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六百六十九章 高文的猜想

第六百六十九章 高文的猜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琥珀找到的线索有些出乎高文意料他曾经猜测过那位萨里伦道夫或许是某个落魄的贵族,也可能是因罪被剥夺封号,不得不隐姓埋名,但却没想到他竟是一名叛逃的皇家影卫,而是还是在执行寻找刚铎遗产的任务过程中叛逃的……这就难免引人联想了。
  
  看来安苏王室对黑暗山脉中埋藏的秘密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尽管由于雾月内乱,相关传承已经失落大半,但他们应该还是掌握着某些线索的,至少,他们知道黑暗山脉里有东西。
  
  当然,这个猜测的前提是萨里伦道夫在找的真是忤逆要塞,而不是另外的刚铎遗产。
  
  “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忤逆要塞存在别的出入口,至于已经找到的入口,并没有被人开启过的迹象,”高文一边思索一边说道,“而且即便他真的进入过忤逆要塞,也无法解释他的叛逃那只是一座上古科研基地而已,那里面能有什么东西让一个皇家影卫背叛自己的国王呢?”
  
  “我也想不明白……现在回忆起来,他真的是个从不提及自己过往的人,而且生活过得一团糟,”琥珀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低落,“他总是带着我到处跑,频繁改变住址,伪造身份,在当地贵族的眼皮子底下偷鸡摸狗来维持生活,我们的大部分精力都消耗在这上面,这让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对他很有意见……但现在想起来,他这些行为都是有原因的。”
  
  “王室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一个叛逃的皇家影卫,他们肯定在南境找了他很久,所以他必须东躲西藏,他也不能用自己的超凡者身份谋求较为体面的工作因为所有跟超凡者有关的行当都是被贵族监控着的,所以他只能当个窃贼,或者偶尔以流浪者的身份接一些佣兵任务,而且还不能和其他佣兵接触太久,以防那些佣兵背后身份是某个贵族的黑手套。”
  
  琥珀扁扁嘴巴:“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高文开始询问当年的一些细节:“那时候皮特曼就已经和你们在一起了么?”
  
  琥珀抓了抓头发:“从我记事没多久,皮特曼就和我的养父是朋友了,但他们具体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并不清楚半精灵在童年时期的记忆能力比不过人类,我身上好像更严重一些,我关于那时候的记忆都是模模糊糊的。”
  
  “一个东躲西藏的叛逃皇家影卫,在躲藏期间竟然会结交了一个像皮特曼那样的朋友,你不觉得这件事本身就有古怪么?”高文抬起眼皮,“一个正在逃避王室追捕的人在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和陌生人结交的,除非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你的养父跟你提过这个理由么?”
  
  琥珀皱了皱眉:“他没跟我说过,我只听他们两个吹牛的时候会说要立志成为南境最强的侠盗组合但这理由肯定不靠谱。”
  
  “你不知道,皮特曼必然知道,”高文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他会愿意说出来。”
  
  皮特曼,一个即是永眠者又是万物终亡神官的德鲁伊,在他那看似邋遢的小老头形象背后隐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高文知道他肯定还藏着很多东西,其中或许就有关于萨里伦道夫的。
  
  在以前,皮特曼没有把这些秘密告诉任何人,这或许是一种保护措施,但现在琥珀已经找到了自己养父的线索,更重要的是曾经的安苏王权已经终结,琥珀本人甚至已经收编了所有的皇家影卫,那么当年一些无法开口的东西此刻应该也就能说出来了。
  
  “我会去问他的,”琥珀点点头,“这么多年了,他也该跟我说说当年的事情了。”
  
  “嗯,”高文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另外一点,你能大致判断出你是什么时候被萨里伦道夫收养的么?是在他抵达南境之后多久?是隐姓埋名数年之后,还是在他决定叛逃的时候身边就多了一个养女?”
  
  “那我就更不知道了,”琥珀再次抓起头发来,耳朵抖啊抖的,“你问这个干什么?想到什么了?”
  
