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加冕

第六百七十三章 加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文知道,那位梅莉塔??珀尼亚小姐一定就在附近——作为一头负责观察大陆局势的巨龙,在这种历史性事件发生前夕她怎会擅离职守?
  
  在结束联络之后,高文没有离开书房,就在自己的书桌后面静静等待着,他的精神发散开来,敏锐的感知能力收集着附近各处的响动:侍从正在附近的房间中走来走去,他们应该是在准备加冕仪式所需的礼服和装饰物;军靴踏地的响动从楼下传来,那应该是卫队正在进行仪式开始前的最后一次防务调动;有一些非常微弱的嘈杂声从城堡外花园的方向传来,那大概是瑞贝卡搞出来的动静……
  
  为了今天的仪式,赫蒂、瑞贝卡以及数位政务厅官员在昨天就从塞西尔城赶到了旧王都,毕竟这是象征着帝国正式成立的时刻,他们不来不行,而为了确保南境不出意外,高文除了安排一批可靠的部门主管和副手维持政务厅运行,还命索尔德林返回了南方,协助维持南境治安和防务。
  
  作为高文??塞西尔七百年前的友人,那位高阶游侠并没有因为不得不缺席这场盛事而遗憾,恰恰相反,他欣然领命——对于一位精灵而言,参加人类的大型仪式实在是一件折磨般的事情,能够有理由远离现场,还能得到一份功劳,索尔德林实在乐意的很。
  
  十几分钟后,敲门声从门口传来,侍从通报秘银宝库的高级代理人已经赶到。
  
  “看样子今天将有一场盛事啊,”脸覆面纱,身穿长裙的代理人小姐出现在高文面前,弯弯的眼睛带着笑意,“城内到处都已经妆点起来,几乎所有人都在热切地讨论着即将到来的加冕仪式,不管是不是出于真心——我看到有数以百计的贵族聚集在白银堡的礼堂,仰望着塞西尔的徽记,感动的痛哭流涕。”
  
  “他们感不感动对我而言并无区别,只要签字的时候积极配合就足够了,”高文随口说道,“乌鸦台地上已经死了很多人,我可不打算再拉一批人来装饰路灯。”
  
  “不要对他们那么苛刻,他们已经在努力配合您的政令了,”梅莉塔笑了笑,来到书桌前,“那么,您要保管的东西呢?”
  
  高文拿起刚刚完成的手稿,但在交给梅莉塔之前先询问了一句:“秘银宝库是可以保存一切,并严格按照雇主的所有要求来处理保管物么?”
  
  “‘一切’是个很夸张的词,哪怕巨龙也不可能保管世间一切事物,但若是考虑到人类的发展水平,您确实可以认为我们有能力保管您交给我们的所有东西,而且我们也有能力按照您的要求来处理它们。”
  
  “那你们能保管知识,并在我所要求的时机到来时,将这些知识传播出去么?”
  
  梅莉塔面纱下的表情似乎凝固了一瞬间,她注意到高文所用的字眼很特殊,忍不住轻声说道:“传播……这倒是个很有趣的要求。不过我认为您可以放心——只要价钱合适,我们不介意开展新的业务,而且理论上讲,龙族漫长的寿命和较高的智能足够让我们完成您的要求,哪怕您要求我们把某种知识传播到整个大陆上,或许也用不掉一头青年巨龙完成成年巡游的功夫。”
  
  接着她顿了顿,继续说道:“但考虑到这份委托的特殊,我需要确认过您所交付的知识具体内容之后再给您报价。不过请放心,以您即将获得的地位和身份,这份价格绝对公道。”
  
  高文点点头,接着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手稿,脸上又有些思索犹豫,仿佛那是什么很值得纠结的事物,足足一分钟后他才轻轻吸了口气,将手稿交到梅莉塔手中:“这就是全部内容。”
  
  “全部?这可比我想象的少……我以为您会交给我一座图书馆……”梅莉塔拿过手稿,随意翻阅了一下它前面几页,还未及细看其中内容便挑了挑眉毛,“似乎是讲述社会运行的?”
  
  “你可以花点时间认真看看,在加冕仪式结束之后再报价,”高文说道,“具体的委托内容也到那时候再谈。”
  
  梅莉塔的语调上扬:“哦?那我可要好好看看……”
  
  ……
  
  城堡一层,礼堂大厅,礼仪官们正在紧张地确认着所有的环节,侍从和仪仗兵们在一遍遍确认着自己要做的事情,一位头发花白的宫廷顾问检查着手中长长的单子,额头冒着微微发亮的汗珠。
  
  已经完成一次典礼彩排的赫蒂注意到了这位顾问的紧张情绪,忍不住上前安慰:“布伦登先生,请放松些——所有的流程已经没有问题了。”
  
  “啊,大执政官阁下!感谢您的关心,但我可不敢放松下来,”宫廷顾问看到赫蒂,行礼致敬之后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当了大半辈子的宫廷学者,对所有礼仪规范了如指掌,但现在我手中可是一套全新的流程,陛下不但取消了臣民的跪拜吻地礼,甚至还取消了皇冠,更有礼炮、行军方阵和新的军乐添加进来——我可不敢让这些东西出现丝毫纰漏,这会让我家族的名誉都蒙羞的。”
  
  赫蒂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人会在今天蒙羞,今天是个荣耀的日子。”
  
  她转过身,抬起头,注视着大厅的尽头,注视着那悬挂在墙壁上的,从高高穹顶一直垂坠下来的深蓝色布幔——淡金色的丝线在那布幔上描绘出了剑与犁的徽记,让人忍不住联想起那徽记背后的意义:守卫和开拓,以刀兵在黑暗年代中打下一片人类生息地,以勤劳在大地上繁衍生息。
  
  仿佛还在昨日,这荣耀的徽记还悬挂在塞西尔家族破败的旧城堡中,领地凋敝,家族穷途末路,她和瑞贝卡两人艰难维持着领地的生计,除了翻阅那些散发霉味的古老书籍时还能重温一下辉煌之外,她甚至不敢想象老城堡里点亮所有灯火会是什么模样。
  
  那时候的她怎么敢想,这徽记有朝一日会挂在白银堡的墙上?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赫蒂转过头,看到了身穿白色宫廷长裙,银色长发高高挽起的维多利亚,这位北境女公爵对她点了点头:“赫蒂女士,您今天容光焕发。”
  
  这是相当老套的招呼和客套,但考虑到这位北境女公爵平日里的冷面模样,熟悉的人就知道这已经是她能表现出的最大热情和善意,赫蒂露出笑容来:“您也是一样,像冬日的冰雪般美丽。”
  
  “今天是个大日子,”维多利亚淡然说道,“我和柏德文公爵会确保一切顺利进行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