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

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漫长而寒冷的冬季终于结束了。
  
      持续一整个冬季的雾终于开始从奥尔德南大平原各处退散,整个世界都仿佛随着春季的到来而变得清晰起来,每日的风仍然寒冷,但却已经不像前些日子那般冷冽刺骨,积雪开始消融,坚冰化为流水,雪与冰融化而成的细流从奥尔德南一座座黑色的屋顶和塔尖上流淌下来,将整个城市浸润在一片水汽中——得益于十几年前修建的新式排水体系,这些消融的雪水都可以顺畅地进入地下水道,人们不必担心这些多出来的“溪流”会泡坏建筑物的地基,因此城市积雪消融也就不再是一件恼人的事情,反而成了一番另类的风景。
  
      悬挂着温德尔家族徽记的黑色马车驶过帝都大道,车轮在湿润的石板路面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裴迪南?温德尔大公坐在马车里,透过车窗盖板上的开口看着道路上的景象。
  
      此刻是清晨,阳光刚刚照亮街道,往日里这个点钟是几乎看不到行人在街上活动的,但裴迪南公爵的视线中却出现了不少三五成群的平民——他们穿着灰扑扑的厚衣服,戴着毡帽或毛线帽子,沿着一个方向向前走着,在初春的寒风中,这些人微微发着抖,但仍然脚步匆匆,毫无停留。
  
      “纺织厂的工人么……”裴迪南公爵低声咕哝着,“出门这么早。”
  
      追随自己多年的管家坐在车厢对面的座椅上,这位忠诚的老朋友解释道:“为了鼓励新式工厂,陛下颁布了恩惠政令,运送棉花的车辆可以在凌晨进城而且不收税,因此纺织厂的上工时间都很早。”
  
      “就为了早一个小时开工么……”
  
      老公爵嘀咕着,忍不住又往窗外看了一眼。
  
      他看到更多的纺织厂工人从家门中走出来,向着工厂的方向走去,又看到悬挂着帝国徽记和工造协会徽记的车辆匆匆驶过,那是运送魔网零件的大车……
  
      在白金大道,他看到一座古老的仓房已经被夷为平地,那座建筑物属于莫里子爵,而那位子爵已经决定在仓库原本所占的土地上盖一座纺纱工厂;在铁百合大街,他看到一座高高立起的烟囱正冒出滚滚浓烟,那是新建的燃石酸化工厂正在加工可以充作肥料的丰饶之尘……
  
      燃石酸化工厂的烟囱里所飘出来的焦臭烟尘几乎在这里都能闻到——当然,裴迪南公爵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那座烟囱足有百米高,排出来的烟雾只会消散在天上,可影响不到地面。
  
      但老公爵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工厂,魔网,锅炉,高高的烟囱,热热闹闹的“投资时代”……就好像一夜之间冒出来似的,突然就到处都是了,似乎人人都在参与,似乎人人都兴高采烈。
  
      在帝国核心圈呆了大半辈子的老公爵从未见过什么东西会这样风风火火地突然发展起来,他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个保守派,但这些风风火火冒出来的新东西……总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最近就连贵族议会里整日讨论的东西都变成什么兴建工厂和棉花法案了,”裴迪南大公摇着头说道,“那个赫米尔子爵开办的纺织厂,拉了一大堆人去投资。”
  
      “毕竟新式纺织厂织出来的布料又多又好,”管家说道,“我听说米拉夫人也想开办一家纺织厂呢,但买不到机器——机器根本不够用。”
  
      “我可看过他们织出来的布料,”裴迪南公爵颇有些不屑地说道,“倒还算结实,可惜粗糙得很,根本没有任何品味。”
  
      管家摊开手:“……但对于一般人而言,那便是很好的布料了,先生。”
  
      裴迪南公爵皱了皱眉,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只能微微叹息:“大概是我老了吧。”
  
      “您仍然是这个国家的重要支柱,”管家说道,“皇帝陛下正需要您。”
  
      裴迪南没有回应管家的话,他只是看向前方,黑曜石宫巍峨的宫墙已经近在眼前了。
  
      据说有几个特殊的使者来到了帝都,这些使者带来了大陆南方的消息,并且身份尊贵,皇帝陛下突然急召自己入宫,应该也是为了这件事。
  
      帝国日渐繁荣,一切看起来都在飞快发展。
  
      然而不知为何,裴迪南?温德尔却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黑曜石宫。
  
      这座巍峨的宫殿一如既往地耸立在那里,耸立在这个帝国的中心,尽管它只是两百年前才修建起来的“新皇宫”,然而这座宫殿深沉的色调以及庄严沉稳的风格仍然带着一种仿佛能伫立千年般的凝重感,当走进这座宫殿之后,裴迪南原本有些阴郁不安的心绪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他向着皇帝所在的会客厅走去,靴子和大理石板之间发出清脆的叩响,在经过“夜莺大厅”的时候,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一个身披黑色长袍、神情阴郁气质阴沉的老魔法师从对面走了过来,一种令人不快的沙沙声或蠕动声伴随着这个老魔法师的脚步,而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法师则跟在老法师身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