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移民与逃兵

第五百五十六章 移民与逃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冬季结束,磐石城便一天比一天繁华起来。
  
      这座位于塞西尔北方的新城曾经只是磐石要塞南部的一部分堡垒和平原,塞西尔人摧毁了旧要塞的墙垒,夷平了昔日的塔楼,在战后的废墟里建造起了一座新的要塞都市,他们在要塞都市外层修筑了新的“魔能壁垒”,在“多尔贡-白水河”畔修筑了码头广场,让这片经历过战火的土地重新“活”了过来。
  
      起初,住在要塞内城的人们惴惴不安——他们是旧要塞的居民,曾经服务于驻扎在磐石要塞里的王国军,这尴尬的身份让他们时刻担忧着塞西尔人在战后的清算,但随着新的要塞司令上任以及政务厅开始运转,塞西尔人一条一条兑现了他们接手这座要塞时的诺言:不清算,不强征,不拆屋,不抢田——在这些诺言逐一兑现之后,磐石要塞的秩序日渐稳定下来,而日渐稳定的秩序也成功让新筑的磐石城开始了运转。
  
      作为一座规划之初便具备“交流窗口”作用的城市,磐石城一旦开始运转,便迅速转入繁华。
  
      这里是圣灵平原和南境交流的咽喉要道,是商人们进行南北贸易的必经之路,对商人们而言,南境似乎永远都有着填不满的矿石和魔导材料缺口,而整个安苏任何地方的人都相当欢迎来自塞西尔的炼金药剂和魔网单元——多尔贡-白水河中流淌的几乎是滚滚金币,以至于来磐石城做生意的商人们都流行起了一句新的俗语:只要能驮着口袋在磐石城转一圈,哪怕是头驴都能赚个盆满钵满。
  
      而最近一段时间,王室还和塞西尔达成了新的协议,圣苏尼尔城那些迟钝的贵族们终于承认了南境公国的权威,塞西尔也对圣灵平原敞开了更多的贸易订单,磐石城一下子变得更加热闹起来,新的商人被吸引到这里,新的商品也开始出现在那些货船与货车上——来自南方的廉价纺织品、纸张以及酒类被列入了塞西尔的商品名单,它们低廉的价格令来自圣灵平原的商人们目瞪口呆,在很短的时间内,从塞西尔流向圣灵平原的商品便不再只有炼金药剂和魔导元件——而塞西尔收购的商品,仍然是无止尽的矿石和魔导材料……
  
      商业的繁荣让磐石城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起来,越来越多的外乡人被吸引到此地定居——这其中不光包括南境的居民,也包括来自圣灵平原的、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背井离乡之人。
  
      磐石城码头广场的出入境登记关卡前,一队刚刚从船上下来的新移民正排着队走过窄窄的通道,这狭窄的通道和“排队”的规矩对于初次越过磐石要塞的人而言是一种很新奇的东西,他们不是很适应,但全副武装的码头士兵能保证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适应下来。
  
      一个低着头的红发青年跟着队伍慢慢向前走着,看上去毫不起眼,排在他前面的瘦高个男人磕磕绊绊地完成了登记,紧接着便轮到他站在那位“登记员”面前。
  
      “姓名?”登记员问道。
  
      红发青年缩了缩脖子,以自认为不动声色的方式看了周围一眼,小声说道:“萨拉,没有姓氏,大人。”
  
      “年龄?职业或专长?”
  
      “十九……十八岁,当过木匠,大人。”
  
      登记员抬起眼皮,看了看红发青年的双手,又看了看对方的站姿。
  
      茧子在虎口位置很厚,站姿习惯性微微前倾,且双脚分开。
  
      登记员扫了一眼青年的衣着装扮,又看了一眼对方脚上那双厚皮靴子。
  
      “从哪来?”
  
      “圣灵平原……中部,巨石城旁边的村子……”
  
      “认字么?”
  
      “不认得,大人。”
  
      “你的报到证,走左侧通道,尽头有人带你去做移民安置,”登记员拿出一张卡片,交给红发青年,并在对方伸手接过的时候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年轻人,记住遵守塞西尔的法律——在这个前提下,公国会保护你。另外,不要叫我大人,我只是个登记员。”
  
      “是……是的大人。”
  
      红发青年略有些慌张地接过了那张硬纸片,也不知道听没听清登记员的交待,便匆匆忙忙地走向了左侧通道,而在他手中的那张硬纸片上,印着一个数字:3。
  
      被登记的年轻人不知道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但码头上工作的登记员们知道,这个代码的意思是:疑似圣灵平原逃兵,建议二次审查。
  
      登记员抬起头来,看着通道里面仍然长长的队伍,猜测着还有多少来自圣灵平原的逃兵会混在这些人里面。
  
      自从这场乱糟糟的内战陷入僵持阶段,这样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圣灵平原东部前线的局势据说很焦灼,不管是王国军还是东境军都已经陷入谁也无法快速取胜的尴尬局面,僵持的战局让双方不得不把越来越多的士兵投入到战场上,而旷日持久的战争也让越来越多的逃兵开始出现。
  
      对于缺乏有效管理措施,士兵积极性和忠诚度也不高的贵族军而言,逃兵几乎就像刮风下雨一样常见。
  
      那个青年多半是王国军的士兵,因此他不敢逃往东边,同时他还可能是圣光之神以外某个神明的信徒,因此他也不敢逃往平原北边——如今这个世道,异神信徒在北方的处境很是艰难——而在西境和南境之间,显然距离较近、移民政策优厚的南境对于这些逃兵而言是个更好的选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