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网络会议

第五百八十六章 网络会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深秋,薄雾渐起。
  
      时节还未到雾月,然而提丰帝都奥尔德南向来是一座多雨多雾的城市,随着霜天座渐渐向着天穹的最高点移动,薄雾已经开始愈发频繁地造访这座“年轻”的都城,尤其是在一场寒凉的秋雨之后,雾气便如约而至了。
  
      秋雨总是连绵,雨停之后也仍然时不时有稀稀落落的雨点从天空坠落,冰凉的雨和朦胧的雾气之间,奥尔德南庄严的黑色塔楼与鳞次栉比的尖顶们在大道两旁沉默地伫立着,黑发的女法师玛丽裹着她那身略显陈旧的黑色法师袍,低着头快步从街头走过。
  
      微风护盾阻隔了深秋的寒气和天空坠落的雨滴,然而这雾中的景色仍然带给人源自心底的寒意,玛丽下意识地紧了紧自己的长袍,然后脑海里便浮现出导师丹尼尔的怒容来——如果导师看见自己这样缩着脖子在街上走,恐怕又会发火的。
  
      她摇了摇头,把这些无端的联想甩到一旁,随后抬起头看向前方。
  
      这是深秋的街头,在乡下,这个时节的街道上是不可能看到什么人的,然而在玛丽的视野中,却有不止一波人影在薄雾朦胧中行走着。
  
      那些人影穿着略显单薄的旧麻布衣,头上戴着毡帽或脏兮兮的包头巾,他们大多是神色麻木的男人,也有一些脸上带着困倦的儿童和妇人,他们大多统一朝一个方向前进着,步履沉重,面无表情地走动——在这清晨的雾气中,这些行走在街头的人竟好像从薄雾里走出来的鬼魂般怪异。
  
      玛丽知道,这些是去工厂里上工的工人——纺织厂,印刷厂,符文铸造厂,还有燃石酸化工厂——工厂是从去年冬天开始多起来的,而这些工人也是从去年冬天开始多起来的。
  
      工厂带来了繁荣,让整个城市以令人惊愕的速度运转着,也让那些一度失去权利和财富的小贵族们重新回到了奢靡的酒宴和舞会中,作为大魔法师的学徒,也作为帝国工造协会中名声渐起的新秀,玛丽有幸参与过那些大人物的聚会,她多少知道工厂主们是如何迅速积累财富的,那些财富源自于机器惊人的生产效率以及皇帝陛下及时推行的市场法案,更源自于这些行尸走肉般的……人。
  
      但那些工厂主们并不在意这些。
  
      玛丽知道,她知道自己的导师是如何在幕后推动着这一切,也大致知道这奇迹般的工厂热潮背后有着怎样的一个计划,而作为这一切的知情者,作为导师推行计划的主要助手,年轻的女法师在这寒冷的街头再次紧了紧自己的长袍,匆匆从那些神情麻木的“新市民”之间走过。
  
      穿过帕梅尔大街,穿过法师区边缘的几座塔楼,就是导师和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个学徒居住的地方:一座位于上层富人区的华贵府邸。
  
      这座拥有三层主体、两座塔楼、两个花园,拥有完备的马厩和仆役房的府邸是皇家法师协会的会长赠与导师的。
  
      守门的是一名熟识的男学徒,这个脸上有些雀斑的年轻人在看到玛丽之后脸上带着些许古怪的神色,在玛丽出声询问之前,这个年轻学徒就主动说道:“导师在‘地窖’,他让你回来之后就立即过去。”
  
      地窖……
  
      玛丽的心中突然紧张了一下,但她迅速抚平了脸上所有的表情变化,并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她穿过府邸的庭院,走入主屋,走下楼梯,来到了地窖的入口,在这个一向禁止普通学徒和仆役靠近的地方,玛丽看到有两个眼神空洞的傀儡奴仆正在门口守候着。
  
      年轻的女法师咽了口口水,她不断提醒自己导师最近一段时间愈发明显的亲切与和蔼变化,随后推开了地窖的门。
  
      在这个已经被导师改造成隐秘实验室的地下空间中,由魔网驱动的魔晶石灯令整个房间灯火通明,玛丽很快便在房间一角看到了黑袍的老法师丹尼尔,而在丹尼尔身后,她看到了一把造型奇特的……椅子。
  
      那是一件明显的魔法造物,它安置在一个刻满符文的底座上,座椅侧面还可以看到有微光流动,一些怪异的金属点分布在椅子的靠背内侧,那靠背本身又好像是用某种魔法皮革包裹的——看到这把椅子的一瞬间,玛丽就联想到了某些恐怖故事里描绘的献祭装置。
  
      丹尼尔抬起眼皮,黄褐色的眼珠盯着站在门口略有些手足无措的女学徒:“过来,主人要见你。”
  
      玛丽深吸一口凉气。
  
      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挪动脚步来到那把椅子上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笨拙地按照导师交待的方法用皮带和扣锁固定了自己的位置,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这一天终于来了,她要被自己的导师献祭给那个可怕的“主人”了……
  
      她知道导师背后有一个“主人”存在,她当然知道,导师那些突然出现的知识以及可怕的计划都是“主人”安排的,那些知识中的零星碎片便推动了整个提丰的魔导技术发展,而那个可怕计划的第一步就改变了奥尔德南贵族们的势力平衡,除此之外还有代数,立体几何,微积分,符文逻辑学……那些知识令人敬畏,但更能令人意识到导师身后的“主人”有着怎样的本质。
  
      据说只有不可名状的异域邪神才会以这种慷慨的方式赐予“知识”,而这些“知识”都是需要代价的。
  
      “坐好,一会不管看见什么,都敞开心灵去接受,不要有任何抵抗——否则吃苦的只能是你自己。”丹尼尔用力按了按玛丽略有些发抖的肩膀,语气严肃又冰冷地说着。
  
      玛丽想着,自己可能就是这个“代价”了。
  
      导师又继续说着:“你会抵达一个纯粹的空间,在那里少说多看,因为主人的眷属们聚集在那里,他们每一个人都比你智慧的多,强大得多,也尊贵得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