,马里兰爵士将守卫第二道城墙和一部分法师塔的任务交给了我们——可惜几乎所有人都在宴会厅里喝酒,我只好出来做些正事。”
  
      “谢天谢地,还有您这样的女士在保持警惕,”卡洛尔子爵赞叹道,并抬起脚步准备走向城堡区,“我们要去向马里兰爵士……”
  
      他的话戛然而止。
  
      一只柔软而略显冰凉的手拉住了他的胳膊,那只手上戴着的一枚指环正发出幽幽蓝光。
  
      卡洛尔子爵感觉一种冰凉的麻痹感从他的胳膊蔓延到了全身,他艰难地微微偏转脑袋,看到了罗佩妮葛兰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孔,他努力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响。
  
      他听到眼前这位仍然美丽的女士开口对自己讲话了——后者贴的很近,在他耳旁轻声说道:“子爵先生,你知道么,在十一年前,当那些暴徒冲击我丈夫的城堡的时候,只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哨兵站在哨塔上,想要用弩箭拦截那些暴徒……”
  
      罗佩妮葛兰拉开了一点距离,在卡洛尔惊恐的眼神中,她一点点推动着他的身体。
  
      “那位哨兵从哨塔上摔下去的时候和您一样大,您的骑士回去向您报告的时候多半压根就没提起这个小细节吧……”
  
      卡洛尔子爵的身体在露台边缘倾斜到一个危险的角度,他僵硬地转动着眼珠,然而除了转动眼珠之外,他的全身上下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挪动——一个法师,在其施法能力首先被封锁之后,几乎不可能凭借肌肉力量突破这种对肢体的束缚。
  
      在最后一刻,罗佩妮轻轻推了卡洛尔子爵一下。
  
      在最后一刻,这位子爵只听到风中传来模模糊糊的一句话:“……那位哨兵就是这样摔下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