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拓路

第五百七十四章 拓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卡迈尔离开了,高文则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书桌后,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中。
  
      他思索着魔力的本质,猜测着魔力的来源,思考着应该如何屏蔽自然界魔力对观察实验的干扰,而在沉思之中,站在他身旁的琥珀开口了:“你好像一直在研究什么魔力的本质问题啊……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么?”
  
      “你不好奇么?”高文回头看了琥珀一眼,他看到这个半精灵脸上满是困惑,“你没想过自然界中的魔力具体是什么东西,没想过它是从哪来的么?”
  
      “……魔力就是魔力啊,就像空气一样自然的东西,它就是世界的一部分嘛,”琥珀挠了挠头发,“施放法术需要它,配置魔药需要它,甚至一部分动植物的生存也需要它……我觉得它跟石头一样,从这个世界诞生就存在了。”
  
      “但石头不会突然变成混乱的魔潮,魔力却可以,而且它也不一定会永恒存在,除非我们能证明它真是无穷无尽的,”高文轻轻摇了摇头,“如果魔力只是一个短暂的奇迹呢?当然,这‘短暂’是相对于整个世界的岁月而言,但或许魔力就只是这个世界漫长轮回中的一小段现象,就如雷霆波涛中的片刻平静,我们凡人是在这片刻平静中诞生的、寿命更加短暂的小虫,我们在平静中诞生,便认为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一片平静的水面,却不知道下一秒就要迎来狂风骤雨,亦或者魔力是某种储量有限的事物,它每时每刻都在消耗,但在它耗尽之前,凡人根本无从察觉和计量……”
  
      琥珀越听越惊讶,最后瞪大了眼睛:“你这些耸人听闻的想法怎么冒出来的啊!”
  
      紧接着她又神色怪异地上下打量了高文一眼:“怪不得你经常显得神秘兮兮的……原来你每天满脑子都是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话说你该不会是在灵魂离体的那七百年里看到了什么东西吧?”
  
      “……这跟那没关系,”高文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算了,总有一天你会……”
  
      他本想说“总有一天你会理解这个问题”,但后来想了想琥珀这家伙在知识领域的懒惰和不善思考的特性,最后语气一转:“你就别想这么多了。”
  
      琥珀想了一下,瞪起眼睛来:“我觉得你在轻视我的智力……”
  
      高文却没有在意这个半精灵小小的抗议,他只是站起身,离开书房,来到了书房附近的魔法实验室里。
  
      这间实验室属于赫蒂,但由于高文在魔法领域也有一定知识,这里也有一些属于他的东西。他来到实验室一角,从柜子中取出一套被搁置了一段时间的装置,拿到附近的实验台上将其组装到了一起。
  
      它的结构很简单,一个带有小孔的遮光板,一个带有狭窄双缝的挡板,以及一块平整的光屏——借助尼古拉斯蛋的精加工能力,这套装置的精度在这个时代无与伦比。
  
      这套装置的挡板并非抑魔水晶,而是一块普普通通的不透光金属板,因此它也不是用来观测魔力双缝干涉的,而是一个普通的、用于观察光的双缝干涉现象的装置,它被放在这里已经有数个月了,相关观测结果早已记录下来,但今天,高文想再看一次。
  
      他设置好装置前的单色光源,熄灭了实验室内的灯光,随后开始仔细地调整着挡板和光屏的相对位置。
  
      不论怎么调节,光屏上出现的,永远是一团混沌的、扩散开的光晕而已。
  
      那光晕随着高文的调节而浮动变幻着,仿佛魔鬼恶意的笑容,嘲讽着无能为力的试验者。
  
      没有干涉条纹。
  
      高文似乎再次回到了数个月前,再次感受到了第一次通过这套装置观察到那片光晕时所产生的惊愕和困惑。
  
      这个世界的光似乎不是光,然而他所设计的望远镜之类的简易光学装置却都在正常使用。
  
      光屏上没有干涉条纹,这可能是装置的精度或调节范围仍然不够,也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光”真的没有波动性,但在结合了今天卡迈尔和自己的交谈,结合了精灵在验证魔力的波动性时所遭遇的相同问题之后,他又有了新的猜测:或许,这套装置也受到了自然界中的魔力干涉。
  
      这个世界的“光”也是魔力的一种么?它是一种可以被普通不透光物质遮挡的、肉眼可见的魔力?亦或者,这个世界的魔力能够在微观领域影响光的波动性,以至于所有的双缝干涉实验,只要暴露在魔力环境下就一定会失效?
  
      看着光屏上那一团朦胧而混沌的光晕,高文陷入了长久的思索中。
  
      ……
  
      入秋了。
  
      作为夏日夜空中最醒目的星座,流火座渐渐远离了天穹的最高点,彻底成为了西侧天空中的常客,而代表暑热减退的“霜天座”则渐渐升起,开始向着天穹的中心移动。
  
      每年的一月为冷冽之月,二月为复苏之月,三月为火月,四月为丰收之月——霜天座的上升意味着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即将结束,代表丰收的秋季已然降临大地,它会在接下来的霜月和雾月中继续上升,每天都更加靠近天穹的最高点,而为了区分节气的变化,安苏人给霜天座刚刚开始上升的这个时节起了个名字,名为“四月迎霜”。
  
      这个名字曾让高文产生过短暂的困惑,尽管他记忆中知道这个词组中“迎霜”一词的意思并不是迎接霜雪,而是迎接“霜天座”,但地球人的思维惯性还是让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个“凉爽”的名字和这仍然稍微残留着些许暑意的日子联系到一起。
  
      他终于还是适应这个世界了。
  
      政务厅内,每周一次的例行报告会议正在进行,高文坐在长桌上首,面色沉静地听着农业部长诺里斯的报告。
  
      这位已经日渐显露出老态的、贫苦农夫出身的部长手中拿着资料,虽然努力站直了身体:但上半身还是有些佝偻:“……霍斯曼、康德、卡洛尔、葛兰、坦桑地区的新开垦地庄稼长势良好,收成可期,培波、康斯丁、西部旷野以及西北部地区的新地因开垦较晚,土地整合置换尚未完成,再加上住民迁移问题,恐怕无法完成产粮计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