  “一个在我看来很有可能的假设,”高文看着眼前的琥珀,联想能力充分发挥开来,“你想过没有,萨里伦道夫的叛逃说不定跟你有关?”
  
  “我?”琥珀瞪着眼睛指着自己,一脸“你是在逗我”的表情,“你这是怎么说的!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
  
  “如果这上面记录的任务是假的呢?如果他去黑暗山脉找的并不是什么刚铎遗物,而是你呢?”高文指了指桌上的书卷,“我们可以大胆假设一下,或许他真正的任务其实是找到一个血统特殊的混血精灵,将其交给安苏王室,或者更极端的……任务要他杀死那个混血精灵,而他在最后关头没能下得了手,那么一切就都能解释了。”
  
  琥珀目瞪口呆地看着高文,仿佛是被对方的想象能力深深震惊了,半晌才开口:“推测不是猜测,联想不是瞎想啊……你这近乎于编故事了吧,证据呢堂堂安苏王室,吃饱了撑的要找一个混血精灵干什么,还为此搭进去一个皇家影卫……”
  
  “所以我说了,或许是因为你血统特殊,别忘了你只知道自己有一半血统是精灵,另一半血统来自于谁却是个迷,你知道你亲生父亲是个精灵,你知道母亲是谁么?”高文轻轻敲了敲桌子,“而且别忘了一个很重要的点:那枚暗影玺戒。”
  
  琥珀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显然她已经回忆起那枚戒指的来历和特性。
  
  高文看着她,慢慢说道:“弗朗西斯二世的暗影玺戒你也能用,而且你手上还有枚一模一样且失去魔力的戒指,这个线索……你不在意么?”
  
  琥珀想了想,突然一脸紧张地按着自己的胸口,倒吸一口凉气:“妈耶……我该不会真的是前朝余孽吧!!”
  
  高文好不容易严肃到现在的表情差点没维持住:“前朝余孽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这时候了就别纠正我的用词了,”琥珀使劲挥挥手,“你说的这个可能性真的让我有点怀疑自己了,明明只是没什么证据的凭空猜测……好吧现在多少算有点证据了,但这可能么?”
  
  “我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具体的情况,恐怕除了萨里伦道夫本人之外已经没人知道了,”高文摇了摇头,“但不管当年真相如何,哪怕真跟我猜测的一样,现如今也没什么意义了安苏王权已经结束,无论当年的国王到底想让你的养父去南境做什么,这个目的都已经随着王朝的结束烟消云散,你如今是自由之身,不用考虑太多。”
  
  在思考中沉默片刻之后,琥珀终于呼了口气,再度露出笑容来:“你说的倒也是……旧王室都没了,我还担心这么多干什么。”
  
  她仿佛是放下了什么包袱,短时间内便回复了平日里大大咧咧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在这个话题结束之后,她便询问起高文下一步的安排:“目前圣苏尼尔的秩序已经大致稳定下来,各方面的权力移交以及新管理结构的组建都已经完成,你是不是该考虑下一步了?”
  
  “是啊……”高文向后靠去,手指敲打着座椅的扶手,“我们在这座城里滞留的时间也够久了。”
  
  敲击了几下扶手之后,他转向琥珀:“东境情况如何?”
  
  “维多利亚女大公派去的人手已经和马里兰将军汇合,东境当地贵族基本都在配合收编,他们甚至还七拼八凑了一支预备军出来,和塞西尔军团一同巩固了长风要塞防线。”
  
  “意料之中,”高文点点头,“东境贵族应该是旧安苏王国诸多腐朽贵族中最有救的一群,虽然他们也有旧贵族的全套毛病,但因为常年面临提丰威胁,又有罗伦家族有效治理,当地贵族在面临战争局面时还是很清醒的。不过他们拼凑出来的预备军应该派不上太大用场……东境真正的精锐已经全灭在圣灵平原了,剩下的只有长风要塞的驻守兵团战力可靠,其他地方出来的预备军和领军贵族不会比普通贵族私兵强多少。除此之外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