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重返帝都

第五百一十四章 重返帝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丹尼尔一时间有些记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确实离开了很长时间,在这十几二十年里,他从一个在皇家法师协会中风头正盛的大魔法师,变成了一个自我流放、隐居乡下、孤僻阴沉的黑巫师,他不知道帝都里还有多少人记得自己,但想必当初那些排挤过自己,嘲笑过自己,甚至暗中坑害过自己的人都不会忘记吧……
  
  醉心于神经交互魔法理论,但又半辈子一事无成的大魔法师丹尼尔回来了带着主人的意志回来了。
  
  薄雾笼罩的奥尔德南街头,三辆黑色的马车碾压着潮湿平整的石板路,驶向皇家法师协会的方向。
  
  在巨日掠过天空最高点的时刻,丹尼尔带着学徒玛丽来到了皇家法师协会的总部。
  
  其他学徒们已经被打发去安顿行李,打扫住处在丹尼尔看来,那些捧着主人赐予的伟大知识啃了大半年都跟不上进度的学徒通通是庸才,带出来也是给自己丢人,唯有玛丽多少在数学上还有些天赋,是可以带出来见世面的。
  
  皇家法师协会庄严的黑色外墙和多层尖顶在薄雾中耸立着,那外墙上庄重而笔直的线条给人的印象就好像一个严肃又古板的老法师,这位“石头建造的法师”穿着长袍站在奥尔德南的街道尽头,建筑物上的尖顶则是这个老法师的魔法帽丹尼尔抬头看了一眼法师协会总部的屋顶,随后将脑海中那些毫无意义的回忆抛到一旁。
  
  玛丽想要上前敲门,但还没迈步便被自己的导师拦住了,这个来自乡下的年轻女法师惊讶地看到那黑沉沉的木门表面浮动起一层微微的辉光,随后辉光中浮现出了一个苍老的面孔:“访客,说明你的身份。”
  
  “丹尼尔,丹尼尔弗莱德,”老法师轻车熟路地说道,“你这个发霉的老房子里最后一个聪明人。”
  
  “哦真是熟悉的话,哈哈,”把守大门的魔灵发出嘶哑的笑声,“嚣张的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自我流放的巫师,你回来干什么?”
  
  丹尼尔的语气冷漠而平静:“温莎玛佩尔知道,去问她。”
  
  黑色大门沉默下来,片刻之后,那张苍老的面孔再次蠕动起来:“温莎玛佩尔会长邀请你去东塔但你身边那个姑娘不能进去。”
  
  “玛丽是我的学徒,她能进去告诉温莎玛佩尔,我和当年一样缺乏耐心。”
  
  这一次,大门沉默了更长的时间,直到玛丽都感觉有些不安的时候,她才听到那扇不可思议的魔法门发出回应:“你们可以进来了。”
  
  沉重的魔法门缓缓打开,玛丽带着满心的好奇和一丝紧张,抬腿跟上了老法师的脚步。
  
  皇家法师协会总部的大门在他们身后合拢了。
  
  依循着记忆中的路线,丹尼尔在这座巨大而复杂的建筑物中前行着,一道道走廊和一个个房间都和他回忆中的没什么两样,那些暗红色的长地毯,墙壁上镶嵌的魔晶石灯,立柱上繁复的装饰性花纹,屋顶上的浮雕……这些奢华又毫无意义的东西彰显着这座法师协会的底蕴和超凡者们毫无长进的品味,然而在这些多年不变的走廊中,往来之人的面孔却跟昔日大不相同。
  
  法师协会里有很多人,却至少有一半面孔是陌生的,他们穿着华贵的法袍,戴着尖顶帽或贵重的法环、头冠,他们在灯火通明的古典走廊中昂首缓步,气度非凡,他们保持着某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矜持感,但却都忍不住偷偷打量身穿黑色长袍、领着一个不起眼的女学徒、在走廊里大摇大摆走着的丹尼尔。
  
  玛丽与丹尼尔那“寒酸”的外表在这座庄严华贵的建筑物中确实很不常见,但更不常见的是丹尼尔那旁若无人、骄傲自信的姿态老法师穿着他那件已经多年未换过的长袍,人造神经索在他的长袍里蠕动着,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摩擦声,这怪异可怕的造物即便放在大多性格古怪的法师身上也是非同寻常的,它自然引起了每一个人的关注,可是在这些关注中,老法师只是信步向前走去,就如走在自己的后花园中一般。
  
  玛丽从未见过自己的导师流露出这幅姿态。
  
  周围的法师们向这边投来好奇、关注、质疑和审视的目光,这些视线让年轻的女法师有些紧张和不安,她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这些都是在魔法造诣上有着卓绝天赋,在法师群体中也有着极高地位,代表着提丰魔法力量顶峰的、可敬的大人物,而她自己却只是个从乡下小地方来的低阶小法师,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她甚至没有和这些大人物并排行走的资格……
  
  “抬起头,”导师的声音突然传入耳朵,让玛丽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如果你再低着头走路,我就把你的脖子变成石头,让你一辈子低不下头去。”
  
  玛丽咽了口口水,她努力地抬起头,看到这条长长的走廊终于到了尽头。
  
  一扇描绘着金红色花纹、表面浮动着符文光辉的木门立在那里。
  
  丹尼尔在门前停下,玛丽也跟着停了下来,那扇门上的符文随之点亮,一枚小小的水晶从门上的某个孔洞中飘出来,绕着两人转了一圈,随后那扇门便自动打开了。
  
  门背后是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和玛丽印象中狭窄逼仄、阴森压抑的法师实验室截然不同,在这间被魔晶石灯照亮、有着一圈书架和大幅落地窗的房间中央,一张半圆形的大书桌正对着门的方向,一个身穿蓝色裙式法师袍的中年女人站在书桌前,似乎已经保持这个姿态在那里等了许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